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总裁的绝命爱人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真不知道颜颜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程绾绾这般说道,盯着莫毅琛的后背,有很多时候,程绾绾都想冲上去抓着莫毅琛的领子,撕开他的伪装,问问他,究竟有没有心,要是有,怎么会这么狠心。
  
      莫毅琛的脚步一愣,程绾绾这句话说得很轻,很轻蔑,若是以往,莫毅琛听见了,肯定是当做没听见一般,一笑而过,不会去搭理。
  
      程绾绾口中的颜颜,就是容颜。
  
      容家的和程家是世交,容家的大姐容颜,人如其名,长得十分美好,是真的担得起美好两个人,完完全全的初恋脸,符合所有少男心中的想象,是和程绾绾的美完全不同的。
  
      如果说程绾绾美的张扬,那么容颜则是美的精致。
  
      容颜和程绾绾的关系,好到南城众人皆怀疑,再没有程南的出现与存在的适合,程绾绾是个同性。
  
      程绾绾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容颜和程南两个人不能共存,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容颜,因为她的儿童天真,年少时光,都是容颜陪伴着的,并且会一直陪伴着,而程南不过是个后来遇见的还不错的可以一起相伴终老的男人。
  
      只有程绾绾一个人知道,因为容颜绝不会伤害程南,即便为了自己,她也不会伤害程南,而程南却不会,所以若真是有这么一天,程绾绾一定会选择容颜,希望那一天,程南能够因为顾着程绾绾而放了容颜。
  
      可是最后,容颜还是伤害了程绾绾,为了她所谓的爱情。
  
      最后还搭上了性命,死了。
  
      这一次,莫毅琛没有像往常一样,不做搭理,反而是转过了身,看着程绾绾的眼睛,
  
      “程姐,不也爱上了程南?”
  
      语气中竟然有几分讥笑。
  
      “他和你,不一样。”程绾绾被这样看着,心里却是莫名的笃定,程南和莫毅琛绝不一样。
  
      虽然容颜曾告诉过自己,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程南那样精明的人,不会察觉不到莫毅琛的算盘,除非一早就知晓,并默认了,不然凭着莫毅琛这样的一个身份,顶多耍耍聪明手段,哪有那么大翻云覆雨一手遮天的本事。
  
      只是,当时的程绾绾,只是一味的笃定着,相信着她的眼光,她的心,她的相信与他的不辜负。
  
      外界认识的莫毅琛父母双亡,一路都是靠着救济金活着的,直到后来大学的时候遇上了程南,认识了程南,两人兴趣相投,一见如故,又互相扶持,走到了今天,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大家都知道,程总对莫副总的话,总是听上几分的,都以为他是个有能力的人罢了,只是后来加之,容大姐喜欢这个男人,所以莫毅琛的名头又想了几分,再加上,这个男人总是那么神秘,油盐不进,一年至少有十个月是呆在国外的,所以外界传言纷纷。当然程绾绾和容颜,都知道,他陪的是赵曼。
  
      容颜说过,这个男人,吃过很多的苦,所以心也比很多人狠上几分,因为那样的苦,是我们这样的人所不曾经历,无法感受的,所以这样的心狠也是我们意料不到,接受不了的。
  
      后来,程绾绾才知道,容颜看人确实一针见血,只是容颜陷得也比她程绾绾深上许多。
  
      看得见不意味躲得掉。
  
      “这么确信,看来程姐怕是最后要失望。”
  
      莫毅琛如此一笑,看向了总裁办公室,
  
      “失望总好比绝望。”
  
      程绾绾也顺着莫毅琛的眼睛望过去,拉着窗帘的缘故,所以看不到里面的人此时是个怎么样的情景。
  
      是啊,失望总好比绝望。
  
      程南啊,你一定不知道,程绾绾的聪明,一直比你想象的要聪明多了,而你的伪装一点也没有你想象的好。
  
      从这一刻开始,或许更早,从一遇上你的时候,程绾绾就压上了她的全部,她的所有,来赌你的两不相负,赌你的真心实意。
  
      失望又有何惧,程绾绾怕的是绝望。
  
      是啊,这样的一个程绾绾,你应该是最清楚她的性子的,若不是真的绝望,她绝不会甘心放手的。
  
      所以最后,你到底给了她多大的绝望,才能让她走的如此的决绝。
  
      或许你从来不知道,程绾绾的心意,也从来不了解她,否则怎么会逼得她再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原谅你,继续呆在你的身边,装作视而不见。
  
      “程姐玩的开心就好。”
  
      莫毅琛一笑,坐着电梯离开了。
  
      是的,在莫毅琛的眼中,这不过是他们有钱人玩的游戏,感情自然也包括在其中,他们的感情一文不值,自然不值得同情。
  
      只是谁也不知道程绾绾此刻心中的恐慌。
  
      程绾绾想起了莫毅琛几个月前突然答应和容颜交往,后突然提出和她分手,没有任何理由,或许因为莫毅琛笃定容颜爱他,所以才会如此嚣张反复,事实证明,容颜确实爱惨了他。
  
      事情总是来得太快的不是吗,莫毅琛连在她面前起码的伪装,都不愿意再演下去了,程绾绾有一种预感,所有的一切好似搬上了日程,而她就是那根导火索,被人拿来利用,拿来伤害她最亲近的人的。
  
      因为到了最后,伤害程绾绾最深的就是容颜,即便她说她是无意。
  
      可是,容颜啊,那样聪明的容颜,怎么会毫不知情。
  
      “程姐?”
  
      莫毅琛走后,程绾绾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很久,也不说话。
  
      “绾绾,程绾绾,”
  
      程绾绾对着刚才叫她的白初一,弯了弯眉眼。
  
      “你好,我叫程绾绾,我很喜欢你,以后你可以叫我,绾绾。”
  
      真好看。
  
      程绾绾长得真好看。
  
      “初一,”
  
      白初一楞在原地,吐出这两个字。
  
      握住了程绾绾向她伸出的打招呼的手。
  
      李秘书看着这一幕,看来人是招对了。
  
      很显然,程姐很喜欢这个白初一。
  
      “恩?”
  
      “我的名字,白初一。”
  
      白初一这样解释着。同样笑了笑,弯起了她的眉眼。
  
      “很好听的名字。”
  
      程绾绾走进程南办公室的时候,地上的文件,洋洋洒洒的落了一地,办公桌上的电脑,台灯,落了一地,还有程绾绾的相框,掉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程绾绾伸手去那碎掉的相框的时候,眼睛瞥到了滚落在一旁的戒指盒。
  
      原来他真的是打算求婚的。
  
      原来幸福曾离她那么近。
  
      一不留神,玻璃割破了她的手,留了血。
  
      程绾绾看着手指尖,流出的血,一滴,是鲜红的。
  
      无奈的笑了笑,放弃了被碎玻璃覆盖着的那张,她的照片。
  
      已经看不清照片上她的容颜了。
  
      程绾绾站起身,走到程南的身边,半蹲了下来。
  
      “怎么了,不开心?”
  
      程绾绾的手抚上程南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程南脸上,满是憔悴。
  
      程绾绾不想知道,莫毅琛和程南在办公室里谈了什么。程绾绾也不想知道,程南为什么缺席了发布会。程绾绾更不想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想法。
  
      程绾绾只是心疼,好心疼。
  
      程绾绾讨厌莫毅琛,他就像散不去的魂,是个魔鬼,时时刻刻出现在程南的世界里,惹他不开心。
  
      而程绾绾不想程南不开心。
  
      “为什么不说话,恩?”
  
      程绾绾抬手捧着程南的脸,
  
      “程南,抬头看看我,好不好?”
  
      程南抬起了头,看着程绾绾,无声放下了所有戒备。
  
      看着程绾绾的程南,眼神无疑是放松的,比任何时刻,见到任何人,都要来的放松。
  
      程绾绾拂了拂程南皱起的眉头,满脸心疼,嘴上带着嗔怪的语气。
  
      “我不喜欢你皱眉的样子,一点也不好看。”
  
      “绾绾,对不起,我,”
  
      程绾绾用手盖上了程南的嘴。
  
      “不要说,我现在不想听,”
  
      “程南,不管是因为什么出现了意外,发生了什么,我已经原谅你了,”
  
      “绾绾,”
  
      程南拿开了程绾绾的手,握在手里,牢牢地握在手里。
  
      莫毅琛曾经告诉过程南,要让程南忍。
  
      莫毅琛说现在还不到时候,说分手闹矛盾都不是明智的选择,该装的还是要装下去。因为程绾绾是个聪明人,即使自己不曾做过,可在那样的染缸里长大,看过听过很多,要心被她嗅出味道来,不然事情不太好收场。
  
      而且程南也不希望她知道事情的真相,若非迫不得已,他不会如此做的。
  
      事实证明,莫毅琛想的太多。
  
      程绾绾或许是个聪明人,但对程南,她付出了全部的信任,她傻得可以。
  
      程绾绾发现,他的手是那样的冰凉,冷冷的,就像冬夜里的雪。
  
      程绾绾是抱着侥幸心里的,她或许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一切,或许更早,但她依然觉得他和她之间不至于到了如此。
  
      她可以一次次的为他找上许多个合理的借口与理由,直到自己再也想不出了为止。
  
      会有那一天吗,程绾绾不知道,但她希望那一天不要到来。
  
      程绾绾坐到了程南的腿上,想要吻上程南的嘴角。
  
      却被程南一把推开了。
  
      “我不值得,”
  
      “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程绾绾看着程南,搂着程南的肩,程南看着程绾绾这个样子,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昨天是谁嚷嚷着不要的,恩?”
  
      “可今天是今天了呀。”
  
      这俏皮娇羞的语气。
  
      真是个磨人的妖精。
  
      自然是不能够拒绝的了。
  
      “绾绾,是你先招惹我的。”
  
      是啊,程绾绾,是你想先招惹我的。
  
      所以不要怪我,不要恨我。
  
      程南吻上了程绾绾的唇,绵长且细腻,如果程绾绾细腻一点,是能够发现程南闭上眼时,眼角是带着泪的。
  
      没过多久,程南的手搂住了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压在身下,如此,又是一番欢好。
  
      程绾绾穿上程南让人送来的衣服后,斜躺在沙发上,翻着那些无聊的杂志,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呆呆的盯着那一张脸。
  
      程南正在处理文件。
  
      程绾绾看着他的侧脸,真的是一张让人犯罪的脸哇。
  
      “我饿了,”
  
      程南听到这三个字,邪魅的一笑,看了眼斜躺着的程绾绾。
  
      “我不介意再要你一次的,”
  
      饶是脸皮厚如程绾绾,都脸红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她说的是她饿了,肚子饿了,不是她饿了。
  
      可她说的就是她饿了呀。
  
      “我说的饿是说,你要和我一起吃晚饭吗?”
  
      程绾绾摸了摸肚子,是真的好饿呀。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好好吃饭呢。
  
      “不了,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回程家吧,”
  
      程南像是想起了什么来,又低下头处理文件了,然后不经意的说了句,
  
      “你爸爸应该担心了,”
  
      程南很少提起程绾绾的爸爸,很多时候,也都只是称呼一句,“程董事长”,显得后辈很有礼貌。
  
      “好的吧,”
  
      程绾绾撇撇嘴,合上了杂志,从沙发上起来,理了理裙摆,穿上鞋子,拎上包,就打算离开了。
  
      “那我走了,”
  
      程南一副“这么快”的表情,说走就走,也不多待一会。
  
      程绾绾看了一眼程南,解释了一下。
  
      “我是真的饿了。我又不是你,要吃饭的呀。”
  
      是的,程南这个人,忙起来,都不记得吃饭的,好像吃饭对他不是必需品一样,都成神仙了。
  
      就算是吃,很多时候,都不是在饭点。
  
      很多时候,都是在程绾绾的强行要求下,说是陪程绾绾吃的。
  
      “我吃你就够了。”
  
      程南看着程绾绾,阴险的笑了笑。
  
      程绾绾不想再搭理他了。
  
      “颜颜,”
  
      一走出办公室,程绾绾就给容颜打电话了。
  
      “你现在在哪儿呢,出来吃饭呗,”
  
      对方那头是一脸的黑线呀。
  
      “大姐,你怎么还有心情吃饭,还出来吃?!”
  
      程绾绾换了一边的耳朵听。
  
      “那我总要吃饭的呀。再说了,怕什么,那些记者也不敢当着我的面派,装看不见他们的存在呗,反正离得远,不影响吃饭的,”
  
      “我怕呀,我可不要和你同框出现,拒绝!”
  
      对方拒绝了你的邀请。
  
      容颜又不是傻子,现在出去那可是捆绑炒作,倒霉呀。
  
      “容颜!你就说!还是不是姐妹!
  
      “好吧,老地方,”
  
      话不过三巡,容颜就败下阵来了。主要还是实在不想受程绾绾的骚扰了。
  
      程绾绾无非就是那些个把戏,一哭二闹三上吊。
  
      估计她再不答应,她就要哭诉,她的委屈与不容易了,然后在顺带数一数从前的陈年往事,最后就是用一些很有道理的歪道理让人觉得好像确实有道理的说服了别人。
  
      哎呀,倒霉啊倒霉,委屈啊委屈。
  
      “k。”
  
      程绾绾满意的挂了电话,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