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本王命不久矣 > 第124章 都要活着

第124章 都要活着

    妇人话音刚落,几道凌厉的鞭风,瞬间从两侧直直朝沈姝和楚熠甩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
  
      早已暗自戒备的楚熠,揽上沈姝腰身,一个跳跃,便闪身到妇人身后。
  
      “噼啪!”
  
      长长的毒鞭,霎时狠狠甩在他们方才站立的位置,血旖萝鲜红的汁液,瞬间在黄土之上飞溅开来。
  
      却并未溅上妇人的绣鞋。
  
      直到这刻——
  
      沈姝才发现,妇人站立的地方,两侧在彼岸花丛的掩映下,竟有两个黑漆漆的密道口。
  
      有几个毒奴,手持鲜红毒鞭,无声蛰伏在密道里。
  
      他们漆黑的双眼,带着疯狂的嗜杀之色。
  
      沈姝毫不怀疑,若她和凤时,此刻站得离红衣妇人稍远些,怕早已被这些毒奴撕成了碎片!
  
      “想杀我们,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杀。”楚熠单手扼住红衣妇人的喉咙,淡淡说道,声音尽是肃杀之意。
  
      早在他带沈姝靠近红衣妇人之时,就已察觉两侧潜伏的毒奴。
  
      在沈姝与那妇人周旋时,他便已做好应对各种危机的准备。
  
      没有什么地方,能比红衣妇人身后更安全。
  
      也没有什么方式,比扼住红衣妇人的性命,更能让他们在毒奴环伺下,全身而退。
  
      红衣妇人覆面的红纱微动。
  
      她似早已料到楚熠会有这招,唇角淡笑未减半分。
  
      “不亏是熠王殿下,手无寸铁还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找到最佳应对之策。”
  
      “只是可惜……”她幽幽叹了口气“殿下杀伐果断、武功非凡,却在”毒“之一字上,像个无知小儿,呵呵……纵然我被你杀死,能有你陪我黄泉路上走一遭,此生也算无憾。”
  
      红衣妇人的话音刚落,楚熠便立时感觉,有股极辛辣的刺痛,从他扼住妇人的指尖,往手臂上蔓延。
  
      一缕青紫的血线,瞬间在他手背上绷起。
  
      “血旖萝!”沈姝看着那条血线,脱口而出“快松手!你会死的!”
  
      楚熠眸色微深,扼住妇人的手指,却未动半分。
  
      “若你死了,这些毒奴免受你奴役,不必为西匈效力,西匈也不会因此军力大增,倒也合算。“
  
      他的嗓音平稳有力,言辞间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
  
      沈姝闻言,一口老血瞬间堵在心口。
  
      他不惧生死。
  
      她却不能让他白白送死!
  
      方才因妇人的话,她心神大乱,不曾留意。
  
      如今细嗅之下,沈姝才发现——
  
      这红衣妇人覆面的红纱,竟是用血旖萝的汁液浸染而成!
  
      只是,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掩盖住血旖萝的味道。
  
      就算沈姝离她如此之近,嗅觉足够敏锐,若不细闻,也几乎很难察觉!
  
      沈姝赶忙抬眸,看向楚熠眉心。
  
      只是这眨眼间的功夫,他的眉心凭空出现一道,极细极窄的香灰印记。
  
      这是阳寿将终的征兆!
  
      眼前这位,就算真是堂堂战神,也不过是寻常血肉之躯。
  
      身中血旖萝的毒,只要他手背那条血线抵达心口,便会心力衰竭而亡!
  
      没时间了!
  
      沈姝咬牙,果断抽出袖间匕首,直抵上红衣妇人的喉咙。
  
      另一只手抓住楚熠的手腕,用力把他的手往下拨。
  
      “她的面纱有毒,你快放手!若不放手,毒力蔓延的速度就会加快!若你死了,大周如何与西匈抗衡!你信我!”
  
      “你信我”这三个字,沈姝虽然语气刚硬,却教楚熠听出了祈求的意味。
  
      他心神微震,下意识松开手指,往后退了半步。
  
      这种时刻,一念即生,一念可死。
  
      他松开手,就意味着他把自己的命,交给了前一刻才得知“身世”的沈姝手里。
  
      在这种时刻,这份信任,有多难得,沈姝自然深有体会。
  
      她朝楚熠感激颔首,一只手紧紧箍上红衣妇人的脖颈,另一只手,把匕首死死抵在妇人颈间。
  
      “他能被毒死,我却死不了。我数三下,你把解药交出来,否则我就让你先死,在黄泉之上为他引路!”沈姝狠厉地道。
  
      红衣妇人脸色微变。
  
      “呵……”她语带嘲弄“你竟为个楚家的野男人,弑杀生母,你看看这漫山遍野的彼岸花,全是你外祖族人的埋骨地,你竟当着他们的面,杀我这个亲生母亲,你良心何在?沈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忠孝二字,都被你吃进狗肚子里了?”
  
      “呸!我生是大周人,只对大周尽忠。我生母姓蒋,只对蒋、沈两家尽孝,你算哪根葱!”
  
      沈姝说着,果断把刀锋往红衣妇人的脖颈里,送了毫厘“我是你祖宗,杀了你,不叫弑杀生母,叫清理门户。”
  
      “一!”
  
      “呵……你莫不知道,血旖萝之毒,无药可解,我哪去给你找解药。”
  
      “二。”
  
      沈姝不与她多说,再次倒数,还把短匕又往她颈间再送了送。
  
      鲜红的血液,瞬间从匕锋涌了出来,滴答往下落。
  
      若是寻常的血旖萝,当然无解。
  
      可这妇人面纱上的血旖萝,明显比寻常血旖萝之毒,生效的速度更慢。
  
      况且,她方才被凤时擒住时,说的那番话,也留有几分余地。
  
      想来是有解药的。
  
      果然——
  
      红衣妇人换了语气道“就算真有解药……我若给你,你却害我性命,那我岂非得不偿失,你总得也让我活着才是,否则我们还不如一起死……”
  
      循循善诱的语气,不像是讲条件,倒像是在拖延时间。
  
      沈姝冷笑,只顾倒数“三!时间到。”
  
      随着这声话落,她的手维扬,匕锋果断朝妇人颈间刺了下去!
  
      这一次,妇人脸色大变。
  
      “等等!我给你解药!”
  
      这话终于让沈姝的匕锋,在紧贴她伤口的位置堪堪停下。
  
      而匕锋上带着的、如有实感的杀气,却让妇人后背惊出冷汗。
  
      她这次当真失策。
  
      原以为以“亲生母亲”身份,告诉沈姝身世,就算不能说服她亲手杀了熠王,也至少能教她心神大乱,无暇再顾及其它。
  
      却没想到……
  
      红衣妇人定了定神“这血旖萝里,我掺了梦蝶草的花粉中和药效,还有一味秘药……我把秘药交给你,你只需带他去找梦蝶草叶子,碾成汁让他服下,就可救他性命。”
  
      她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粒指甲盖大小的鲜红药丸,递给沈姝。
  
      沈姝将信将疑接过那枚药丸。
  
      妇人虽称这是“药”,可对药味极其敏感的沈姝,却只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这种血腥气,与热腥草的那种草药味的血腥气截然不同。
  
      沈姝脑中对这个气味,没有丝毫印象。
  
      她几乎可以笃定,这不是药!
  
      “你在耍我?”
  
      这话刚出口,沈姝冷不丁看见,楚熠眉心那缕香灰印记,竟开始变得闪烁!
  
      这是……生机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