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总裁的绝命爱人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那他为什么回国啊,这次还偷偷地回来,想做什么呢!”
  
      程绾绾看着容颜那张淡泊的脸。
  
      很多次,程绾绾都说过,容颜这样的女人,适合活在古代,养在闺阁里,然后被人好好的疼惜怜爱。
  
      “我怎么可能知道,”
  
      容颜笑笑,不去看程绾绾的眼睛,
  
      “再说,也不关我的事,他也没来找我,我只是知道他回来的消息而已,”
  
      每次提到莫毅琛,容颜总是想当然的想要逃避,好像只有这样,别人才看不穿她对莫毅琛深深的情意一般。
  
      “哎呀,绾绾,我早就放下了,就像你说的,要是喜欢,就争取争取,实在留不住的男人,不如干脆的放了手,省的到头来,伤了自己。”
  
      容颜笑得很平静,语气也很平静,好像是真的。
  
      “哦哦,那就好,他不是什么好人,你吃不消的,”
  
      程绾绾也不想多说什么,总归是她爱着的男人,程绾绾又能多说什么呢!
  
      只是作为朋友,还是想要多提上那么一两句的,就像是老人常说的,我都是为了你好。
  
      “说的好像你哪位是什么好人一样,比起阴险谁都比不过风成的程总,南城的南先生,那可是赫赫有名,”
  
      这次,轮到容颜扯开话题了。
  
      她们两个也真是,一个两个的,遇上男人后,心事都是那么的重。
  
      “谢谢夸奖。”
  
      “臭不要脸。”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互相损着对方。
  
      这顿饭,倒是吃的还算开心。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程绾绾的手机“滴”了一声,是短消息的提示音。
  
      程绾绾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收起来脸上的笑容,碍着容颜还在,程绾绾翻了翻手机,背朝上,继续吃饭,聊些有的没的。
  
      “好了,我吃完了,谢谢你请我出来吃饭,”
  
      程绾绾吃下了最后一口菜,才放下了筷子,擦擦了嘴,又补了个口红,才站起了身,
  
      “我先走了,你记得买单哦,”
  
      然后程绾绾就拿着包,从位子上出来,打算离开了。
  
      “程绾绾!你真的是!”
  
      留下容颜一个人,每次都这样!说是叫我出来吃饭,最后都是我买单,你凑的局,我买的单,倒也算是扯平了,可怎么想着,内心就这么的不平和呢!
  
      “有事微信联系。”
  
      容颜看着程绾绾离开的曼妙背影,又看了眼杯盘狼藉的饭桌。
  
      我一口都没吃呢,但还是要我买单。
  
      无语了。
  
      程家老宅。
  
      但是对程绾绾,不行,绝对不行。
  
      她那样的美好骄傲,不谙世事,不能因为认识了她,就卷入这样的黑暗中来。
  
      这样的痛苦,那样的无边无际的黑暗与赶不走的噩梦,他程南受过一次,就足够了。
  
      他不想让程绾绾也经历。
  
      只是程南忘了,程绾绾她也姓程,虽然是和你同一个程,确是你最恨的程家人的程,你又怎么能够乞求,程绾绾不受到丁点伤害呢,真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输给谁。
  
      就在这个时候,李秘书敲了敲门,推了进来,对着这两人以及这尴尬的气氛说道,
  
      “程总,莫副总,打扰了,发布会现场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过来问,问您什么时候过去?”
  
      刚刚三点整的时候,就有人打来催过了,但是李秘书不敢进去,现在又有人打来催,这次还带上了程小姐。
  
      说是程小姐已经等了十分钟了,现场的脸色不太好,怕是一会要难为大家了。
  
      程绾绾的脾气出了名的差,一直都是我行我素的,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人宠呢,自身条件也不差,好在也不是个无缘无故随便逮着人就发脾气的主,对朋友也是很仗义的,对那些看不过去的事啊人啊更是如此,所以在圈内口碑也不算差,人品还是有的,只是大家都不敢招惹而已。
  
      所以在圈外人的眼中,那可是,令人听了都害怕的呀。
  
      所以李秘书才硬着头皮进来打扰这两位不好惹的主了,毕竟外头还有一位更不好惹的主。
  
      不知道为啥,每次莫总和他家程总谈话的中途,每次进来,李秘书都能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尴尬的气氛,就好像下一秒两人就要打起来一样,然后前一秒,李秘书总是不合时宜的有事进来打扰几秒钟或者几分钟。
  
      对此,李秘书一直表示很神奇。
  
      李秘书一直在等着他家程总的指示,他也不敢进,也不敢退。
  
      只好站在原地,卡在门口。
  
      程南看了看表,刚好三点十分,已经过了十分钟了,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绾绾已经给她发过消息了,问他到底想搞什么事情,还附带了好几个表情包。
  
      程南不禁宠溺一笑,他对她还能搞些什么事情。
  
      拿起手机,程南就打算离开,前往发布会现场,不愿和莫毅琛多做牵扯。
  
      而另一边程绾绾和一帮被特地叫过来的记者,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只能坐在那里干等着,却迟迟不见风成集团程南程总的出现。
  
      这感情难道不是你们公司名义办的发布会?!
  
      不是你们邀请我们过来的,现在你们一个都没出现,是怎么个意思哇!
  
      那帮吃瓜记者,本来想着还能有个大新闻,大事件,博个头版头条呢,没想到主角没到,就只能拍拍独自到场的程绾绾了。
  
      程绾绾也在心里想着。
  
      这感情难道不是你要办的发布申明会?!
  
      不是你邀请我过来的,现在人都没出现,是怎么个意思哇!
  
      程绾绾看了看表,三点十五分。
  
      她不是个喜欢等待的人,程南也不是个喜欢迟到的人。
  
      程绾绾又看了看四周,那个贱贱的李秘书也没有出现,也没有收到任何的通知。
  
      看来,程南你是特地耍我呀!是因为昨天的事情的报复吗!
  
      程绾绾越想越生气,但还是要努力保持微笑。
  
      微笑保持了一会,程绾绾实在是忍不了了,程南,你够可以的!
  
      程绾绾摘下墨镜,随手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打算去兴师问罪,在记者的眼中,那就是摔在桌子上,然后气愤的站起了身,灰溜溜的羞愧的离开了。
  
      唉,一言难尽哇。
  
      “所以,你要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和我翻脸?!”
  
      莫毅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程南,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那个冷静自持,时时刻刻理智分析的人吗?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经历黑暗,一起度过黑暗的岁月,一起相互扶持,他们之间的信任感,应该是谁也无法撼动和比拟的,自然也包括程绾绾。
  
      莫毅琛知道程南所有的过去,所有的痛,所有的恨,他了解程南,毫无保留的了解他,这是只有莫毅琛才能感受的内心深处。
  
      可是如今这个男人,却要为了区区一个女人来警告他,为了仇人的女儿同他翻脸!
  
      “你就这么爱她?!舍不得她?!程绾绾她不过装的纯良,实则是个心思狠毒的女人,哪一点值得你对她这般!她有什么资格!”
  
      程绾绾她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是个仗着出身傲慢无礼的娇小姐,哪里配的上程南的真心真情!
  
      莫毅琛一下子就想到了远在国外的赵曼,那个清冷孤苦,无依无靠的女人,还等着他的程南哥哥,替她报仇,放她回国,同她结婚。
  
      “莫毅琛!”
  
      程南受不了别人对程绾绾的一点点不悦的言辞,现在也包括了莫毅琛,他可以以命相付的好兄弟。
  
      以前怎么样,他都可以不计较,也不在意,绾绾就算再怎么生气,但为了程南也不会明着和莫毅琛计较,大不了就是怼几句,然后对着他抱怨一下撒撒娇,而莫毅琛就算在怎么看不惯程绾绾,起码的伪装还是有的。
  
      只是这都是在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前。
  
      自从程南知道昨晚的事是莫毅琛一手安排之后,他突然发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莫毅琛的手伸的这么长了,莫毅琛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是程氏真的要撑不下去了吗?
  
      还是说要连我也护不住程绾绾了吗?
  
      “注意你的言辞。”
  
      程南看着莫毅琛收了收语气,敛了敛眼底一闪而过的戾色,像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脾气。
  
      “出去!”
  
      这话是对站在门口的李秘书说的。
  
      很显然,他有些碍眼了。
  
      也很显然,后面的对话,是不能够被别人听到的。
  
      最显然的是,莫毅琛是完完全全失去理智了。
  
      还好程南还是有理智的。
  
      “哦,好的,好的,我马上离开。”
  
      李秘书连连应答。
  
      “要是绾绾上来了,拦着她,不准让她进来。”
  
      李秘书离开前,程南叮嘱了一句。
  
      “好的。”
  
      李秘书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样。
  
      在心里想着,后面会发生什么!
  
      为什么,莫副总对程小姐,这么讨厌?
  
      莫副总也不是一次两次因为程小姐的事情和程总吵架了。
  
      看刚才那么架势,是要打起来了呀。
  
      李秘书随手招了自己的新招的小秘书过来,对她吩咐了几句,就灰溜溜的躲到茶水间去了。
  
      消化消化。
  
      作为秘书,不能想太多,知道的太多,也只能是你自己知道的。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忘了是谁害的曼曼被歹徒侮辱,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一个人在国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还是说你忘了你怎么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忘了究当初究竟是谁把你程家变成这个样子的,是谁害死了你的父母!”
  
      都说排比句的气势最压人。
  
      莫毅琛是指着程南咆哮着的,整个人已然完全失了控的模样,让人害怕,甚至让程南感到压抑。
  
      莫毅琛一直是个面无表情,清清冷冷,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日子过得很清淡,不沾酒,不泡妞,不抽烟,就像个出了家的和尚,过着他的生活,偶尔一个人旅旅行。
  
      程绾绾还调侃过,说他浪费了身为男人可以行使的权利,当然也只是调侃。
  
      程南从未发觉,他的恨意竟然如此的深,他的执念竟然如此的执着,让人在这一刻觉得害怕。
  
      “够了!”
  
      程南抓着失控的莫毅琛的西装衣领,
  
      “莫毅琛,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程南将莫毅琛推倒在地上,像是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整个人也扶着办公桌的一角。
  
      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放过我,程南一直喃喃着。
  
      “是他们程家没有放过我们!”
  
      倒地后的莫毅琛站了起来,上前也同样抓住程南的衣领,整个人呲牙咧嘴,和往日全然不同的形象。
  
      “我也想问问自己,问问死去的亲人,问问程树森,当年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
  
      程南就这样被他抓着,显得十分的无力。
  
      他真的好累,折磨了他整整十五年,并且会一直折磨下去。
  
      他好累好累,他有时候在想,为什么他要活着,为什么要让他活着,为什么不让他一起死在那场大火里,死在那场算计里。
  
      而办公室外头,程绾绾已经从发布会现场来到了风成顶楼,总裁办门口了。
  
      怒气冲冲的程绾绾,虽然是一个人,可气势依然很强大。
  
      还没走近程南的办公室,就被人拦了下来,还是个一脸稚嫩的小女孩子。
  
      “程小姐,程总在里面谈事情,吩咐了,任何人都不方便打扰了,”
  
      程绾绾看了眼,这个小女生,其实也不算是个小孩子了,只是打扮挺规矩的,长得也挺清秀的,年纪应该是比程绾绾大几岁的,毕竟程绾绾实际上还是个大学没毕业的在读生。
  
      只是两人站在一起,一对比,显得程绾绾更加有些高贵冷艳的魅力,显得好像程绾绾才是那个职场女性,而且一定是女强人级别的,再加之程绾绾十分高挑,有踩着小高跟,气势上自然压人一筹。
  
      “任何人?也包括我?”
  
      程绾绾笑了笑。
  
      整个风成集团,不能说所有在职的员工,但整个总裁办这一楼的所有员工,每一个都能肯定,是认识她程绾绾的,也知道她程绾绾进程总办公室不需要预约,不需要报备,毕竟程总每次说是不准任何人进来,然后程绾绾想进去被拦下来后,程总知道了之后,都会训斥她们几句的,所有久而久之,还没有人敢这样将她拦在门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