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本王命不久矣 > 第106章 肌肤之亲

第106章 肌肤之亲

    托最近频繁受伤的经验,沈姝上药和包扎伤口之事做得轻车熟驾。
  
      三五下,就把楚熠后背两道狰狞血痕,包扎完毕。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子为楚熠上药。
  
      楚熠毕竟不似沈姝那样不谙世事。
  
      他凤眸微垂,脸上有些许不自在。
  
      若是寻常男女,便是同乘一车,都是不妥。
  
      像这样坦裸相见、包扎伤口,更算得上是肌肤之亲。
  
      虽说事急从权,可他打从认识这姑娘以后,男女大防一破再破……
  
      若他就这样坦然受之,对这姑娘着实不大公平。
  
      “姑娘此番与我有这等肌肤之亲,与姑娘名声有碍,姑娘放心,待我回京禀了父母,必会给姑娘一个名分。”
  
      沈姝一懵。
  
      “我何时与你有肌肤之亲,你要给我什么名分?”
  
      楚熠站起身,将自己半褪的外袍穿上:“姑娘并非医者,帮我包扎伤口,已是破了男女大防,再加上之前同乘一车、夜不归宿……若教外人知道,便是坏了姑娘名节。至于名分……”
  
      “我不要!”
  
      不等他说完,沈姝断然开口打断。
  
      开玩笑,她怎会跟公公谈男女大防,又怎会嫁给一个公公。
  
      哪怕不是个公公——
  
      她也不会因为这等事,就随随便便嫁人。
  
      楚熠凤眸微眯。
  
      破天荒第一次,他主动对个女子许诺婚事,竟被这般干脆利落拒绝了?!
  
      是他家世不好?
  
      还是能力不行?
  
      又或是长得太差?
  
      以上这三个理由,自然被楚熠统统排除在外。
  
      “姑娘拒绝得如此干脆,可是有心上人?或者……已有婚约?”楚熠淡淡地问。
  
      沈姝古怪看着他。
  
      她有心想问问,你一个太监,怎好意思许人婚事,这不是在坑人嘛!
  
      可是——
  
      她又想到,这位大人毕竟不是池中之物。
  
      抛却公公这个身份,他也算得上年少有为、手握权柄。
  
      话本子上有讲过,有些戏子扮角儿扮得太久,就分不清角儿是自己,还是自己是角儿了。
  
      这叫“入戏太深”。
  
      大抵这位凤大人,亦是如此。
  
      把自己当男人当久了,就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沈姝不忍戳破他的幻想,灵光一闪,赶忙问道:“今日若换做是婢女、路人、投宿客栈的店家,或是别的什么身份的女子,给大人上药、与大人同乘、和大人夜出办事,大人也要计较男女大防,也要给个名分吗?”
  
      “自然不会。”楚熠想也不想就回答。
  
      话一出口,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微僵。
  
      沈姝长舒口气:“那大人就把我当作婢女,或其他什么萍水相逢的女子便是。”
  
      “你是长史之女,又怎会是寻常女子。”楚熠嗓音微沉。
  
      沈姝扯了扯唇角,长史之女就能嫁给太监啦?!
  
      她正色道:“你说的对,我既是阿爹的女儿,阿爹曾允诺过我,将来若要嫁人,必要嫁个自己真心喜欢之人,像阿爹阿娘那样一心一意、相濡以沫之人。大人并非我心悦之人,若大人果真为我好,作为朋友,这样的话,以后莫要再提。”
  
      真心喜欢、并非心悦……
  
      这几个字,听在楚熠耳中,不知为何,犹觉刺耳。
  
      沈姝见他面色不虞,赶忙转开话题:“大人方才说要告诉我,今夜究竟是怎么回事的……那些宾客都是什么来历?为何会突然在北衙遇刺?”
  
      这话让楚熠从方才那股莫名的感觉里回神。
  
      他凤眸微敛:“这些人,都是来往关外各大部族和邻国的大商人,北衙从他们那里,刺探到不少有用情报。今日本是接到线报,这些人里来了个关外的大人物,所以清酒才会设宴款待,借机探探那人的底细,没想到,竟中了别人的局。”
  
      “什么局?”沈姝赶忙问道。
  
      楚熠沉声回答:“把北衙这些线人一网打尽的局。”
  
      “可这清风居守卫如此森严……”
  
      “守卫森严的是北狱,清风居并未设置太多护卫,以免被人发现端倪。”
  
      听到这,沈姝突然想起,方才在水榭里,那些刺客发现咳嗽的番邦男子以后,喝出的话——“在那里,快杀!”
  
      虽只有寥寥几个字,却让她敏锐嗅出不同的意味。
  
      “他们是冲着那个西匈人来的!”
  
      沈姝笃定地道:“若非如此,不会一下冲上来几个人杀他。莫非,那西匈人就是那个‘大人物’?”
  
      楚熠抬眸看着她,眼底划过一丝赞赏。
  
      “八九不离十。”他眸色微沉:“若非赵宝全,我们也不会知道,西匈王庭有大周叛徒。如今西匈与大周之间,已经休战十余年,倘若今日这个番邦男子,果真是西匈的‘大人物’,又死在清风居里,怕是会因此战火重燃。”
  
      “打就打,怕什么。”
  
      沈姝硬气地道:“阿爹整日操练兵卒,就为在有生之年,踏平西匈疆土。咱们大周,何曾怕过西匈?当年长平候,把西匈人打得一路西逃,如今就算长平候不在了,还有熠王殿下,听说熠王殿下在北边打仗,吓得北狄小儿都会夜哭,想必西匈也不在话下。”
  
      见她提到熠王时,那副与有荣焉的孺慕模样,楚熠心底十分熨帖。
  
      他伸手揉了揉沈姝发顶:“战争哪有你想的那样简单,若熠王果真带兵来西边御敌,北狄趁虚而入怎么办?只要有战争,受苦的都是边关百姓。”
  
      沈姝觉得他揉她头发的样子,像是在撸一只猫儿。
  
      她不乐意的往后退了半步,避开他的爪子。
  
      “大人的意思,今日刺客在清风居刺杀那个西匈人,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想挑起西匈和大周交战?”
  
      这副抗拒的模样,让楚熠抿直唇角,面无表情袖回了手。
  
      “兴许如此。端看背后那人究竟是谁,到底有何动机。”他淡淡道:“总归明日一早,暮先生那边就会有消息,到时一切便可清楚。“
  
      声音听上去,如同盛夏突然进入寒冬。
  
      “时候不早,姑娘早些歇息。”
  
      说完这话,楚熠绷着脸转身,大步朝上房走去。
  
      沈姝看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
  
      不满地做个鬼脸,嘟囔道:“阴晴不定、受伤以后任性很爽吗?略略略……”
  
      耳力很好的楚熠,脚步微顿。
  
      他深吸口气。
  
      决定不与这小丫头一般见识,加快脚步走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