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情道官路 > 第0270章 睡最后一次

第0270章 睡最后一次


  林水根知道,谷艳丽虽然在云水村也有自己的别墅,但是住城里。
  她是为了孩子的上学,说城里的教育水平比村里要好。
  林水根就去了谷艳丽县城的房子,就距离林水根的家不远。
  一进门,林水根就看见谷艳丽在仔细的化妆,脸上有淡淡的忧愁。
  一看见林水根进来,脸上就布满的笑容。“水根,你来了啊?”
  林水根笑笑:“艳丽,你这几天怎么没去上班?发生什么事了?”
  谷艳丽笑笑:“水根,我不想干了,我想辞职”,林水根就是一愣。
  “为什么?云水集团不好吗?”谷艳丽就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在云水集团已经厌倦了,想出去散散心”,林水根赶紧问道。
  “你要去哪里?”谷艳丽笑笑:“听说,美利坚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去省城的时候,见有一个机构,专做移民,我就报名了”;“没想到,很快就办理好了,这几天就要走”,林水根就“啊”了一声。
  “艳丽,你怎么不早说?你去美利坚做什么?国内难道不好吗?”
  谷艳丽苦笑一声:“水根,你愿意听我的实话吗?”林水根点点头。
  谷艳丽说道:“水根,你的事业越做越大,女人也越来越多”;“我们却是越来越疏远,我不想要这种生活,可是,我在你身边”;“没当看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就如刀绞,有时候我就想”;“要是你没发财该有多好,你当初做村支书的时候,我喜欢你那个样子”;“可是现在呢,我跟你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我该怎么办?”
  “所以,我决定了,远走他乡,只要看不到你,我的心才不会痛苦”。
  林水根听了之后,感到深深的内疚。“艳丽,真是对不起,我冷落了你”;“今后,我好好补偿,你别走,行吗?”谷艳丽就摇摇头。
  凄然的一笑:“水根,时光能倒流吗?不会吧?我们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会深深的留在我的记忆里,我会永远记住,我已经签证了,就这样吧”。
  林水根慢慢的走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谷艳丽,谷艳丽也是明白。
  两个人就慢慢的走到了床边,躺在了床上。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才穿好衣服起来。谷艳丽就叹了一口气。
  “水根,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了,希望能有一个纪念”。
  林水根一时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直到多年之后才明白,这是后话。
  “艳丽,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林水根有点恋恋不舍。
  却是被谷艳丽拒绝了,笑道。“你要是今天不来,我就走了”;“你来了,就说明我们的缘分没断,算了,不用你送了”;“你只要记住,世界还有一个谷艳丽,在默默的想着你,我就知足了”。
  林水根是一阵的无语,谷艳丽就说道。“水根,我在云水村的房子”;“还有这套房子,都跟小妹说了,就给我看管着,至于商业街的门店”;“那也是云水集团的,这些年我一直无偿使用,也是不好意思”;“水根,你就收回去吧,其他的,我也没有什么了”。
  林水根就问道:“你去美利坚,钱够不够?我再给你一些?”
  谷艳丽摇摇头,说道:“不用,这几年,我在云水集团,钱而已赚的够多了”;“我就是去那边,也算是富人了,不用你的钱,我会照顾自己的”。
  林水根见谷艳丽不愿意自己相送,也猜出了她的意思,只好告辞了回来。
  在办公室里,谷艳影就进来了。林水根就有些埋怨。
  “艳影,你姐想出国,你是不是事先知道?怎么不告诉我?”
  谷艳影笑笑:“林哥,我是知道,可我姐不让我说”;“她说,就是要给你留下一个遗憾,让你一辈子记住她”。
  林水根苦笑道:“昨天我见到你姐了”,谷艳影嘿嘿一笑。
  “我姐算计的真准,就知道你会找她,我姐说了”;“要是你去找她,就说明还有最后一点缘分,要是没去,她也断了念想”。
  “那你姐为什么突然要出国?”谷艳丽也是一笑。“哥,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我姐当时那么痴迷你,你倒是好,喜新厌旧”;“我姐能不寒心吗?”林水根感到委屈,苦笑道。
  “艳影,这就是你姐的不对了,我什么时候喜新厌旧了?”
  “我顶多就是喜新不厌旧,我承认,我的女人也来越多,可是我”;“从来也没有忘记你姐姐吧?”谷艳影笑笑,说道。
  “哥,我说你,你不要不高兴,其实,也是我姐有点自卑”;“你现在找的女人,一个个的越来越漂亮,都是极品的女人”;“最关键的都是纯净的女人,我姐是寡妇,在跟你之前的那点事”;“你也知道,那是她一生无法洗去的污点,她也有点自卑”;“觉得对不起你,因此,她就想走的远远的,林哥,就这样吧”;“长痛不如短痛,我姐走了,不是还有我吗?我这次从龙港回来”;“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我也是龙港人了,我就可着劲的给你生几个孩子”;“嘻嘻,哥,你满意吗?”林水根瞬间就感到一种幸福。
  自己身边有这么多的女人,都对自己贴心的好,这也是一种福运。
  “艳影,你时刻关注着你姐一点,要是去了那边,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那边是金钱的世界,没有钱寸步难行”。
  谷艳影笑笑:“没事的,我姐这几年没少赚,钱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幸福不幸福,只有她自己知道了,这个,我也没法帮忙”。
  梅玉莹进来,见是林水根在跟谷艳影说话,就问道。
  “林叔叔,您有时间吗?”谷艳影见梅玉莹进来了,就告辞走了。
  林水根就问梅玉莹:“小梅,有事情吗?”梅玉莹就是笑笑。
  “林叔叔,我问您一句话,咱们云水村,权利分配是怎么样的?”
  林水根就是一愣:“小梅,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什么意思?”
  梅玉莹有点生气,问道:“林叔叔,在云水村,是不是您的权利最大?”
  “我是第二,其次才是你的那两个副支书?”林水根一愣。
  随即说道:“是啊,村民自治法规定,村主任必须在支书的领导之下”;“但村主任的权利是仅次于支书的,怎么了?”梅玉莹就嘿嘿一笑。
  “那个梅少秋就不听我的话,你怎么说?”林水根一听就乐了。
  “小梅,老梅是你老爸啊,你们爷俩闹矛盾了?”
  梅玉莹就气愤的说道:“咱们云水村的土地耕种计划,我是给您看过的”;“您也同意了,可是梅少秋拒不执行,还跟一批村民一起”;“跟我过不去,您说怎么办?”林水根就呵呵一笑。Fm更$!新xZ最快h上'.0
  “小梅,老梅是你老爸,自然不习惯你的指挥,呵呵”。
  梅玉莹可是不干,说道:“那不行,父女是父女,组织原则就是原则”;“你一定严肃的批评梅少秋同志,他是目无领导”。
  林水根一边笑一边说道:“好好,我一会找老梅谈谈,怎么会不听主人的?”
  两个人正说着,梅少秋就进来了,看见梅玉莹在,就没好气的说道。
  “小莹子,你是不是跟你林叔叔告状来了?”梅玉莹就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