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本王命不久矣 > 第058章 他会解毒

第058章 他会解毒


  棋公公、全员皆死、沈长史跟丢……
  影伍的话,信息量实在太大。
  沈姝顾不上手臂钻心的疼痛,急急问道:“棋公公是谁?我阿爹在哪?”
  乍听见沈姝的声音,影伍一怔,显然没料到她也会在此。
  影伍自觉失言,赶忙伏在地上。
  而楚熠,自始至终都眉头深锁,紧盯着沈姝裹紧的大氅。
  那只被血旖萝浸染的手,被她藏在大氅里。
  即便此刻她一动不动站着,大氅却在微微发颤。
  显然已是疼到极点,强自忍着。
  这已经是第二次,这姑娘在他面前不顾性命,以身试毒。
  上次是为了杀黑衣人。
  而这次,则是为了打开密道的机关。
  对于楚熠来说——
  他堂堂七尺男儿,竟让个姑娘屡次为他舍身相助,还受到如此苦楚,他实难心安。
  “你中了毒,先解毒。”他沉声说道。
  沈姝正心急如焚等着影伍开口,乍听见这句,愕然一怔。
  随即,她将大氅裹得更紧:“些许小伤而已,不劳大人挂心。”
  “些许小伤?”楚熠眸色微沉:“你方才还说这是云疆排行第三的毒草,触之即死,怎到你自己身上,就变成了些许小伤?”
  这明明是,责备她不顾惜自己身体的话。
  听在沈姝耳中,却变成了对她的质疑和试探!
  沈姝猛地想到——
  影伍口中跟踪阿爹进谷,被杀于谷中之人,是“棋公公”的人。
  既然被叫做“公公”,定然也是北衙的公公。
  而眼前这个,亦是北衙的公公。
  说不得,两人是同僚,更是同伙!
  思及此,沈姝强忍疼痛,勉力开口:“大人看错了,我并未中血旖萝的毒。”
  楚熠闻言,眸色更深。
  他大步走到沈姝面前,伸出手:“莫要狡辩,是你自己解毒,还是我来?”
  沈姝后退半步,戒备看着他:“血旖萝是云疆最烈的毒草,大人根本就不懂毒,如何解得?”
  因为太过疼痛,她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就连额头上,都密密麻麻渗出不少汗珠。
  楚熠见状,深沉的凤眸,划过几丝不忍。
  他放缓声音:“以内力封脉,将毒液蔓延之处……砍断,至少还能活命。”
  砍断!!!
  沈姝瞬间睁大双眼。
  这厮果然和那公公是一伙的!
  她忽然觉得,此刻身上的刺骨之疼,比起被人砍断手臂,根本不值一提。
  楚熠见她这副模样,以为她被吓懵了,心中更是不忍。
  “姑娘放心,你为我中毒,我定会对你负责,照顾你一辈子。”
  “不、不必了!”
  沈姝趔趄后退几步,这样的动作,让她已痛到僵硬的身体,根本无法支撑,直直往后倒去!
  电光火石间——
  楚熠闪身上前,大手箍住沈姝腰身,将她捞起。
  与此同时,黑色的大氅,再也无法遮盖沈姝的伤势。
  她布满狰狞猩红血痕的手背,猝然出现在楚熠视线里!
  楚熠面容一肃,正要抓住她的手臂封穴。
  “不要!”
  沈姝头皮一紧,张口就朝他的手臂咬了上去!
  猝不及防被咬的楚熠:……
  沈姝狼狈从他怀里钻出来,裹紧大氅,气喘吁吁望着他。
  苍白的小脸,大大的杏眸,全是戒备。
  “姑娘……”
  楚熠刚开口,沈姝急急打断他的话:“我已用药粉将血藤萝的毒性压制,家师对云疆之毒,知之甚深,相信只要找到家师,不必砍手都能治得。若大人是真心要为我解毒,不如让这影卫尽快说出家父和家师下落,方是上策。”
  好在血旖萝的毒性虽烈,沈姝并未沾上许多。
  再加上她身体“化毒”的速度不慢,只这几息功夫,沈姝已感觉身上不似方才那样疼痛。
  因此,她连说话都利落不少。
  楚熠见状,剑眉微松。
  “沈长史和那位‘佛爷’,出了密道欲往何处,你可知道?”他看向影伍,威声询问。
  “属下只见有沈长史,并未见那老者……长史带飞火军,在谷中布下火攻之局,属下侥幸逃脱,跟在长史身后进了密道,密道机关重重,属下缀在长史后头,不料被锁在里面……至于长史去了何处,属下委实不知。”
  “阿爹是何时出的密道?”沈姝赶忙问道。
  这一次,影伍不敢隐瞒,如实相告:“火攻之后,长史直接带人进了密道,当时天色刚黑不久,在密道里统共走了不足半个时辰。”
  沈姝在脑中飞快算了算时间——
  如此说来,阿爹入夜便出了密道,这入口旁的毒瘴,根本无人能穿透。
  也就意味着……阿爹不在密林北侧,早在他们进锁关林之前,就已经出去了!
  他去了哪里??!
  “想必令尊另有筹谋,说不定现下已经回到沈府。”楚熠推断道。
  这话,让沈姝眉心微动。
  是了,阿爹并非有勇无谋之人。
  他既已在谷中布下如此杀局,又怎会让他自己深陷险境!
  即便阿爹没有回府,也定然另有筹谋。
  无论如何,性命总是无忧的。
  思及此,沈姝心下一松,就连身上的毒,都感觉轻了不少。
  正在这时,楚熠的声音再次传入沈姝耳中:
  “姑娘,你的毒还能撑多久?若此刻送姑娘回沈府,令尊能否及时联系令师为姑娘解毒?”
  沈姝闻言,诧异抬眸,将信将疑地问:“你……当真要送我回去?”
  若他和那“棋公公”是一伙的,难道不该把她抓起来,逼阿爹交出“药公”,再去北衙自首吗?
  杀害北衙公公的罪名,怕是整个沈府都担待不起。
  “当然。”楚熠理所当然道:“姑娘身上的毒,耽误不得。倘若现下回去来不及的话,那我就帮……”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姝急急打断:“来得及、来得及!”
  她信口胡诌道:“父亲自有办法联系家师,定能解我身上的毒,不必砍手,咱们赶紧走吧。”
  沈姝说完这话,迈开步子就要往林外走——
  “影一,你带两个人,好生护送姑娘回沈府。”楚熠吩咐道。
  沈姝愕然一怔,生生收回了迈出去的脚步。
  她诧异回首,正要开口询问——
  却猛地发现,只是这说话的功夫,这位凤大人眉心那道香灰印记,竟已不再闪烁。
  而是常驻在了他的眉心!
  香灰印记只剩小半个指甲盖那么长。
  算算时间,他的阳寿,只有不足两个时辰!!!!
  “你要去哪?”沈姝脱口而出。
  楚熠负手看着她,温声回答:“西匈族屡次派人闯进毒瘴林,必有图谋,我不能坐视不理。姑娘放心,若你因这毒有任何闪失,待我回来,定会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