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浮世梨香之:凤栖梧桐 > 第九十章:调侃

第九十章:调侃


  白迎抿着嘴,眼神微微躲闪;缓了缓,试探道:“你该不会是说小姐吧?”
  零一迟疑片刻,才慢慢点了点头。
  宣梨院内,白凤无坐在桌子边上颓了半天。
  白芷拿了凉糕来,她也恹恹的提不起趣味,一种莫名的烦闷缠绕在她的周身,看着窗外的梨花树伤春悲秋,下腹闷闷的。白若心思敏锐,拉着白芷窝在梨花树下轻声聊天。
  “小姐不开心一下午了,是不是因为零一呀?”白芷揪着花瓣,嘀咕着。
  白若回道:“应该是的。不过零一不与小姐比武,也是出于对小姐的安全考虑,也怪不着他。”
  听得白若如此说,纵使她有些小闷气,也只是嗔怪的往院门口瞪了一眼。
  白凤无一出房门就听见两个小丫鬟嘀嘀咕咕的咬耳朵,哭笑不得地又返回房里。
  她这样是真的怪不着零一。算一算这个身体的年龄,差不多是那种情况到了吧。
  此时的风云殿内,窗前的身影在月色映照之下,拉出一点点影子,男子长身玉立,精致的五官隐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他执一把紫色玉箫,迎风而奏;箫声高越清冷,余音袅袅,直入天际。
  一曲终了,身后响起几声清脆的掌声,在空旷的殿中显得格外响亮。
  “来了。”
  宥连期将萧递给静静站在一旁的温孤,手掌朝着空中一抓,一杯清茶飞到手中。他一边品茗,一边抬眸看向身后之人。
  只见他身后之人手执一把无字折扇,嘴角微勾,一身蓝色长袍,五官清秀,不同于宥连期的惊艳,他属于越看越耐看的那一类。
  “你的曲子现在越来越有人情味了,是在这下界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男子走至软塌坐下,折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手掌心。他眉眼上挑,黑亮的双眸看似纯良透彻,但这样的一双眼睛,怎么看都不会让人觉着是个和善之人。
  宥连期对男子的调侃早已习以为常。
  浅酌一口清茶,面无表情坐到对面的椅子上,将桌子上的熏香点燃,晚风吹进来,一室芬芳迷离。
  “有趣无趣又如何,又当不得真。”
  他的话若远若近,一字一句落在男子的耳朵中,男子暗自一笑,眼底浮上一丝计算。
  “圣地之主,谁敢说你半点不是,当不当真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再者来说,有温孤在你身边,不需要你事事亲为,只管好好养好身子便可。”
  男子讥诮地眨了眨眼睛,宥连期的脸色霎时难看了两分,幽深的眸子盯上温孤。
  温孤丧着黑脸,心里泪流成河。
  风燳大人就知道告状!早知道他就不受风燳大人的诱惑,把主上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给他听了。
  抛却这些小心思,温孤偷偷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风燳顿时失笑,见宥连期没有什么反应,便伸手碰了碰他,“你不说我也知道。不过,这件事情要是被子言恪那家伙知道了,你怕是没有这么多悠闲时光了。”
  宥连期垂眸,只沉声道:“他已经知道了。”
  “哦?”风燳微微惊讶,他没想到在下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
  “好戏这么快就开场了?希望我没有错过精彩的部分。”他冷眼旁观,自然是看的更清楚些。
  宥连期没有理会他的幸灾乐祸,只是一想起那个女人因为他被那只臭狐狸盯上了,他的心口就闷得慌。
  “我不养闲人,你既然来了,就做点有用的事情;不需要知道的事情最好不要去猜测,小心好奇害死猫。”他暗暗磨牙道。
  “你说过你会对我负责的,现在又嫌弃我了?宥连,在我面前你还有什么好掩饰的,子言恪都知道了,再加上我一个有什么关系,况且,我也不是猫那种低级生物。”
  风燳慵懒地侧卧在软塌之上,漫不经心的敛眸,软言软语的细细道来。
  他话里话外只有一个意思,你的事情我了解的一清二楚了,我作为你这边的人,肯定会先帮你再看热闹的。
  风燳倒着手指数了数,絮絮叨叨地道:“我出发之前还为你卜了一卦,卦象不太明朗,只显示有一劫难。我心想着,你都已经这么倒霉了,还来一场劫难,会不会在这下界悄无声息的挂了,这才心急火燎的跑到下界来关心关心你。”
  温孤见自家主上摩拳擦掌,已然处在爆发的边缘。他故意在一旁清了清嗓子,字斟句酌后才道:“风燳大人,主上自上次毒发之后,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过来。而且你配的丹药已经没有了,要不属下现在陪你去炼些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温孤上前就拉着风燳往外面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