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帝后世无双 > 第1007章 什么怪味道

第1007章 什么怪味道

    “现在虚茫之境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奴婢和殿下也都不清楚了,但是除去这些原因,虚茫之境若是被这片大陆的人发现,肯定会有很多人想要过去的,毕竟虚茫之境异宝多,机遇多,灵气足,那边的人寿命都要普遍比你们这一片大陆的人长。”
  
      丛萝姑姑的这一番话,倒是让丁斗等人有些意外。
  
      虚茫之境还有这样的好处?
  
      晋苍陵只是沉默,怪不得之前的那个狼娘,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点优越感,敢情她也是一直觉得虚茫之境的人就要比这一片大陆的人高出一等。
  
      “朱儿留意着迟迟,要是她身上的血脉神气再有变化,告诉本帝君。”他背起云迟站了起来。
  
      “是,帝君。 ”
  
      “找出口吧。”晋苍陵背着云迟继续往前走。
  
      他们在这皇陵下面已经找了两天了,要是再不能出去,他们不吃不喝只怕是无法再撑多久。
  
      他倒是还好,但是云迟晕迷之后本来就会很耗精神,要是她三天以上不吃不喝,晋苍陵担心这个女人就醒不来了。
  
      或者是醒过来之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皇陵之下的空间竟然有这么大,再找了半天,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出口。
  
      云迟也还没有醒过来。
  
      她伏在晋苍陵的背上,看着却是脸色红润,气息平稳,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在以前也是没有的,以后她的样子让人很是担心,现在她这仿如甜睡的样子,让他们竟然是担心不起来。
  
      “要是再不能找到出口出去......”朱儿有些担忧地说道:“也不知道宫里会不会出什么事。”
  
      毕竟现在大朝初立,帝君和帝后就消失了那么多天,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不会的,有罗大将军和洛侯爷看着。”骨影说道。
  
      就在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鸟叫。
  
      “啾。”
  
      朱儿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是不是啄啄?”
  
      “啾啾!”
  
      丁斗也听出来了,“确实是啄啄。”
  
      云啄啄找来了!
  
      晋苍陵发出一声低沉的啸声。
  
      一会,云啄啄自一片石笋后面飞了出来,朝着他们急冲而来。
  
      “啾啾啾!”
  
      “啄啄!”朱儿惊喜地叫着:“你怎么才来?”
  
      云啄啄落在木野的肩膀上,偏着头看了看晋苍陵,又看了看云迟,拍了拍翅膀。
  
      晋苍陵瞥了它一眼:“哪里飞进来的?”
  
      “啾。”
  
      “带路。”
  
      云啄啄就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立即又展着翅膀朝前面飞了过去。
  
      众人立即就跟上了。
  
      云啄啄能够找到他们,那一定也能带着他们出去。
  
      果然,一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望见了一道狭长的出口,外面有光透了进来,还有风呼呼地带着清凉扑了进来。
  
      “找到出口了!”骨影也是欣喜不已,对晋苍陵道:“帝君,属下先出去看看。”
  
      “嗯。”晋苍陵侧头,感着趴在自己肩上的云迟垂落了一缕发丝,拂在他的脸庞上。
  
      这女人,已经晕睡了这么久,到底是怎么回事?
  
      骨影朝外面走了出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气,不像是什么动物的气味,应该是植物传过来的。
  
      他抬眼一看,顿时就睁大了眼睛,这......
  
      他们现在是在半山腰上,上面陡峭无路,底下是嶙峋山石,偶有些小石坑里有点土,就长出了一种整簇整簇挤在一起的菌类,白色的,这么挤在一处,乍一眼看去像是一只一只的小白兔缩着身子蹲在那里。
  
      而望出去便是一个山谷,现在山谷里一片片姹紫嫣红,浓紫的浅紫的,大红的粉红的,白的黄的绿的,犹如一幅浓彩的织锦,被人无意地留在这里,静静美丽着。
  
      怪不得他们说,皇陵是灵脉所在,看这山谷,哪里能有这样的繁花似锦,五彩缤纷?
  
      本来这个地方的确就是灵气十足的吧。
  
      但是,让骨影觉得很意外的,明明就是满座山谷的繁花,为什么随风送过来的不是花香,而是这种辨认不出来是什么的淡淡腥气?
  
      “啾!”云啄啄已经飞了出来,在他的身边掠了出去,然后一个俯冲,便快速地冲进了山谷里的那一片的繁花里,再不见了身影。
  
      “啄啄!”骨影冲着下面叫了一声,山谷里静悄悄的,云啄啄根本就没有回应他。
  
      也没有听到其它的什么别的声音。
  
      “骨影大人,怎么了?”木野在里面问道。
  
      骨影转了回去,对晋苍陵说道:“帝君,底下是一繁花似锦的山谷,啄啄也飞下去了。”
  
      “可能下去?”晋苍陵问道。
  
      “能下去,就是并无路,是陡峭山壁。”
  
      下倒是能下,不能好好走路下去罢了。
  
      “那便下去。”
  
      晋苍陵说着已经背着云迟走向了出口。
  
      一出去,果然发现如同骨影所说,并无正经的路,最多就能小心地踩着一些稍平点的地方慢慢地下去。
  
      还有半丈高,底下的繁花,有一些已经长到了这脚底下,也不知道是花树够高,还是在山壁上长出来的。
  
      眼前除了满目七彩的花林,哪里还有云啄啄的身影?
  
      丁斗他们也跟了出来。
  
      “花焰鸟惯会寻宝,它这么兴奋地冲了下去,该不会底下有宝贝吧?”丁斗自言自语地说道。
  
      “下去。”
  
      晋苍陵淡淡地说了一句,一手托稳了云迟,空出了一手来,第一个朝山谷里下去。
  
      “帝君小心。”
  
      他们这要一个人下去都还会有些危险,而晋苍陵身上还背着一个晕睡着的云迟,有些可以垫脚的地方看着很窄,没有巴掌大,只怕是难以支撑两个人。
  
      但是晋苍陵的速度却很快,似乎背着一个人对他都没有任何影响一样。
  
      “我们也赶紧下去吧。”朱儿对木野说道:“你先下。”
  
      木野应了一声,也跟着下去了。
  
      丛萝姑姑闻着这淡淡的腥气,本来是想问问这是什么味道的,但是见大家都已经动身下去,便把话咽了回去,也跟着攀了下去。
  
      云迟晕晕然不知道自己是在何处。
  
      只是总有那么一股味道钻进她的鼻腔里,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她忍了好一会,终是忍不下去了,蓦地睁开了眼睛,开口问道:“什么怪味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