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红楼之开国篇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金姓郡王

第三百一十四章 金姓郡王


  人心都是偏的。
  因去年变故的缘故,这一年来甄贾氏始终不能释怀。
  身为女子,嫁人后最大的责任就是为夫家开枝散叶。
  甄贾氏出阁十多年,只有一子,为这个没少受王氏这个继婆婆的吃哒。
  去年好不容易再次有身孕,却是因家变的缘故流掉了,还是个成型的男婴。
  甄贾氏如何能不心疼?
  之前她就满心怨愤,只是对象是公公与继婆婆。
  如今公公卧床、继婆婆进了祠堂,两人都成了没爪牙的老虎,如今反而要看儿子、儿媳的脸色。
  甄贾氏抱怨的对象就变了,有的时候是贾溪这个小姑子,更多是的对曹源这个小叔子。
  也就是贾源之妻性子温顺,对甄贾氏这个长嫂素来避让,要不然应该也落不下。
  人前教子,背后教妻。
  贾演也跟妻子提过几次,只说“家和万事兴”,让她放宽心,不必如此计较,可她却越来越偏执。
  这样下去,再好的情分也坏了。
  就算弟弟看在自己面上不会与嫂子计较,贾演也不好意思一直委屈弟弟。
  “准备一下,分家吧!”
  贾演想了想,有了决断。
  远香近臭,等分开了,妻子再折腾,也只能折腾自己这一房。
  甄贾氏闻言,不由吃惊:“大爷说什么梦话?哪里就到了分家的时候?”
  按照世情,贾老爷夫妇都在世,儿女还不到分家的时候,尤其是贾溪、贾四姐弟还没有嫁娶。
  尤其是提出分家的还是长子,这容易落人口舌。
  贾演道:“哪里就不好分了?左右我是长子,该奉养老爷、太太的,将老二分出去……”
  甄贾氏眼神有些闪烁:“大爷真要分,按照规矩,祖产与祖宅是不分,该长房承继,剩下产业长房七成,二叔、老三、老四分那三成……”
  贾演摇头道:“贾渝已经除名,不是贾家子弟,不用算他一份……贾溪的嫁妆是之前就预备好的,不用再留什么,老四那边聘礼留下来……剩下的田产、铺面分成三份……”
  甄贾氏闻言变了脸色:“怎么能这样分?公中最值钱的织厂都被太太过到老三名下,之前被官府收公……咱们已经亏了大头,剩下家产按照规矩分配不行吗?就算不分七成,也当分五成,代化可是长孙!”
  这世上,向来是律法是律法,世情是世情。
  这天下当父母的,不乏偏心之人,也更多的是想要公平的对待每个儿女。
  女儿出阁,带一笔嫁妆,算是提前分配到了父母的财产;儿子这里,分家时家产均分的也有不少。
  只是这样情况下,多半也会将长孙也分配一份份额。
  长子嫡孙,承继香火祭祀,到底不同。
  贾演想要帮扶弟弟,却也没有从儿子身上找补的意思,想了想,道:“如此也好,那就按四份分吧!”
  贾四还小,还未成丁,分家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贾源却是不是占便宜的性子,真要按照三份分家产,也未必肯要。
  按照四份分,有理可循,他反而不好反对。
  甄贾氏见丈夫松口,狠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想想原本能分到七成家产缩减到五成,她也不免觉得肉疼,一时之间倒是忘了娘家妹子再嫁之事。
  到底是已经出阁的妇人,眼中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小家,她心中开始寻思起公中产业,有五成是自家的,这分配上说不得还能想想法子,少吃一些亏……
  丈夫与小叔子马上就去太平府,就算真要分家,也是两人班师回来。
  差不多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足够提前清点诸产业。
  *
  太尉府,茶室。
  霍宝的日子又闲下来。
  童兵人马都安排的差不多,就等着这两日就跟着贾家兄弟与史今等人前往太平府。
  其中仇威的“青蛇军”也正式从童兵分离开来。
  青蛇军之前的人数四千,一千留在和州含山县,三千跟着仇威挂在童兵名下。
  如今仇威从童兵离开,兵卒增加了两千,是五千人。
  之前留在含山县的“青蛇军”,也随着含山县尉升职,到了和州城,如今跟着和州都尉回到金陵,重新并入青蛇军。
  “青蛇军”定编一万人,如此还缺额四千,就直接从金陵大营补了四千去年十月的兵卒。
  “青蛇军”这一独立,童兵的战兵右翼出缺。
  邬远这些日子,正奉命在金陵大营挑人,补充战兵。
  只是一步慢、步步慢。
  这次打太平府,霍宝跟老爹说过,让侯晓明、石三带着各自部下往太平府听用,却没有提邬远。
  毕竟邬远这边的人手还不齐全,就算挑好了人,上下没有磨合操练,直接上战场也太儿戏。
  童兵诸将中,接触早的快一年了,接触晚的也大半年,各人的优缺点都在霍宝眼中。
  同侯晓明、石三这样的野路子相比,邬远到底是将门出身,自己武艺出众,也读过兵书,可也拘在里头,行事少了几分果决,略显得中庸。
  只希望他独立领兵后,快点儿成长,不要被侯晓明、石三落的太远。
  “爹,仇威那小子抖机灵,要用童兵的后勤,我应了。”
  霍宝与老爹也说着童兵之事。
  “青蛇军”虽独立成军,可童兵的印记太深。
  尤其是后分配过去的两千兵卒,在他们眼中,唐光只是传说中的人物,反而童兵的小伙伴,是一起成长起来的。
  仇威就算独立成军,如今手下人手也不算齐全。
  想要用童兵后勤,看似厚着面皮占便宜,实际上也是表明自己的立场。
  仇威的年岁在这里摆着,今年才十六岁,手下的兵卒也只有一万人。
  这样的主将与兵卒数目,只能做偏军,做不了主力。
  与童兵同进退,就是仇威的选择。
  霍五唏嘘道:“难为孙都尉了……是个明白人……”
  这个孙都尉就是前任和州都尉,唐光旧部,昔日青蛇寨三位把头之一。
  他年岁与唐光相仿,也是四十出头的人,下山后想要稳定,就求了留守含山县的差事,后来升任和州都尉。
  因记得霍五“青蛇军”独立成军的许诺,他过完年就提了辞表,想要来金陵教导仇威。
  霍五允了,如今孙都尉已经缺卸了差事,回到金陵,跟在仇威身边教导。
  仇威对这位寨子长辈,亦是十分尊敬。
  用童兵后勤的主意,当不是仇威自专。
  要是那等糊涂的人,少不得想着既是“青蛇军”独立成军,就拜托童兵影响力,以免日后掣肘。
  这位孙都尉却是看得明白,仇威的能力还不足以独当一面,总要选一个元帅依附。
  最好的人选,莫过于马寨主。
  毕竟滁州军诸头目中,与唐光交情最深的就是马寨主。
  可是马寨主卸了兵权,不再领兵,“青蛇军”总不能跟着全部转后勤,只能换个人选。
  与其跟在其他元帅身后,哪里有站在霍宝这个滁州军少主身边妥当?
  “不知道你舅舅怎么样了?徐州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离大都又近……若是朝廷再调兵马平叛,目标当是徐州?”
  说完仇威之事,霍五想起徒三。
  霍宝道:“半年功夫,朝廷已经平叛了三回,废了两个金氏将帅,金家人也该长记性了!”
  谁也不是傻子。
  皇帝如今忌讳金家,调金家麾下人马平叛,打着用白衫军消耗金家军的主意。
  就有了杭州平叛时,官兵是胜利方时调离主帅,又找借口将剩下人马留在杭州镇守。
  后在山东兵平叛时,也是在官兵收复徐州、差一点就拿下亳州时接连下旨将兵马调回,使得金家军不能立全功。
  然后就是今年春天这一仗,更是莫名其妙。
  明明泰州白衫已经被围死,胜败就是早晚问题,朝廷下旨毒杀了金姓主帅。
  霍五犹豫了一下,道:“之前小宝做梦,四王八公的,好像有金姓?”
  霍宝点点头道:“对,开国郡王中,西宁郡王金姓……”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都陷入沉思。
  滁州军中,如今金氏将领就是扬州降将金错。
  金错就是皇后族人,金家也是当今朝廷最大的将门。
  这开国郡王是金错,还是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