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本王命不久矣 > 第155章 殿下醒了

第155章 殿下醒了

    沈姝诧异转头——
  
      只见熠王剑眉深锁,双眸紧闭,仿佛是无意识抓住了她的手。
  
      沈姝挣了挣,却挣不开。
  
      她无奈回头,朝着来人道:“我看还是下次再随你去那个地方吧……敢问尊姓大名?“
  
      ”楚湛。”那人回道:”你素来……你也可以叫我若泽。“
  
      他说着,看向楚熠的手,漂亮的眉毛蹙了蹙。
  
      上前一步在楚熠手腕上些许使力,便教楚熠的手,无力松开。
  
      沈姝:……
  
      此人姓楚,还敢这般对待熠王。
  
      他怕也是个皇亲贵胄。
  
      意识到这点,沈姝不觉朝床里缩了缩。
  
      楚湛见她这副模样,桃花眼微微闪烁。
  
      ”是我莽撞了。“
  
      他朝沈姝微微一笑。
  
      昳丽的笑容,衬得眼尾那滴泪痣,仿若春日盛开的桃花。
  
      ”夜已深,外面风大雨大,委实不方便出去。等天气好,我再带你去。“
  
      沈姝讪讪笑笑,点头说好。
  
      那人又问:”你回京以后住哪?我去找你。”
  
      沈姝犹豫一瞬,如实相告:“皇上封我安定县主,赐了座宅子,大抵我会住在那里。”
  
      这话让楚湛脸色微变。
  
      “这是何时的事?”他忙问。
  
      尽管知道他身份不凡——
  
      没来由的,沈姝却对他有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信赖。
  
      ”十七日前。“她答道:”是皇上单独给我赐下的一道圣旨。“
  
      楚湛眉头紧锁。
  
      “回京以后,呆在宅子哪都别去,圣旨之事我查明白就去找你。”
  
      他匆匆说完这话,不待沈姝开口应下,就转身,像风一样离开。
  
      沈姝看着他的背影,眼底尽是疑惑。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深思,就感到一道如有实质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
  
      沈姝转头,熠王不知何时已经睁开双眼。
  
      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瑞凤眸在昏暗光线里,带着沉甸甸的压迫感。
  
      沈姝忙不迭越过他的身体,从床上下来。
  
      疏离有礼朝他见礼:“五殿下,您醒了。”
  
      她时刻谨记,眼前这位贵人,在自己面前自称“五殿下”。
  
      只要贵人不改口,在她眼里,就永远都是“五殿下”。
  
      “你同他相熟?”楚熠开口问道。
  
      因长时间的昏迷,他声音极度沙哑。
  
      沈姝好半晌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她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
  
      “他……是那日在山谷里救我性命的恩人。”她解释道。
  
      楚熠想起先前在山谷里,她对那人表现出的信任,眸色一深。
  
      他手肘一曲,强撑着想要坐起身。
  
      忽然手腕传来剧痛,让他顿时无力跌回床上。
  
      沈姝看着这幕,头皮一紧。
  
      她想起方才他的手腕,被那人用力捏的那一下……
  
      “我扶您起来。”
  
      沈姝赶忙上前,把手从楚熠颈下穿过,揽上他的肩膀。
  
      这样近距离的碰触,让楚熠身体微僵,耳尖不觉有些发烫。
  
      “我自己来。”他沉声道。
  
      沈姝缩回了手,重新束手站在床侧。
  
      楚熠用另一只手单手撑着身体坐起,环顾四周,认出这是他在大护国寺的禅房。
  
      “我昏迷多久?发生什么事?为何只有你在这,飞云和飞羽呢?“他哑着嗓问。
  
      沈姝从旁边的小几上,倒了杯水给他。
  
      而后又走到门边,把门打开一条缝,让屋内的离罔草的毒烟散开。
  
      这才回到床侧,把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给楚熠听。
  
      末了,她道:”方才放毒烟的,应是这寺里的和尚。除了我让影五和三哥安排的人在外头候着以外,其他的人全都吃下晚食,沉睡不醒。“
  
      楚熠听得剑眉紧锁。
  
      忽然问道:“回京路上这几日,京城可有消息来报?”
  
      沈姝一怔。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刻意与这人保持距离,又哪知道京城有没有消息。
  
      她摇了摇头:“不知。”
  
      楚熠的眸色微沉。
  
      他昏迷之前明明交代过,所有事情都交给她处理。
  
      这般一问三不知,定是他随侍之人出了状况。
  
      “照你原本安排,让我‘假死’以后,你还要怎么办?”他又问。
  
      沈姝:“让影伍和三哥把你带走,我扮作你模样躺床上,等到明日一早,飞云飞羽醒过来,再将事情原委相告,看能不能钓出幕后指使是谁。”
  
      楚熠眸色更沉。
  
      他万没想到,自己昏迷不醒,非但贴身的近侍使不上力,还要这姑娘如此费心筹谋。
  
      “你可知道,若他们之中有内鬼,你这般做,说不得会将你自己置身险境?”他沉声问道。
  
      沈姝微怔。
  
      认真想了想,就事论事回道:“飞云、飞羽虽然性格傲些,对殿下委实忠心耿耿,万不会是内鬼,只要他们二人不是内鬼,我便不会将自己置身险境。”
  
      这话倒教楚熠面容微霁。
  
      “此次多些姑娘相助,我又欠了姑娘一条命。”他温声道。
  
      沈姝连称不敢,她犹豫几息,决定直接了当地问:“殿下可知道……圣人为何会下旨封小女为县主,还让我进京面圣?那圣旨之上,说小女医者仁心、悬壶济世,可我既不懂医又不懂药,委实不知这圣旨中的深意。他日若见到圣人,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楚熠凤眸微闪。
  
      “姑娘屡次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自当禀报父皇……区区一个县主,算不得什么。至于应对……届时我会陪姑娘进宫去,自会代姑娘应对。”
  
      沈姝杏眸微眯。
  
      这番话说得含含糊糊,让她实难不多想。
  
      她正欲开口再问,可是随即,又想到方才楚湛离开前,曾说要帮她查这件事。
  
      此刻,沈姝对于楚湛的信任,可比对眼前这位皇帝亲子的信任更多一些。
  
      她按下心底的疑问,后退两步,屈膝告辞:“既如此,小女告辞。”
  
      说完这话,她正欲转身——
  
      “影六可醒着?”楚熠问道。
  
      沈姝:“醒着的。小女去叫他进来。”
  
      她从房间里退出去,只是须臾功夫,埋伏在外的影六,便轻声走进了房间。
  
      楚熠蹙眉看着影六,沉声问道:“明明我求父皇赐婚于我和沈姑娘,为何这道圣旨,却是加封县主的旨意?父皇可曾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