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情道官路 > 第0113章 小舅子打胎

第0113章 小舅子打胎


  周末的时候,林水根回到了县城的家里。因为于淑君告诉他,家里有事。“淑君,什么事情?”于淑君就说道:“是淑臣找你,我也不知道,我问他也不说”。林水根笑道:“小屁孩子一个,找我有什么事情?”于淑君笑道。
  “淑臣今年也17岁了啊,不小了,按照古代的时候,都找媳妇了”。淑臣叫于淑臣,是于淑君的弟弟,还在上高中,今年就要高考,跟林水根的妹妹一般大。“呵呵,那我是去找他,还是他来咱们家?”于淑君说道:“你在家等着就是”;“他一会就过来”。林水根等了一会,于淑臣来了,进门就笑嘻嘻的,见了林水根,叫了一声:“姐夫”,林水根笑笑:“淑臣,坐下,有什么事情?”。于淑臣嘿嘿一笑,就在林水根的耳朵上悄悄的说了几句,林水根就笑笑。
  “没问题,走”林水根下楼,于淑臣就在后面跟着,上了车,于淑臣就说道:“去县政府家属院”。林水根一愣,问道:“去哪干嘛?”于淑臣笑道:“你在县政府家属院门口等我,我去去就来”,林水根只好把车子开到家属院门口。
  于淑臣下车进去,不一会就领着一个小姑娘出来。两个人上了林水根的车,于淑臣就对那个女孩说道:“晓欣,这是我姐夫”,那个女孩就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姐夫,林水根就有些奇怪。“淑臣,她是谁?”于淑臣说道:“姐夫”;“她叫刘晓欣,其他的你就别问了”。林水根笑道:“那我么去哪啊?”于淑臣说道:“姐夫,晓欣怀孕了,必须去流产,我是学生不能陪她去,你陪她去县医院帮她做了”。林水根就是大吃一惊:“你这个熊孩子,这是怎么回事?”
  于淑臣笑道:“姐夫,你是明知故问啊,这也不懂?晓欣怀孕了,就不能上学了,他爸爸非打死她不可,姐夫,你就帮帮忙啊”。林水根真的无语了:“淑臣,你这不是胡闹吗?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你姐说?”
  于淑臣嘿嘿一笑:“我跟我姐说?我敢吗?我姐知道了,我爸就知道了,还不砸断我一根腿?姐夫,你帮我把这事给我悄悄的做了,我一辈子忘不了你”。林水根有点生气了:“你这个孩子,我是服气你,我跟她去算什么?”
  “别人还以为是我做的”。于淑臣嘿嘿笑笑:“姐夫,你是成年人,这个有啥啊,现在的成功人士,哪一个没有几个情妇?你可别给我装清高?你除了我姐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女人?嘿嘿,姐夫,咱们都是男人,互相帮忙还不行?”
  林水根真是没辙了,笑道:“你小子别胡说八道,想让我帮忙,就别胡说”,于淑臣赶紧赔笑:“姐夫,你就是我的大恩人,我的老祖宗,还不行吗?”林水根是一阵的苦笑:“好吧,我帮你就是”。林水根就带着两个人去了县医院。
  挂号去诊室都是林水根做的,幸亏在县医院除了亓小洁以外,没有其他的认识人,不然的话,这事就尴尬了。刘晓欣去了手术室流产,林水根和于淑臣就在门外的椅子上等着,偏偏就碰见了亓小洁,林水根是十分的尴尬。
  “水根,你怎么在这里?揍啥?”林水根支支吾吾,不想回答,亓小洁更是怀疑,看了看手术室的牌子就有些明白了。亓小洁没说话,就进了手术室,一会的功夫就出来。看着林水根嘿嘿一笑:“林水根,你真行啊,真是长本事了啊”;“连未成年学生都搞上了啊,嘿嘿,这事,我看需要告诉于淑君了”。林水根赶紧想解释,于淑臣就不高兴:“喂,你是谁?你算老几,我姐夫做什么,用得着你管吗?”亓小洁看看于淑臣,对林水根笑道:“林水根,你真厉害”;“做这种事,也拉上小舅子,佩服,佩服”。林水根就是苦笑,赶紧把亓小洁拉到一边,解释了半天,亓小洁才明白。“小洁,你不是休班半年吗?你来做什么?”亓小洁笑道:“这是我单位啊,我来怎么了?今天发工资”;“我来领工资不行吗?你还怀疑我?”林水根笑笑:“不是,不是,我那会怀疑你啊,这事你可不要乱说,我小舅子可还是学生”。亓小洁笑笑:“嘿嘿,你们老林家门风不错啊,有其姐夫就有其小舅子,嘿嘿”,林水根脸上就是黑线。
  “胡说八道,你忙去吧,别在这里瞎掺和”,亓小洁嘿嘿笑着走了。于淑臣过来,问道:“姐夫,这个女人是谁,我看她对你好像有意见”,林水根不想让于淑臣知道,自己跟亓小洁之间的事情,就随意说了一句:“我的一个同学”。
  于淑臣却是不不信:“姐夫,不对,这个女人看你的眼神,分明是有关系的那种,这个我有经验,嘿嘿,姐夫,你是不是跟他有一腿?”林水根生气了:“滚犊子,我帮你忙你不说好,还挤兑我,我回去就告诉你姐姐”。
  于淑臣只好服输:“别别,姐夫,算我胡说八道,还请帮帮忙”,林水根白了于淑臣一眼,他就不说话了。刘晓欣从手术室出来,一瘸一拐的,于淑臣连忙扶着刘晓欣上车。林水根问道:“淑臣,我们去哪?”于淑臣苦笑道。
  “自然是送他回家啊”,林水根冷笑道:“淑臣,你女朋友这样,回家怎么办?不露馅才怪”。于淑臣到底是年轻,根本不知道这事怎么处理。“姐夫,那你说怎么办?”林水根说道:“女人流产是大事,最是伤身体,最好是找一个地方”;“休养几天才行”。于淑臣立刻反对:“那不行,那样的话,他家里就会知道的,不如这样吧,姐夫,你拿出点钱来给他,让她养养身子”。林水根知道于淑臣会要钱,早就准备了。就拿出一万元,给了于淑臣,于淑臣却是抽出5000;自己拿了起来,其余的5000,给了刘晓欣。“晓欣,你回去吧,先在家里养几天,学校里我给你请假,我就不进去了”。刘晓欣很是乖巧的“嗯”了一声,拿着钱就回去了。林水根就问于淑臣去不去家里,于淑臣有钱了,那会还去?
  “姐夫,我不去了,省的姐姐总是问,怪烦人的,姐夫,你可一定要保密,不然的话,我就死定了”,林水根连忙答应。回到家里,于淑君问道:“淑臣叫你出去做什么?神神秘秘的?”林水根笑笑:“就是叫我去显摆一下,没什么?”
  于淑君就没有再问,过了几天,林水根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书,就进来一个穿着打扮很是整齐的人,看样子是一个干部,有40来岁。来人进门就问:“你是林水根?胡家村的支书?村里线缆厂的厂长?”林水根就是一愣。
  “你谁是?来找我有事?”来人冷冷的笑了一笑,就拿出了一张单据,递给了林水根,林水根一看,什么都明白了。“您是刘晓欣的什么人?”来人冷冷的说道:“刘晓欣是我的女儿,她还是一个孩子,你就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说怎么办?”林水根是一脸的苦涩,要是说实话,自己小舅子就麻烦了,虽然不至于被捕拘留,被学校劝退是肯定的,今年是考大学的一年,要是那样,小舅子的前途就毁于一旦了,林水根决定承担下来。
  “刘先生,您说怎么办?”来人就掏出一张身份证,让林水根看了一下。“林水根,我叫刘显坤,在文化局上班,给你看身份证,是让你知道,我不是来骗人的,我是要给女儿讨一个公道,我女儿才17岁,就破了身子”;“就算是你给她做了流产,也是无法挽救了,你需要作出一些补偿,只要我满意,我也不想去公安局告你,那样会让我女儿身败名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林水根哪里还不明白,赶紧从抽屉里,拿出2万元,就给了刘显坤。
  刘显坤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贪婪之色,说道:“林水根,这是第一笔钱,短时间我不会再来找你,要是我女儿考上大学也就罢了,要是我女儿考不上,你就得管她一辈子”,说完,刘显坤就走了,林水根是一脸的无奈。
  看来这个刘显坤是赖上自己了,林水根只是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u%看yB正p%版u章节上酷&匠网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