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总裁的绝命爱人 > 第二十五章 后来的事情

第二十五章 后来的事情


  蝶庄和往常一样,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南先生,程小姐不在里面,”
  “是啊,是啊,程小姐真的不在,”
  “南先生,”
  蝶庄的服务员口中声声喊着的“南先生”,是风成集团的程南。父母早亡,由着家里先前的佣人保姆照顾长大,靠着继承的股份,一毕业就进了公司,短短半年就接手了集团,成为风成集团现任行政总裁,也就是CEO。
  为了避开同样是程姓的程氏企业,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叫他“南先生”。
  而她们口中的“程小姐”,就是能够让程南避开“程先生”称呼的程氏企业的大小姐,程绾绾,南城有名的世家千金,骄纵任性,不可一世,也是程南默认的女朋友,虽然没有公开承认,但是八九不离十了,毕竟南城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女人能够比拟程绾绾的样貌与身份地位,就连学历也是拿得出手的高等名校,还能得程南如此骄纵,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虽然也有很多人说,程南之所以能够有今天,能够这么快的掌控整个风成集团,后面的程氏企业出了不少的力,所以他是攀了高枝的,所以他爱的并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个身份。
  而程氏作为家族企业,有着很多别的企业在这座南城所没有的根深地重,毕竟那时的程南腹背受敌,几乎一无所有,别无他法,只能如此选择。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也有很多娱乐新闻小道消息的报道,说是两人商业联姻,貌合神离,大都数说的都是程小姐拿万贯家财倒贴南先生,毕竟南先生可是万千少女想心中的梦,而女人看女人都是相看两厌的。
  但也不得不承认,南先生宠程小姐是有目共睹的,日益渐深,旁人除了羡慕也只能羡慕。
  老实说,抛开一切负面消息,程绾绾的确实是择偶的最佳标准,家世好,学历高,气质佳,相貌好,身材妙,人缘也不错,除了爱玩爱闹,有些骄傲,同等条件下或单个条件下,其他人还真的比不了。
  程氏夫妇的风头,在南城一时无两。
  “我有说要来找她吗?”
  谁知道,眼前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侧过脸,偏着头,看着她们,嘴角带着微微的笑容,很有礼貌。
  不得不说,程南帅的嘞,是那种禁欲系男神的帅,不痞不妖,就是帅。
  那两个女服务员也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低下了头,不再搭话,跟着程南在后头走着,有时候也象征性的拦着。
  今天程南本是在外地谈个合同的,签约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未知短信,除了一个短视频,没有任何内容,虽然视频时长很短,拍的也很模糊,但程南还是一眼认出了蝶庄独特的装修风格和视频里的主人公。
  “谁啊?!有病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两个女服务员连连赔礼道歉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一扇又一扇被程南一脚踢开的门。
  蝶庄并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声色场所,能在蝶庄混并且混的起的,都是些不好惹的大人物,商政军黑道白道等各路都有。
  “程总,要不我们就先回去吧,你都找了半天了,程小姐应该不会在这里的,”
  随性的还有程南的秘书,李秘书。
  他也是一头雾水,约签到一半,就突然中断了会议,只知道的是他家总裁收了一条信息,其他一句话也没有。
  然后让他定了最近一趟的高铁票,一路从高铁站飙车到了蝶庄。
  等他开着他的小车慢悠悠的追到的时候,就看见他家总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也是没有一句话,只是表情越来越阴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看这两个服务员的态度和表情,和频繁被提起的“程小姐”,李秘书想想也知道,是什么鬼了。
  他家总裁这一点还是好的,就是除了程小姐,谁也惹不到他。
  换句话说,对谁都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的南先生,只对程小姐怒目圆睁,瑕疵必报,一言不合就生气,还很幼稚的那一种。
  当然,南先生自己可能是不自知的,不然也不会一直如此被程小姐变相调戏,还觉得自己很厉害的样子。
  程小姐对此表示对她自己十分的认可与满意,把它理解为是男人的专一与程南的独一无二。
  转眼他家总裁已经从二楼绕道三楼了。
  李秘书心里想着,这下完了,上天保佑,程小姐千万不要出现在哪个房间,躺在哪个房间的床上,床上又恰好躺着一个男人,不然就算是假的也解释不清楚了。
  再说了,李秘书也是知道的,这个程小姐,生性爱玩,又从小在国外长大,而且玩的也很大,虽然说能来蝶庄的人和能做的事,大家心知肚明,可总也不能真的捉奸在床。
  程总可是个小气的人,还是个小气的男人,不过要真是这种事,凭哪个男人也大气不起来呀。
  而另一边,还真的被李秘书猜中了,床上躺着程绾绾,还躺着一个男人,两人还是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房间里一片凌乱,身上全是暧昧的痕迹。
  “南先生,”
  李秘书还在暗暗求上苍保佑的时候,突然听到其中一个服务员大喊大叫的声音,拦在程南的面前,阻止他踹开面前的这个房间的这扇门。
  “滚开!”
  “南先生,南先生,程小姐真的不在里面,”
  这一次,这两个服务员明显是真的慌了神的了。
  房间里的程绾绾刚刚清醒,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外头很吵,依稀有人在喊,“南先生”和“程小姐”。
  这个程小姐,肯定就是我了,至于南少先生?程绾绾想着,除了程南还能有谁?
  刚想起身去找衣服穿的时候,还没下床,就看到程南已经走近了里面的卧室,高大纤长的身影落在了她的眼前,一脸冷漠。
  而程绾绾此时的紧张与慌张和裹着被子打算下床的举措,很显然落在程南的眼中,就是事情败落后想要逃跑。
  完了,被算计了,程绾绾这样想着。
  “程小姐?”
  李秘书一脸的惊吓,还真的是程绾绾。
  这下完了,看着他家程总,整个人都冷了下来,是李秘书的整个人冷。
  完了,完了,我们都要遭殃了。
  祸不及池鱼。
  祸每次都殃及池鱼。
  程绾绾抬起头,尴尬的看着李秘书尴尬的笑了笑。
  眼神又转向程南,帅的啊。
  这个女人,真是神经大条,还是真的有恃无恐?
  “程南,”
  程绾绾又瞥了一眼躺在他身边的男人,此刻还在做他的春秋大梦呢!长得歪瓜裂枣的,哪里比得上程南呢!
  用脚趾想想,都是不可能的,她都是无辜被算计的那一方。
  他,应该也懂得吧,毕竟脑子是有的,也是够用的。
  “程小姐,对不起,我们拦着了,可是南先生硬要挨个房间找过来,我们也没有办法,”
  就在两相尴尬,气氛凝聚的时刻,其中一个服务员开口说了这一番好心无奈的言语。
  呵!
  “我?我?”
  程绾绾一脸懵逼,看着这两个服务员,正正经经的模样,和她道歉阐述。
  这关我什么事?
  程绾绾这一表情,简直生动的诠释了,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这话说的真是奇妙,好像是我的意思了?
  这两个服务员,真是戏精本精了。
  “混蛋!”
  谁知道程南看都没有看程绾绾一眼,大步走到那个男人那一边,将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从床上拖了起来,抬手就是一拳,然后接着一拳又一拳。
  只是有些让人分不清楚的是,那一声“混蛋”,到底是对谁喊的。
  就算是程绾绾也没见过程南这个样子。
  “程总,好像有记者来了,”
  一直在门口候着不敢看热闹的的李秘书进来说道。
  而程南并没有停止他打人的动作,直到程绾绾伸手去拉他的时候,不知道是条件反射还是没有注意,程南一把推开了程绾绾。
  听到程绾绾吃痛的声音,程南反应过来,于是停下了手,放开了那个男人。
  “程南,”程绾绾倒是没有在意,再次伸出手拉住程南的胳膊。
  还有记者?
  这是有人要存心玩我程绾绾呀!
  也不知道是谁,胆子那么大?!
  “怎么?听到记者来了,害怕了?”
  程南挑眉一笑,一副“你看到记者竟然也会紧张”的意思,嘴上虽然是怎么说,但还是反手握住了程绾绾的手。
  她的手很冰凉。
  程绾绾放开程南,弯腰找床边穿来的高跟鞋,往脚上套,衣服是不能穿的了,鞋子还是要的,买买很贵的好嘛。
  程南不自觉的看着程绾绾,棉被严严实实的被她裹在身上,露出的脖颈处,却全然都是暧昧之后遗留下的痕迹。
  突然程南有些莫名其妙的生气,莫名而来,让人很不舒服,有一种冲动想马上就上了这个女人。
  “我是怕传到我爸和程叔的耳朵里,这些娱乐狗仔最不嫌弃热闹,万一我爸一生气,把我也送出国怎么办?!”
  程绾绾像个没事人一样,笑了笑,语气很轻松呀。
  话说出口,下一秒,程绾绾就后悔了。
  我为什么要提“也”,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程绾绾心虚的抬了抬头,看向程南,对上程南的双眸。
  那一刻,程绾绾在程南的眼睛里,看到了久违的慌张,很显然,这个慌张,对的人,不是她程绾绾。
  以及还有与...恨意,对,就是恨意。
  很多年前,这样的慌张,程绾绾在程南听到赵曼被强行送出国后,流露出来过。
  很多年后,那样的恨意,程绾绾在程南身上同样再次看到,只不过,这一次,对的人,是她程绾绾。
  程绾绾心知自己说错话了。
  这么多年,程南从未主动提起过赵曼,程绾绾也刻意避免着提及与赵曼有关的事。
  今天...
  程绾绾盯着程南的那张脸。
  棱角分明,眼眸深邃,气势逼人,西装革履的男人,就是嘴唇有些薄,薄薄的。
  小时候,老人经常说,嘴唇薄的男人,薄情,嫁不得,爱上了,是你自己的苦。
  现在想想,还真是。不过再转念一想,也不全然是,他哪里算不得上是一个深情的男人呢。
  只不过是那般深情,不是为了自己,所以才觉得薄情。
  程绾绾突然自嘲了一下,勾了勾嘴角。
  程绾绾啊程绾绾,你看你,爱的是什么男人,不过随口一句,就能勾起他心尖上的人和记忆。
  放在心尖上的人和事,你再怎么刻意的避开,都是徒然啊,没有用的。
  可你偏偏还甘之如饴。
  就在气氛又再一次尴尬了起来的时候。
  再一边着急的李秘书,颤颤的开了口,“程总?”
  心里想着,大哥大姐,外头记者可是就要杀过来了,别调情了,回家再搞深情对望吧。
  “谁通知的记者?”
  程南看着这个房间里,总共的那几个人,那小眼神简直可怕。
  而作为当事人的程绾绾,倒是相对淡定了多了,那是相当的多哇。
  裹着那条被子,一动不动,看着这个发脾气的男人,眼神却如死水一摊。
  程南,你的生气,是因为什么?
  如果是因为我,那是因为我生气,还是为了我生气?
  不管是什么,我想程绾绾,都不在意吧。
  以后不知道,但现在,此刻,程绾绾一定是不在意的,因为她爱这个男人,很爱很爱。
  “今天的事情,出了这个门,谁敢多说一个字,以后都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就打算伸手去抱程绾绾。
  “鞋子还没穿呢!”
  这撒娇的语气。
  “不要了。”
  这傲娇的语气。
  “都穿了一只了,还有一只也穿了吧,这双鞋,我很喜欢的,”
  程绾绾伸了伸另一只光着的脚。
  程南小心翼翼的拿过另一只鞋子,给程绾绾穿上,然后连同被子一把抱起这个女人,在李秘书的陪同遮掩下,离开了蝶庄。
  虽然一路记者穷追不舍,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拍到,也不知道他们拍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