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叶间红尘 > 第十五章

  小公子的卧房面积很大,李肆在屋顶上曾经估算过,有三间三进深,少说也十几丈的距离。
  但一走进来,却仿佛并不能感觉到这距离有多么远。
  曾经的娇软雅致都被接二连三的冲撞砸成了满地的破布碎瓷。三尺见方的窗子半掩着,挡不住随风簌簌而来的花叶。定睛看去,甚至有一朵是半开的海棠伴着零散的花瓣和碎叶乘着风飞进来,若有踟蹰,落在摊放着书页的深色桌面上。一丈的软红轻纱也随风摇摆着形状,掩住桌上细碎的点缀,向前一扑,忽地贴到李肆脸上来。
  艳红色的薄雾暂且遮掩住了破败的屋子。随之而来着这一声嘶哑的嚎叫,翻腾席卷了整间屋子。
  李肆细细地感受了脸上这瞬间的薄凉。她仿佛没听到什么声音似的,鼓起一口气,半阖着眼去吹面上的轻纱,忽的有一只手伸过来,飞快将它从揭了下去。
  “二爷!“
  带着这一声嘶喊,李肆还来不及回头,便有一只手揽住她的胸口,向上一拽,紧紧抱在自己身上,换个方向便向外冲。李肆这才看出那手是小公子的,他以往总是或喜或怒,总带着些富贵乡里的矜贵,不急不慌的,这时却满头的汗,抓她的手上连筋骨都爆了起来。
  “你这孽障!你这是要我的命!”
  乱糟糟的,屋外的老太太和二太太哭天喊地挣扎着,满院的丫鬟也都喊成一片,李肆定睛去看,才发觉那个从湖边拽上来的眉目凌厉的女孩儿和那个穿着半旧衣衫的拼命拉着小公子的衣服,悬崖勒马似的抓着他,满脸是泪。而抱着她的那个人,脖颈上被衣服勒出一片片红艳的痕迹,额头上水淋淋的,也是狼狈极了。
  几丈外又传来一声喑哑的哀嚎。人群里静了片刻,争先恐后地向院外逃了出去,连老太太、二太太是谁都再顾不上了。可怜两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贵妇人挤在人群里,不待几步,就重重地跌进了水里。
  夏日里的居处临水而建,住的时候少,平日里多做景观。因此为求风雅,这处的游廊栏杆都建的曲折且又极窄,跌进水里的人简直比在岸上的还多。两位太太里一位从不会水,一位年事已高,骤然入水,都骇得尖声求救。但一来水里花叶繁盛落水人多拥挤,二来都见了妖怪想尽早逃命,谁也顾不得她们两个。还是小公子,连忙放下李肆,又向池边跑去想救自己的奶奶母亲。
  两位太太离得最近的是游廊中的一段短桥。小公子追上桥去,栏杆外便是自己的奶奶。但短桥上人多拥挤,他趴在岸边,略一停便被挤得往前走。犹豫片刻,他翻过栏杆,一手抓着雕花的桥头,多半个身子探出去抓,离得近的却是自己母亲的手。他也顾不得许多,桥上还有许多人根本挤不回去,只想先救一人上岸好去救下一个,却不想再回头时,身体不适了多日的老人却闭着眼,青白着脸色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