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网游之超级大矿工 > 236

  那书生在前两次轻易制服杜铁后,心里早已经有所放松,再加上刚才等了这么久杜铁也不出招他有些生气,所以这一枪刺出的力道有些过猛,被横向一剑的杜铁扫个正着。
  杜铁一见枪尖被扫开了,哪里还有什么顾虑?飞野似的冲了过去,上去就是一剑。
  站在四周的人只有一个感觉“没想到杜铁脚下移动速度这么快”。楚岩感觉那速度几乎接近李郁的速度了。
  那书生的长枪一被扫到已然感觉不妙,突然就见到杜铁冲了上来剑也跟着到了,只能用长枪去挡。
  “当”
  枪剑相交发出一声脆响。
  楚岩明显感觉胡艳的身体一挺。那宝剑可是她的心爱之物呀,她急的就快喊出声来了。
  但场上杜铁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已经冲到了那书生身边后就是拼命的落剑“当”“当”“当”让场边的人看得一阵心惊。
  这那里是比武呀,这是以死相搏的打法。
  胡艳终于不忍心再看下去了,她把头一扭,口中忿忿的说道:“哪有这样用剑的,这叫什么剑法嘛”
  杜铁一阵穷劈猛砍无果后,局势也渐渐稳定了下来。
  而此时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书生也稳定了心神,他的实力也终究要起做用的。他刚才被杜铁攻得这么狼狈已经觉得很没面子,心里更是气愤得要命。现在见杜铁上半盘在进攻,下半盘却洞门大开,他看准这个机会,用出全身力气就向杜铁腿上踢去。
  “啊”
  “哦”
  “啊”是杜铁叫出来的,因为他被踢得连退三步一下坐在地上。而“哦”是那书生叫出来的,只是他不想让别人看出他很痛苦的表情。因为毕竟是自己踢了别人一脚,自己如果叫出声来有点太伤自尊了。
  但楚岩和李郁很想笑,想忍也忍不住,因为让谁看到那个书生的囧样,都只能让人捧腹。
  当然楚岩和李郁也很佩服那个书生,“是的,如果你用尽全身力气踢到一块铁上,还能忍住不叫出声来,这也绝对是一样本事”
  杜铁一骨碌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可是那书生脸色却绿了,他站在原地一步都不敢动,估计是脚趾骨折了。
  楚岩、李郁、杜铁等人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对面两个黑衣人却看得一头雾水,就算那书生刚才有些大意但这也明明是老三优势的局面,他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这回杜铁知道怎么打了,他依然在那书生面前四处游走。
  那书生此时是把手中的枪真的是舞得花团锦簇,密不透风。是的,他绝不能再让对面的铁疙瘩靠近自己一步了。如果再让那个家伙靠近了,那书生肯定是不会再去踢他了,同时跑也跑不了,那还怎么打。
  杜铁跳来跳去,左晃右晃,都晃不开那枪花。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有五、六分钟。
  对面那个宽袍大袖的黑衣人吼道:“老三,你还在磨蹭什么?”
  那书生根本没理那位老大的话,手中依然在玩弄他的枪花。
  在枪花外游走的杜铁突然舞出短剑,当所有人都认为他又要去砍那枪花的时候,突然杜铁的手中的短剑脱手飞向了那个书生。
  那书生脚下不能移动,根本躲不开那飞剑,他只能停下手上的枪花,用长枪去挡。
  “当”
  短剑被挡飞了。
  但随后那书生就看见一头公牛一样的人冲过来,不对,公牛是肉的,而杜铁是铁一样的家伙,那就只能用象汽车一样的家伙狂奔了过来更恰当。
  “彭”
  那书生和着那书生吐出的血还有几颗牙齿一起飞了出去。
  那书生昏死在那里。
  “赢了?”胡艳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因为她刚才扭过头去没看到那书生踢到杜铁那一脚,她不知道杜铁为什么会赢。
  对面两个黑衣人傻了眼,他们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后半程老三就像个木头一样挫在那里和人打,当对方冲过来时躲也躲不开。他们只得上前把那书生拖回来,又是拍脸,又是掐人中的,好不容易把那书生叫醒过来。
  “老三,你怎么样?你怎么……不动呀?”那个老大在问道,他显然怕对方用出了什么幻术或是毒药之类的东西。
  “你,认我做师父”杜铁怒视着那书生。
  那书生用迷离的眼神转了转,好象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这位兄弟,你没看到他已经伤成这样了吗?”那位老大对杜铁说道。
  “这是我跟他的事,不关别人的事,跪下叫师父”杜铁根本没看那位老大,依然在对着那书生说道。
  “你……”那位老大觉得很没面子,但也无可奈何。
  那书生犹豫了一阵,刚要起身,猛然“啊”的叫了一声,楚岩几人早就看到了那书生的脚已经变了形了。
  李郁走到杜铁身边,说了声:“他脚已经骨折了,让他坐在那里叫一师父算了”
  “不行,下跪叫师父”杜铁同样毫不理会,高声喊道。
  李郁摇摇头,耸耸肩走开了。
  那书生见躲不过这一劫了,只得挣扎了起身,单腿跪倒一抱拳,叫了声“师父”
  “哼”杜铁这才转身回来,把短剑递还胡艳。
  胡艳收起短剑,看了杜铁一眼,见杜铁没有抬头,她也没有和杜铁说话,。
  “第二场你们谁来?”那个忍者样的黑衣人走了出来喊道。
  “嘻嘻,那这一场我来吧,下一场让楚大哥上吧”李郁对着胡艳献媚般说道,实际他还是关心胡艳,因为对方剩下两人的武功都很鬼异。
  “哼”胡艳不理李郁。
  李郁无奈一笑走到了场中间。
  瞬间已经将一条长鞭握在手中,说道:“请了”
  这个忍者的武功楚岩几人刚才在山坡下只见识了一些,知道他的武功绝对要强过那个书生。一方面这家伙的刀快得惊人,同时隐蔽术也着实厉害,他在山坡上伏击那个高个男子的时候,楚岩不用精神力扫一下根本发现不了那个忍者的藏身处。而且那个高个男子恐怕中刀时都不知道有人要伏击他,那高个男子的身体在中刀后依然冲出了十几米后才摔倒,可见这位忍者的恐怖。
  “嗯”对面的黑衣人将一把东洋武士刀横在面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那位忍者动作一停,也不打招呼,步下变成碎步就提刀向李郁冲去。李郁早有提防,把手中长鞭一搅,一招‘金蛇吐信’向黑衣人攻去。
  一招就逼迫那位忍者不得不停下脚步,退了出去。如果忍者被长鞭罩住恐怕就再难脱身了。现在他二人的打法与杜铁和书生的打法刚好相反,刚才杜铁与书生相斗,是杜铁拼命想索求近战,而现在李郁和这位忍者相斗,却是那位忍者拼命的想靠近李郁,而李郁当然想和他保持距离。
  李郁的长鞭可不是长枪只攻一点,只守一点。李郁先取了个守势,把长鞭在身边舞开了形成一个鞭阵,一方面罩住全身,同时也用这鞭阵逼迫那个忍者步步后退。因为这是大家初次交手,李郁在试探性的看对手反应。
  但见那忍者退出七、八步之后,李郁的脚下步法灵活,他突然来个加速,就要把那位忍者罩在他的长鞭之中。
  那忍者见势不妙,突然向李郁斜后方冲去。企图躲开长鞭的围搅,但李郁的长鞭猛然掉头,带着无穷之势向那忍者扫去,那位忍者突然间不知用出了什么鬼魅身法,强行向外跳出三米多远。
  “啪”
  长鞭贴着忍者的身体击在一块大石头,那石头瞬间被击得粉碎。
  突然那位忍者的脚下骤然加速,就像刚才他躲过李郁那一鞭时的速度一样,但这回他不是向外冲,而是向李郁冲去。
  楚岩在旁边看这步法倒有点你是小型的‘残影迷踪’,估计那位忍者也学习了一些相关的步法。
  但加了高级轻功的李郁又学习了楚岩的‘残影迷踪’自信在步法上不会输给对手,他反倒像是在戏弄那位忍者一样,你向左冲过来,我就向右冲过去,依然和那位忍者保持着距离,那忍者再冲,李郁就再躲。两人就这样你一来我一往,来回跑了四、五个照面,他们就像是在滑冰场上的滑冰一样相互追逐着。
  只要保持这个距离,就是对李郁有利。李郁在又一次晃出去之后猛挥鞭‘金龙摆尾’向那忍者扫去。
  那位忍者也正在急速前进,突然迎面飞来一鞭可想而知那其中的凶危。他只能将身子完全爬在草地上,但那前进的惯力还在,于是他就一路的翻滚了出去,样子可以说是狼狈不堪。
  那忍者不等身子停下,就马上单膝跪地的蹲在地上,他在考虑改变战术了。此时那忍者再抬头看向李郁的眼神已经由刚开始的轻蔑和犀利,变得多思而稳重。
  是的,这位忍者刚开始是有些轻视李郁的。因为他看到自己的三弟输给杜铁,完全是大意和运气坏得不能再坏的一个结果。如果三弟不赌气刺出那一枪,也不会被杜铁把抢扫开,就算枪被扫开了,老三也完全可以像他用出第二招那样,用枪秆把杜铁架开,因为他的力量是在杜铁之上的。最后就是谁能想踢出那一脚,偏偏对手加了个钢铁人体质。所以老三输给杜铁完全是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事情了。
  所以他认为对面这个团队的人武功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一群靠稀其古怪技能取胜的团队,对于这些人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就不会有事的,而且忍者的很重要的一项修炼就是,尽可能的不受外界干扰,在战斗中永远做自己认为最正确的事情。
  但他和李郁一交手才发现,对手武功是如此的强,甚至在力量和步法还要在自己之上。而且忍者的武功本身就是以偷袭见长的武功,如果这样和别人硬碰硬的去打,等于拿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去碰。
  想到这里,那忍者飞快从怀中掏出一颗烟幕弹丢在李郁的面前。
  “轰”
  李郁迅速跳离那烟慕,胡艳着急的冲着对面的黑衣人喊道:“喂喂,这烟有没有毒,比武可不能用这些下三烂的手段”
  那位忍者早不知去向,那边站着的老大知道那位忍者一定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所以他压着嗓子喊了两字“没毒”
  然后场上便没有了一点声息,李郁小心翼翼的把四周看了两圈也没发现那个忍者藏在哪里。
  楚岩也看不到,只得用精神力扫,楚岩扫到场中一块矮矮的小土坡的阴影下散发出了淡淡的精神力。楚岩又用肉眼看,还是看不出来,他又用精神力扫,如此反复几次终于看清了。
  原来那忍者是把身体倦成了那土坡暗影的形状,一动不动的爬在哪里,同时这山上的小土坡又多,就算是让人去找也绝难发现。
  “妈的,跟我完藏猫猫呀”李郁找不到那个忍者口中嘟囔着。
  李郁又转了两圈,还是找不到。他自己虽然找不到,但他知道谁能找得到,所以眼光不由自主的就向楚岩的眼睛上看。
  楚岩也不是有意指示给李郁看,他只是在学习那忍者的隐身技能,所以才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那个方向。
  但李郁只看到了楚岩眼光大概瞟的方位,所以他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一堆小土坡的方向,并且脚下也向那个方向缓缓的移了过去。
  只能说那个忍者的隐蔽术实在是太好了,李郁也注意了前面的几个小土坡,他也详细的看了那几个土坡,但还是没有发现异常,他还在向前走。
  “小心”突然欧阳雪尖叫了一声。
  对面的黑衣老大一下瞪向欧阳雪,欧阳雪吐吐舌头不去看他。
  李郁忙收住脚步,同时发现了在他前面两米远的土坡下面突然浮现出一个人影来,一道寒光向他砍来。那人已经跃过了长鞭的攻击半径,也幸亏有欧阳提醒,李郁马上闪身一个‘残影迷踪’向后退去,那忍者怎么能让李郁离开他的攻击范围,脚下也是步步紧跟,这个距离刚好在他长刀的攻击范围之内,他连出七、八刀。
  李郁躲得辛苦,他忽然脚下急停,这回一下进入了李郁的拳脚攻击范围,而那忍都的长刀反倒攻击不便,只不过李郁只能用单掌和对方打,但李郁有奇招,他知道对手不想距他太近,所以他就在对手正要远离自己的时候,再次出掌击去。
  那忍者同样没有想到一个人的胳膊能伸出一米半长,等那忍者发现李郁的手快抓到自己的时候,才想起要闪身,但李郁和九阴白骨爪还是把他的肩头的衣服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