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哥,当真回家吗?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哥,当真回家吗?

    大早而起,昨夜运动几番,今天神清气爽。
  
      神清气爽是神清气爽,但是有点麻烦。
  
      真有点麻烦。
  
      带樊楼花魁张淑媛回家?家中还有个“泼妇”,这如何是好?
  
      先让甘霸回家取了一笔钱来,把春喜赎身的事情办妥之后,甘奇硬着头皮让甘霸套了两个车架,给张淑媛搬家。
  
      车在后面走,车上坐着两个女子。甘奇在前面步行。
  
      甘霸在旁边问:“大哥,真的回家吗?”
  
      边问着,甘霸还频频回头去看身后的车。
  
      “回家!”甘奇说道。
  
      “大哥,你真了不得。”甘霸夸的真心。未娶妻,就先把青楼里的大花魁带回家夜夜笙歌了。这真不是什么好事,更不是什么好名声。
  
      家中那个又当姐又当娘的吴巧儿,岂能善罢甘休?在吴巧儿看来,这就是天大的事情了,自家这个乖官,以后还想不想娶到名门望族的妻子了?还能不能说上一门不错的亲事了?
  
      又是姐又是娘的吴巧儿心中,甘奇的人生大事大于天,只怕她不仅会觉得甘奇发疯了,连吴巧儿自己也要发疯了,上吊去见临死之前拉着她的手再三嘱托的老姨父都有可能。不如此,吴巧儿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叫什么事?
  
      走着走着,甘霸又问:“大哥,当真回家吗?”
  
      “嗯,回家,回村里的家。”甘奇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这事情得避一避,不能真的直接面对面闹一通,对自己不好,对吴巧儿也不好,对张淑媛更不好。
  
      “哦。”
  
      回村中的家,这倒是个好办法,甘霸如此想着。如今吴巧儿几乎很少回村,巧儿成衣店很忙,吴巧儿脱不开身,妙计。
  
      甘奇也是如此想的,而且张淑媛住在村里,倒也不孤单,还有李一袖与萧九娘作伴,她们之间还有共同语言,实在不错。
  
      回到村中,安排好张淑媛与春喜住宿之事,甘奇便往相扑场而去,相扑场的相扑比赛因为甘奇出征,停了许久,连球赛都只是时不时打一些友谊赛,樊楼与遇仙楼打了几场,开封府与皇城司也打了几场,还有几个牙行也互相打了几场,等等,皆是这种竞争对手之间的友谊赛,其实也不那么友谊。
  
      正式联赛要继续开始了。
  
      甘奇亲自来组织起来,派人四处去通知。
  
      下午半晌狄青也回来了,甘奇自然要去见。
  
      “狄大爷,怎么样?官家可有重赏?”甘奇笑问着。
  
      狄青也喜笑颜开:“官家自是圣明,赏赐了许多钱财与绢帛,又封了左卫上将军。同行出征的军将,尽皆有封赏,连士卒也不例外。庞敢升了一级,定远将军,庞勇也升了个游击将军。”
  
      “右卫上将军?”甘奇记得赵宗实有个右卫大将军,狄青来个右卫上将军,看来上将军应该比大将军还要高。
  
      狄青点头说道:“从二品赠典。”
  
      “行吧,右卫就右卫吧,如此也让许多人安心。看来韩大相公出力不少,如此封赏,里子面子都有了。”甘奇是知道的,右卫什么的,那都是假的。
  
      “我已叫人把官家赏赐的钱财绢帛送到你家中去了,算是弥补一些你的损失。”狄青心中是真记着事,甘奇这一趟,亏了上万贯,虽然皇帝赏赐的远远不够,但多少也算是弥补一点。
  
      甘奇倒是也不与狄青扯这些东西,送去就送去了,没必要如抢着买单一样拉拉扯扯,到时候多给狄咏分些钱就是了,甘奇是土豪,狄青比起来,其实是穷人。
  
      “狄上将军。”甘奇如此叫了一句,有些拗口,开开玩笑。
  
      狄青摆手笑道:“哈哈……听起来还不错。”
  
      玩笑开过,甘奇忽然面色正了正,问道:“韩琦之事,不得不防,如今他有杀心,狄大爷心中可有对策?”
  
      狄青面色也沉了下来,说道:“这种事情,还是你更有主意,我听你说说。”
  
      甘奇其实也还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韩琦不比文彦博,什么舆论攻击,对韩琦而言效果并不好,因为文彦博的把柄,其实并不在甘奇手上,而是就在皇帝手上,只看皇帝要不要把文彦博的把柄当回事。
  
      而韩琦,就算有把柄在甘奇手上,甘奇把舆论造出去,韩琦也有一张嘴,而且韩琦那张嘴就在皇帝面前,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韩琦的舆论一个不好,反倒会伤了自己。
  
      因为甘奇,并非真就抓到了韩琦的把柄,说韩琦下令故意断了狄青的辎重粮草?甘奇有证据吗?运粮草的船真就在河道上翻了,甘奇有什么证据这么说?
  
      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诬陷当朝宰相,甘奇吃不了兜着走。
  
      这就是韩琦的本事。
  
      对付文彦博的舆论手段,行不通。那在官场上政治斗争?不说甘奇没有资格,连狄青都没有这个资格。政治倾轧,也讲究个把柄在手,才能开喷。
  
      甘奇想来想去,又问狄青:“狄大爷可有昔日韩琦在西北时候的把柄?”
  
      狄青闻言也沉默在想,想来想去,狄青只能答出一语:“在泾原路时,好水川兵败,韩琦当负主责,指挥失当,调度不周,应对无度。”
  
      狄青这几句话,来自他的军事素养。但是,也没啥意义。
  
      另外再想办法了,唯有如此。甘奇也就不再说这个话题了,而是想着当在最近几期的报纸上,把邕州之战的前前后后写出来,着重突出一下狄青运筹帷幄之类,突出狄青如何忠君爱国之类,这种舆论,倒是有好处的,给狄青扬一些名声,也要给那些年轻的士子扬名,如此结合着来,十分稳妥。
  
      这也是在保护狄青,让韩琦在对狄青下手的时候,也有个忌惮,忌惮狄青的贤名,许多下三滥的手段也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番,甘奇告辞而去,准备回家写文章,不仅甘奇自己要写,还要发动一起去过邕州的那些士子们一起写,如此才有更大的效果。
  
      甘奇回到家中,天色渐晚之时,赵宗汉飞奔出城而来,直入甘奇书房,开口便是一语:“道坚,十三哥请你快快去见,有一个大消息。”
  
      (老祝忽然发现自己弄了一个大乌龙,赵宗实排行十三,赵宗汉是赵宗实的弟弟,那就不可能排行第十,但是老祝在一些资料里有看到赵宗汉排行第十,所以头前就这么写了。真是尴尬……却又查不到赵宗汉到底排行老几,真的查不到,也可能是老祝查阅资料的能力太低,所以之后会改,但是只能随便给赵宗汉安排个十四算了,无可奈何。若是有大佬查出了赵宗汉排行老几,一定告诉老祝,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