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一百零二章 不枉圣贤

第一百零二章 不枉圣贤


  “曹国舅不必着急了,小人这就给你开门,我家包待制有请。”何海对外喊道,话音一落,砸门之声立刻止住。
  何海往前去开门。
  却是门外曹杉忽然面色起了一些犹豫。
  身旁之人问道:“二爷,咱们……咱们当真进开封府衙里面去要人吗?”
  曹杉是真在犹豫,闻言答道:“这个……待爷想想,那包黑脸会不会把爷抓起来?”
  “二爷何等身份?乃皇亲国戚,他包拯再大的胆子,也不敢直接捉拿二爷。”
  曹杉闻言点点头:“我想也是,此时又没有过堂受审,爷又没有罪,他包拯凭什么抓我?但是……但是包拯这厮向来又臭又硬,若是当真要抓爷该怎么办?”
  曹杉似乎再也没有那么自信了。
  “二爷,若是不把那女子要回来,那包拯才当真要抓二爷啊,那女子才是祸害。”
  曹杉想了想,点头说道:“你说得也是,你说得也是……走,进去。”
  府门大开,门口何海正说:“曹国舅,请,包待制正在等你。”
  曹杉脚步往前,左右一语:“都跟着爷进去,跟紧了。”
  几十人往府衙而入,却见得府衙之内,竟然聚了更多的人,直有一二百号衙差之多。
  曹杉莫名有些心虚,脚步也慢了不少,走到大堂门口,却只在门口打量,并不起步入内,也见得甘奇正在地上坐着连连喝水,那个他要找的女子正在跪伏在地,抽泣不止。
  包拯见得曹杉在门口犹豫,心生一计,开口笑问一语:“曹国舅,这堂下女子,可是你家逃奴?”
  曹杉听得这一语,连忙笑道一语:“正是正是,正是我曹家逃奴,此奴可恶至极,在府中偷盗无数,事情败露,却还想逃,多谢包待制帮我擒下此等恶奴。”
  边说话语,曹杉边往大堂而入。
  曹杉左右之人,也想跟着曹杉入内,何海带着人挡住大堂之门,开口说道:“府衙大堂,岂可乱入。”
  曹杉闻言回头看了看被挡住的那些手下之人,眉头又皱了皱。
  却听包拯开口:“既是你家逃奴,你可认清,领人之事,也当带上卖身契约,如此才能无误。”
  曹杉转过头去,又答:“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我已认清,就是此女,契约我稍后派人回家去取。”
  曹杉还假装往前凑了凑,装作一个认人的模样。
  包拯忽然面色一正,又道:“但是甘奇却告了你一状……”
  “这厮不过一个街头破落户,不是什么好人,包待制可不能信他话语。”曹杉答道。
  “嗯,话语有理。”包拯点头,然后拿起惊堂木一拍,开口:“来人啊,把曹杉绑缚起来,押入大牢。”
  曹杉闻言大惊,哪里不知道大事不好,转头就想跑。
  却是左右冲出几个衙差上前,但是这些衙差的速度皆及不上坐在地上的甘奇。
  却看甘奇暴起,往前跃去,身形直接“砸”在了曹杉身上,两人皆是倒地滚落。
  所有衙差再到,已然把曹杉压在地上,绳索在侧,正在绑缚,还有腰刀在手,架在了曹杉脖颈之上。
  曹杉已然大喊:“放肆,大胆,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我乃皇后亲弟,我乃国舅爷,我乃皇亲国戚。快快放开我,来人啊,上来救爷啊。”
  门口几十人,皆想往前冲来,何海已然快要挡不住了。
  甘奇拿过一个衙差的腰刀,抬头大喝:“谁敢上前?”
  霎时间,所有人动作一止。
  那曹杉见得脖颈上的刀换成了甘奇持握,身形吓得一紧,说道:“甘奇,爷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此时的曹杉,已然被衙差提起,这些衙差绑人极为熟练,左右几番,就已绑好。
  包拯一身大喊:“带下大牢。”
  门口那些人,此时皆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眼睁睁看着自家主人被衙差押解往后衙。
  已然有些人反应过来,悄悄转身,想从衙门口出去。
  却听包拯又道:“在场众人,一个也不准走,待得案件审定,有罪者受罪,无罪者释放。”
  门外一两百号衙差已然围了上去,何海更是开口大喊:“放下兵器,反抗者,以造反论处。”
  没有了主心骨的众人,此时才知道慌张。却听得兵刃落地之声,叮叮当当。
  还有人喊道:“包相公,我等无罪啊,我等不过家奴,皆是无罪啊。”
  包拯已然不听,下得座位,走到甘奇面前,看了看甘奇,又拍了拍甘奇的肩膀,说道:“幸得有你巧遇此女,也幸得有你为公义舍生忘死,急公好义者,这世间不多了,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我大宋朝又将是何等景象?很好,很好啊,教化之下,出你这般君子人物,不枉圣贤。”
  包拯在夸,也是在叹息。包拯是一个刚正不阿之人,心中的唏嘘,莫过于有人为恶,有人为善。有人为恶杀人夺命,有人为善舍生忘死。
  包拯也是一个读书人,他自己信奉圣贤教化下的君子,他也一直在做这么一个君子,甘奇在他心中,已然也是一个这般的君子,舍生忘死为大义的君子。
  这兴许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兴许也不一定是个误会。
  甘奇拱手答道:“包待制过奖,学生愧不敢当。”
  包拯只是一边点头,一边又道:“好,很好。”
  说完这一语,包拯看着甘奇左臂,说道:“来人啊,速速派人去寻大夫来。”
  甘奇摆手说道:“学生自己去医治即可。”
  包拯摇头,又抬头看了看门外天空,说道:“你还是在这开封府衙里吧,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今日我拿了这曹杉,不得多久,宫中大概就有人来了。此事想秉公审理下去,并非容易之事。你更要小心,一切都要以安全为重。”
  甘奇闻言点头,他也知道这件事情到这里,才是开始,后面的事情,才是真正的麻烦所在。说道:“包待制定是刚正不阿、秉公执法之人。”
  包拯闻言难得一笑:“你也不必如此话语来激我,既然我已拿得曹杉,便不会让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说完此语,包拯大喊:“何海,速速带人往曹府搜查,着重搜查曹杉住屋,还有那荒废小院里的尸首,定要一并起回来。抗命者,可打可杀。”
  “遵命。”何海领命,出门点齐人手而去。
  包拯又有吩咐:“郑中和,速速带人去悦来客栈,把所有杭州举子皆带回府衙,让他们认人认尸,笔录在案,签字画押。”
  “遵……命!”郑中和似乎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为其他,只因为他从未直接从包拯口中接过命令。郑中和不过一个普通衙差,也没有资格直接从包拯手中接差事。甚至郑中和都以为包拯大概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就如一个北京市长,哪里会知道市政府门口执勤的民警是谁?
  今日包拯直接给他下了命令,代表什么?
  代表郑中和要升迁了。
  出门而去的郑中和,只觉得浑身上下,有了使不完的劲,带人一路去悦来客栈,脚步一直在奔跑,生怕自己这第一庄差事没有做好。
  (老祝在三江了,有书单的朋友,若是觉得本书看得上眼,还请上一下书单。在电脑端看书的书友,也请帮帮忙,在评价的地方给一个五星好评,老祝感激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