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本王命不久矣 > 第166章 夜半马车

第166章 夜半马车

    楚熠凤眸微抬,看见她的笑,心中那股郁气,不觉间消散不少。
  
      尤其是这副讨好模样,与她之前恭谨有礼的态度相比,教他心里妥帖许多。
  
      “胡说什么。”楚熠面色微缓“本王岂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这种吃荤还是吃素的小事,本王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沈姝闻言,心下一松。
  
      不会放在心上就好。
  
      大抵,是她真的想多了?
  
      见他神色和缓,沈姝赶忙站起身,拱手道“多谢殿下赐饭,如今殿下既已苏醒,小女住在府上多有不妥,这就告辞。”
  
      楚熠闻言,眸色骤冷“你这般讨好道歉,就是为了告辞么?”
  
      沈姝一怔。
  
      道歉是道歉,告辞是告辞。
  
      “我……”
  
      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楚熠冷着脸道“要走便走,无需这般虚情假意。”
  
      说完这话,他袍袖一甩,大步朝外走去。
  
      沈姝愕然看着他的背影。
  
      翻脸比翻书都快,这还不是小肚鸡肠么……
  
      ※
  
      当天夜里,沈姝在飞云和飞羽的护送下,直接回到位于福安坊的县主府邸。
  
      她站在门口,向他们告辞,转身正欲进府——
  
      “姑娘,您好心收留我们吧!”飞云赶忙道。
  
      飞羽也拱手朝她恳求“还请姑娘收留。”
  
      沈姝顿住脚,愕然转身。
  
      “你们是熠王府的人,不去求殿下,喊我收留算是怎么回事。”她哭笑不得地道。
  
      飞云苦着脸“姑娘还没看出来吗?这几日我们二人只听姑娘一人命令行事……殿下是真把我们撵出府了。若姑娘不收留我们,那我们就真无处可去了。”
  
      飞羽性格没有飞云那般外放,虽未说什么,亦是一脸苦相。
  
      楚熠的性子,他们二人自是知道。
  
      说一不二,从无回旋的余地。
  
      既已说过把他们撵出府里,便真就是把他们撵出府。
  
      这两日他们能呆在劲苍斋里,全都是因为沈姑娘在。
  
      若非沈姑娘——
  
      他们怕是连熠王府的门都进不去。
  
      如今,他们只有抱紧沈姑娘的大腿,才能有机会再回熠王府。
  
      沈姝虽不知道他们心里的打算,却也绝非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
  
      以他们二人在熠王府的地位,怕是比熠王府的总管太监淮安,都不差什么。
  
      就算如今当真被熠王赶出府去,也轮不到她一个县主收留。
  
      “你们是殿下身边的近侍,日常帮着殿下处理过不少公务,我不过是个远道而来的小小县主,若收留你们,被人知道,于我、于殿下的名声皆有碍,两位还是另寻去处吧。”
  
      说完这话,沈姝直接转身,走进府里。
  
      飞云和飞羽眼看着大门在面前关上,面面相觑。
  
      若是嫌他们跟着打眼,他们隐去身形便算了。
  
      同样都是被殿下撵出府,怎么影伍可以跟在沈姑娘身边,他们就不行???
  
      被飞云和飞羽在心里惦记的影伍,此刻正蹲守在兴宁坊外的大树上。
  
      自从昨日下午,他尾随那个沙弥一路绕小路赶来京城,直到今晨城门打开,才进到城里。
  
      那沙弥心思缜密,为了躲避跟踪,整整在城里绕了一天。
  
      若非影伍在熠王身边,本就行跟踪之事,又对京城的各街各巷了若指掌。
  
      说不定还真把他给跟丢了。
  
      直到黄昏时分,那沙弥从一间小院换了身行头出来,扮作仆从的模样,大摇大摆便进了兴宁坊里。
  
      影伍一看见兴宁坊的牌匾,心里咯噔一下。
  
      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可却是影伍不敢随意踏足之地。
  
      只因在它里面住着的,是皇后与太后的母家——承恩公府萧家。
  
      萧家出了两代帝后,自是享尽殊荣。
  
      就连府邸的暗卫日,都是当年太后特赐的大内高手。
  
      影伍听从沈姝吩咐,万不能打草惊蛇。
  
      倘若他真的悄悄跟随那沙弥进府,怕是十有八九,会惊动萧家的暗卫。
  
      无奈之下,影伍只能躲在兴宁坊外的大树上,守株待兔。
  
      倘若今夜守一夜,都守不到那沙弥出来,他就只能无功折返。
  
      就这样,一直守到三更天。
  
      “吱呀——”
  
      公府平常供马车出入的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一辆黑漆漆的油布马车,马蹄显然被包了层黑布,竟无声无息从侧门驶了出来!
  
      两夜都不曾合眼的影伍,登时精神一震。
  
      虽说大周京城没有宵禁,可这深更半夜驾车出门的行径,实属反常。
  
      更何况,马蹄还故意包了黑布,这妥妥是要隐去行踪。
  
      等到马车飞快从树下驶过,影伍再三确认并无承恩公府那些高手暗卫,无声掠上车顶,屏息凝神随着马车朝南郊驶去。
  
      一路上,马车里面,如死一般沉寂。
  
      驾车的车夫,是个身材壮硕的小伙,颇有些身手。
  
      可比起影伍的功夫,却是差远了。
  
      他驾着车,直接来到南郊的碧波湖畔。
  
      出乎影伍的意料——
  
      即便到了湖畔,那小伙也丝毫没有停车的打算。
  
      “驾!”
  
      他甩开鞭子,把马车驶上紧邻湖畔最高那座山坡。
  
      随着坡顶越来越近,马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影伍意识到不对,正欲出手阻拦——
  
      只听驾车的大马嘶鸣一声,整辆马车腾空而起,直直朝着坡崖之下的湖面冲去!
  
      “扑通——”
  
      赶车的车夫,先一步落进水里。
  
      他扑腾两下,便再没了声响。
  
      紧抓车顶的影伍见状,想到这一路上,整个车厢死一样的沉寂。
  
      他的心底隐隐有个不好的预感。
  
      承恩公府不可能无缘无故,深更半夜派个车夫驾马出来跳湖送死。
  
      还在那沙弥毒杀熠王进府报信以后。
  
      这车厢里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眼看着马车即将跌入水里,漆黑的夜色,再加上漆黑的水面,若就这么落进去,车厢里的东西必也会随之沉入湖底,再难寻到踪迹。
  
      影伍一咬牙,紧抓车顶接力一翻。
  
      在马车落水的最后关头——
  
      他直接钻进了车厢之中!
  
      ——
  
      本文首发女生网,作者白小圆。
  
      今天倾尽洪荒之力四更,作者熬夜码字不易,渠道、正版订阅才是对本书最大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