E8中文网 > 青春味的薄荷 > 123.情敌

  原本早上为了配合李瞳的上学时间,韩亦晨提前到了李瞳家来接她,所以今天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起得最早的一次,也是创纪录的以最早的时间到了学校。
  而现在的校门口,学生三三两两,并不算多,所以刚开始情况还算好,也就几个人围观而已,人群聚集的情况并不至于夸张,可越来越临近大部分学生到校的时间,出现在校门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李瞳脑袋上挂了三根粗粗的黑线,转头向韩亦晨小声的说着:“那个……韩亦晨,你能不能不要在校门口这样子啊……”
  韩亦晨的眼神冷冷的瞟了过来,李瞳弱弱的抗议立刻就被镇压下去了。
  秦泽看着韩亦晨搂着李瞳肩膀的手,眼神里有一簇火苗在燃烧,他也顺势挽住李瞳的另一只胳膊:“瞳瞳,今天中午我还带了爱心煎蛋的,是我从早上起来一直煎了50个蛋才成功的~”
  李瞳流着冷汗点点头表示赞许,但是心里惋惜着那50个蛋,能做多少顿鸡蛋羹荷包蛋茶叶蛋了啊……
  韩亦晨的视线如刀割一般狠狠的落到了秦泽接触到李瞳的手上,然后再用力把李瞳往自己这边紧紧的揽了揽:“可惜她今天中午已经答应了要和我一起共进午餐了。”
  秦泽毫不示弱的盯了回去,虽然手上挽着瞳瞳的地方已经感觉到那种视线灼烧的痛楚,但是依旧没有一点退怯的意思:“我想这是没问题的,大不了跟上次一样,大家一起咯。”
  反正瞳瞳最后还不是会对我比对你更好。
  秦泽以胜利者的姿态翘起了嘴角,两个甜滋滋的酒窝掩盖了他过于明显的示威神态。
  想到上次三个人在小树林里一起吃饭的气氛,韩亦晨当然是恨不得把这个装作软糯样子的男生让人绑去丢到撒哈拉沙漠。他就不明白了,同样是男生,为什么上次吃个午饭,李瞳对这个男生就那么温和体贴,对自己要不就是勉强敷衍,要不就是凶巴巴的,这差别真是……
  “不。”韩亦晨蔑视的一笑,以为这样他就没有办法了吗?“我是说的,我和她,两个人,学校餐厅的贵宾雅间。”
  李瞳一脸“等等,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的!”表情看着韩亦晨,没想到他居然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与日俱增到这种地步了,看来韩亦晨不仅仅脸皮厚得不行,其他方面也真是无赖到不行……
  秦泽也是一噎,没想到他会强调中午是只有他和瞳瞳的两人午餐,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瞳瞳不同意,他就只能吃单人餐了吧?
  秦泽睁大了原本就很圆的眼睛,很吃惊的样子问:“瞳瞳……是这样吗?”
  李瞳看他这个样子,赶紧想要解释,还没等她出口,秦泽瘦削的肩膀就往下一垮,一副饱受打击的忧郁美少年的模样,甚至眼中都有些泪光点点的委屈模样:“好吧……前几次和你们一起吃饭很快乐,我还以为今天还可以一起吃呢,还专门准备学习了家常菜……”
  他抬起头对李瞳勉强的一笑:“其实煎蛋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家常菜之一……”
  韩亦晨不明白秦泽的身世,当然不知道他这句话的用意,只觉得能进这学校的人,除了李瞳袁千萍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其他人会喜欢吃这种食物。
  然而秦泽的这个神态这句话,对李瞳的杀伤力却是足足够了。
  她一把甩开了韩亦晨强硬揽住她肩膀的手,反而去拉住了秦泽安慰着:“没有没有,你不要听韩亦晨他胡说,我中午没有和他约好吃午餐的,今天中午我还是来教室找你吧!”
  韩亦晨闻言,整个人都愣怔了,然后刚刚尽力压抑的怒火轰地一下从脚底燃到了头顶!
  这小子!
  韩亦晨脑海里顿时闪过一百种先折磨再解决秦泽的办法了,摩拳擦掌的正要给他个教训,秦泽居然还主动煽风点火:“可是……韩家少爷会不高兴吧,瞳瞳你……没关系吗?”
  “当然没关系的。”李瞳看他不顾自己委屈,还担心着她会不会因为韩亦晨而遭受到什么伤害,不由得更加心疼他了。
  秦泽果然还是和从小被人宠大的某些人不一样,是个会替他人着想的好孩子。
  “李瞳!”韩亦晨觉得自己大概现在已经脚底冒烟头顶也冒烟了。
  “韩亦晨。”李瞳语气带着责怪,她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全是对韩亦晨刚刚行为和语言的不赞同:“你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好吗?秦泽只是高二的学弟,你都快毕业的学长这样对一个学弟,不觉得丢人吗?”
  然后她拉着秦泽往前走了几步,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说:“今天中午我不会跟秦泽去小树林了,你别想着到时候来捣乱了。”
  莫子峰看着李瞳和秦泽的从周围一圈已经石化的围观同学中毫不犹豫的离去,又看了看韩亦晨僵硬的背影,好奇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没当场撕了那小子,看来性格有进步嘛!”
  然而韩亦晨还是没有反应,莫子峰赶紧跑到他正面一看,才发现韩亦晨轩已经不止石化,是直接风化了。
  看来……李瞳不但维护别的男生,还为了那个男生当众指责了韩亦晨,这对他的打击也的确是太大了……
  莫子峰摇摇头,叹口气。
  谁让你这家伙完全不会好好的表达一下情感呢?
  想了想自己一直倒是挺会表达情感的,但现在和千萍的状况也比韩亦晨好不到哪儿去,于是再摇摇头,叹了长长一口气。
  在一边被莫子峰刚刚的眼神看得发毛的初夏这才松了口气,趁着人多,钻进人群里跑开了。
  “瞳瞳……”往教学楼走的路上,秦泽还是有些担心:“你刚刚那么对韩亦晨,真的不会遭到他的报复吗?要不然我让我秦家派几个保镖给你——”
  “不会的。”李瞳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为这事就要找保镖也太夸张了,并且她也不像他们一样,从小就习惯带着身如铁塔的保镖出入各种场所。
  还有……刚刚明明嚣张且气势骇人的是韩亦晨,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哪里委屈了他一样。咦?韩亦晨那样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委屈,明明刚刚就是他非要逼自己用两人午餐的借口,孤立秦泽,达到让他孤零零地一个人吃午饭的目的。
  看看身边眉眼弯弯的美少年,清晨的阳光在他的脸上仿佛都带着甜甜的滋味。
  果然还是保护学弟比较重要吧,而且……还是才失去了哥哥,父母也都不在人世了的少年……
  然而她却忘了,就算她和韩亦晨去吃二人午餐,秦泽还可以和袁千萍一起吃午饭啊,如果再加上莫子峰、司徒博远,大概也会是很热闹的午饭时间呢。
  “我一定要给那个家伙一点教训!”活过来了的韩亦晨整个人都陷入了狂怒状态,直接没有去学校而是去了自家公司旗下经营的棒球馆发泄。跟着他一起翘了课的莫子峰和司徒博远无奈的离他站远了些,看着他每次出棒必不落空,打得那些棒球在室内以极大的力道四处乱弹。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完全没有目睹整个经过的司徒博远有些懵的询问在场的目击群众莫子峰。
  “想要逼着瞳瞳跟自己吃饭来赢情敌。”莫子峰低头摁了摁手机屏幕上正在打怪的人物招式:“结果,情敌赢了。”
  司徒博远睁大了眼睛,“所以那个学弟还活着?”
  莫子峰专心看着屏幕上的角色,看好时机,发招,漫不经心的回答:“嗯嗯。”
  “嗯你头啊!”司徒博远不爽的拍了莫子峰后脑勺一巴掌:“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莫子峰手机上的那个角色因为这一掌少出了一个杀招,立刻就挂了,只好不情不愿的收起手,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跟司徒博远说了一遍:“这下懂了吧?”
  司徒博远啧啧称奇:“妙妙好厉害啊。”
  “那当然了。”莫子峰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仿佛他今天才发现司徒博远瞎一样:“你没发现不管承轩之前的遇见那些事会怎么处理,但是现在一旦遇上妙妙,承轩就会完全改变他以往的做事原则了吗?”
  “所以啊。”司徒博远直接一拐子撞在他肋骨处,深思着:“妙妙既是改变他的良药,也有可能是他的弱……嗷!”
  莫子峰捡起一根棒球棍,飞快的把一个弹过来的球顺手打司徒博远脑门上了,然后扔了球棍就满场跑:“哈哈哈,让你害我刚刚游戏输了!”
  司徒博远揉了揉脑袋,看着莫子峰得意跑远的身影,二话不说把腿就追,冲了上去和他互相揍成了一团。
  而李瞳一到教室,就被何秀秀一期待的眼神一路跟着,那眼神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那个……秀秀啊。”她一边把书包里要上课用的书本拿出来,文具拿出来,一边冒着鸡皮疙瘩,忍耐着被何秀秀这样看着的怪异感问:“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那我说,你一定要答应我哦~”何秀秀兴奋的抓住了她的手,期待的眼神更加炽热了。
  “哦……”李瞳只好点点头,先答应了吧,这样的感觉委实太难受了,“好的。”
  “太好了!”何秀秀激动的抱着她亲了两口,才冷静了一下,开始说她的意图:“帮我去劝说秦泽参加这次市中心A展馆的漫展COS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