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舰载特重兵 > 第111章 ‘生化’武器!

第111章 ‘生化’武器!


  就在王爱国在这边送武僧的同时,贾区抱着一个大垫子跑到了司务长的面前,对司务长道:“司务长,这啥情况啊。说好这个训练的垫子放你这里,怎么一回来破了那么大一个洞?”
  司务长瞅了一眼贾区手上的绿色垫子,眉头皱了皱道:“当时我就和你说了,炊事班不要放这种垫子。我这里那么多的老鼠,你非要放我这里,你看看弄成这样子。”
  “你先别说这些了,就这一个垫子,是专门考卧射的,你说说,如今破了那么大一个洞,甚至里面的棉花也都被咬了一大半了。这下该怎么办啊?”贾区无语的说道。
  司务长神色也有些纠结,这锅虽然他想推走,问题是这东西真的是放他们这里被咬穿的,根本推不走啊。
  考虑了一会儿,司务长最终道:“那不然我给你们缝一下?”
  “缝是好缝啊,问题是里面的海绵被咬坏了,这空了一大块该怎么办?”贾区又问道。
  这时候炊事班长举起了手,大声道:“前几天我们杀了很多只鸡,现在炊事班还有一大堆的鸡毛呢。正好这两天太阳大都晒干了,要不塞进去?”
  炊事班班长这话一说,顿时贾区愣住了,连带司务长也愣愣。这个提议听起来好像很合适,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看到贾区和司务长没有回话,炊事班长又问道:“那你们还有更好的主意吗?”
  “得了,就这样吧。”二人一合计,呵呵,真的也没更合适的东西,那就这样吧。
  …….
  武僧最终还是走了,看着武僧坐车离去的样子,王爱国有些感慨。恩,不是伤感而是感慨,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一个月后他肯定是坐着绿皮卡车跑的。和人家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回到了宿舍,大家看到王爱国回来后,一个个好奇都凑上前。
  右降看着王爱国道:“三百,武僧怎么突然间走了?”
  “特招了呗。”王爱国随口说道。
  一说完,宿舍立刻就安静了,下一刻右降激动地道:“他去了什么很厉害的部队吗?”
  “应该吧。”王爱国想起那辆越野车,顿时就觉得右降应该没说错。
  “哇塞,那是什么部队啊?”小天激动的问道。
  王爱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沉吟了片刻道:“不能说。”
  “……..”
  “那么神秘的吗?”
  “恩。”王爱国点了点头。
  事实上真的很神秘,因为王爱国自己都不知道武僧去了那里。
  然而王爱国不知道的是,武僧上了越野车的第一件事,就是问驾驶员:“班长,请问我去的是什么部队?”
  “到了就知道了。”说完,驾驶员就载着武僧一路前往了飞机场。
  就这样,大家都在一脸懵逼,甚至连当事人自己都一脸懵逼中送走了武僧。讲道理,这不像是去部队报道,倒像是被拐卖了。
  …….
  武僧离开后,大家坐在宿舍里看着武僧之前的床铺都有些感慨。早上这床上还有人呢,现在这床上就已经剩下块床板了。
  小天从上铺跳了下来,武僧走了他就是唯一的受益人了,武僧一走他就能把床铺搬下来了。
  跳下床铺,小天看到武僧放在床板上的毛巾,突然开口道:“武僧还留了一块毛巾,你们谁要?”
  “他用过的谁会用啊,留着做抹布吧。”黄岗淡淡的说到。
  小天点点头走了过去,就在小天想要拿起武僧毛巾的那一刻,突然间小天觉得眼睛一疼。
  “什么情况,我的眼睛好痛。”
  众人:“…….”
  “什么鬼?怎么突然间眼睛痛了?”黄岗疑惑的问道。
  就在这时候,李子木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小天的模样,又看了看床上武僧的毛巾,顿时大惊失色。
  “快快快,赶紧弄点水给他洗眼睛,这是被武僧的毛巾给辣到了。”
  “你等会儿,怎么才能用毛巾把人辣到的?”王爱国觉得脑袋有点乱,于是连忙开口问道。
  听到了王爱国的话,李子木脸色瞬间一变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武僧刚来的时候,我和他对头睡。结果第二天我就和他对脚睡了,你们就没有疑惑是为什么吗?”
  “…….为啥?”王爱国古怪的问道。
  李子木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因为这个和尚脑袋超级容易冒汗,然后为了防止枕头弄臭,他就弄了个块毛巾垫在枕头下面。”
  “这个…..不是很正常吗?”黄岗挠了挠自己的太阳穴有些疑惑。
  李子木神色复杂的看着武僧那块毛巾道:“可问题是…….这和尚从来不洗这块毛巾啊。他搬过来的第一个晚上,晚上12点我就被他的毛巾给熏醒了。当时我不知道那臭味是那里来的,我找了半天,结果发现是他脑袋下那块毛巾。就在我靠近确认的时候,一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李子木神色惊恐,弄得王爱国等人都紧张了起来。
  右降吞了口口水,好奇的道:“发生了啥事?”
  “我被熏晕过去…….而且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感觉眼睛火辣辣的疼。”李子木说完,一脸同情的望着边上擦脸的小天。
  众人一脸懵逼,这还是毛巾啊,这不是生化武器吗?等等,真的有人能把毛巾用的那么臭吗?
  好奇心和作死之心的驱使下,众人蠢蠢欲动。最后还是右降舍生忘死,‘一马当先’的冲上前拿起了武僧的毛巾。
  “我就不信这玩意能那么的…….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啊。”
  “呵呵…….”
  好半天后,大家右降和小天才缓过神来。这二人红着眼睛望着武僧床上的毛巾,一脸的愤怒。
  “这个和尚临走还留个炸弹给我们,这破毛巾比风油精还辣眼睛,特么他是怎么办到的?”
  “怎么办到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应该是全大队最臭的一块毛巾了。”王爱国认真的说道。
  结果没想到,李子木这时候又站了起来,一脸痛苦的摇头道:“不,你猜错了,这不是最臭的那块。”
  “还有哪块比这块臭?”
  “他擦脚的毛巾……”李子木指着墙角垃圾桶里已经完全发黑的毛巾,一脸的严肃。
  这一刻,王爱国突然间有点同情起了接纳武僧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