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咱买不买?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咱买不买?


  康会见得甘奇的眼神,不免有些心虚,又道:“好似,我好似也听说了一些,说那惠客牙行的东家在开封府有什么关系。”
  “开封府?”甘奇皱眉一问,开封府甘奇还能不熟?
  “又好似是皇城司,对对对,皇城司哪个的亲戚。”康会又道。
  甘奇摇了摇头,心想难道自己在康会心中,真的就是那提刀杀人的印象?难道康会就没有听说过近来汴梁城文坛新出了一个才子名叫甘奇?
  甘奇又问一语:“康掌柜又是谁的亲戚?”
  能在汴梁城内站稳脚跟做生意的,岂能没有一点跟脚门路?
  康会笑了笑,说道:“以往倒是在开封府里有些门路,而今便算不得什么了,全靠自己上下打点。”
  甘奇倒也明白了,包拯到开封府时间不长,一年都不到,但这开封府好似就洗了牌一般,早已不是原来的开封府了,康会大概就这么失去了倚仗,所以才会被人欺负,所以才急着忽悠甘奇来帮手,想保住生意。
  若甘奇换成甘霸在此,兴许甘霸在那规矩道义的忽悠下,当真就给康会当了枪使,康会大概也知道,打打杀杀的江湖人,大多吃这一套。
  但是甘奇又岂是康会能忽悠的?
  所以甘奇说道:“康掌柜,今日时候不早了,来日再会。”
  康会闻言一愣,连忙起身:“甘大官人,您放心,只要能让汴梁城还是昔日那般的汴梁城,例钱份子钱也好,分红也罢,在下一定不会吝啬,一年总有一千贯两千贯的,外城买座大宅都绰绰有余。别家的还不算,以往曹家那当真是赚得盆满钵满,日进斗金都不止,比甘大官人的相扑场还赚钱,来得也容易,丝毫不需要操心其中,每日坐等钱财上门,岂不美哉?”
  美是美,甘奇却笑道:“康掌柜放心,如今我也要进城来做买卖,到时候开业,当请康掌柜上门吃杯酒。汴梁城生意场自然不能乱了,乱了我还怎么做生意?”
  “那甘大官人准备如何做?”康会一脸期盼问道。
  甘奇却不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康掌柜,我若帮你解决了此事,你当也帮我一个忙。”
  康会连忙说道:“大官人只管吩咐就是。”
  甘奇也不藏着掖着,各取所需,说道:“康掌柜这牙行之下,当养上二三十个壮汉。”
  “不知大官人要在下养壮汉作甚?”康会有些担忧?养壮汉做什么?街头火并?
  甘奇解释道:“有一种赛球之法,与蹴鞠类似,但是规则相去甚远。我准备在城外举办赛事,盛兴牙行当出一个队伍参赛,所以需要康掌柜花钱养上二三十个壮汉。”
  康会闻言答道:“养人倒是不难,只是在下也不知这赛球的规矩,如何参赛?”
  “康掌柜放心,你只需要把人选好,派到城外相扑场去就是,到时候我自会教导他们如何比赛。”甘奇知道此时与这些商户再如何解释分说,也没有多少意义。
  此时要做的,就是让这些商户先把队伍组织起来,培训的事情甘奇可以先帮忙,待得这联赛真正打起来了,火热起来了。
  那就不需要甘奇操心了,这些商户自然会百倍上心,有奖金,有名声广告,还有人性中的不愿服输。到时候,什么训练,寻找人才,培养人才,这些商户比甘奇都要积极得多。
  前提是这个联赛能打起来,还要能火起来。
  康会见得只需要出一些养人的钱,其他不用他管,便笑道:“甘大官人,些许小事,不在话下,不就是养一些吃闲饭的人手吗?二三十个不算多。”
  吃闲饭?这个时候觉得人家吃闲饭,到时候就求着人家使劲努力了。这话甘奇只在心中,脸却在笑:“好,今日就到此了,康掌柜尽快哦,都要壮汉,可别弄一些软脚虾来滥竽充数。”
  “不会不会,甘大官人放心,壮汉有的是,定然不敢敷衍。”康会说道。
  甘奇点头作别,康会相送而出。
  甘奇倒是心情大好,这就搞定一个队了。还需要十几个队,如此联赛就算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甘奇扳着手指头在数,甘家村可以出一个队,相扑联赛可以出一个队,到时候成衣店也可以出一个队,加上康会的盛兴赌坊,这就有四个队了,然后那遇仙楼,甘奇倒是觉得不难,与之东家见一面,多少讲的情面,应该也可以出一个队,滥竽充数也无所谓,比赛丢了面子,自然就会认真了。
  五个队就有了,还有那对面的惠客牙行,十有八九也可以出一个队,六个队了。
  樊楼?这个可以想办法争取了一下,樊楼是重点中的重点,樊楼乃是东京七十二名楼之首,若是樊楼出了一个队伍,那意义就不同了,带头作用不可小觑。
  对,还有开封府,意义也非同小可。可以让何海与郑中和在衙差里挑人,也组个队出赛,这个队意义重大。开封府有队伍参加,以后,说不定什么皇城司,殿前司,都可以争取,乃至常驻京城禁军的天武与捧日四厢。
  甘奇想到这里,嘿嘿在笑,回到家中,见得吴巧儿,直接开口问道:“巧儿姐,对面那商铺,可有问卖价?”
  “乖官,问了呢,太贵了,七间半的铺面,要价七千五百贯。说是把后面的院子一并相送。我也去看了后面的院子,着实不大,左右四间厢房,唯有主座有六间,拢共就一进的院子。”
  “怎么还有个半间铺面?”甘奇问道。
  “可不是嘛,那东家非要把侧面入门的门口,也算了半间,这半间还要五百贯呢?等于是买个进院的门口还要花五百贯,哪里还有这种不讲理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与之多说。反正咱们不买就是,算了,租吧。真要说铺面,咱们把前院院墙开了,盖也能盖出两间大铺面来。咱们这院子多好,才多少钱?狮子大开口,不卖罢了。”吴巧儿稍稍有些生气。
  甘奇回头透过门口往对面看去,左右对比一下。甘奇住的这个宅子,是纵深长,但是门口小。对面那七间半,是纵深短,但是门口却大,有七间半的长度。
  在这汴梁城内,沿街门口大的,自然贵得多。这个时代置业,是真能传得子子孙孙的,门面比住家贵,这也无可厚非。
  拆住家的院门当铺面,甘奇不愿意,也太小,还进出不方便了。
  甘奇起身走到门口,左右对比了几番,开口:“巧儿姐,差人去约对面的东家,咱们买了。”
  “买?乖官,八千五百贯呢?咱不买好不好?”吴巧儿一脸的心疼。
  “钱是无用之物,换成了产业与物资,才能体现出钱的意义。钱就要让他转动起来,放在家中也不会生崽,只会生锈。用出去才能变得越来越多,咱们买。”甘奇又道。
  “乖官,咱不买。”甘奇说得认真,吴巧儿只觉得肉疼。
  “咱买。”甘奇坚定一语。
  “咱……不买。”
  “咱一定要买!”
  “嗯…………好吧,咱……咱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