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宫蔷燕歌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灯影朦幻语声迟

第三百九十五章 灯影朦幻语声迟


  楚皇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宁砚泠拉着在人群中一路小跑。
  他自小生长在未央宫,中宫规矩最大,而嬷嬷们又时常耳提面命,教导他身为皇长子,绝不可行为无状。故而这般小跑,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宁砚泠裙袂生风,在人群中灵活得像一梭鱼。跑着跑着,她只觉得脚下越来越轻快,入宫这一年多来的经历被她整个儿抛在了脑后,那些辗转反侧,那些怅然若失,那些悲欢离合,统统都消散在身后了罢。
  恍惚间,她只觉得自己仿佛不曾入宫,可是倘若不曾入宫,那么身边的人又是谁呢?
  于是,她的脚步渐次放慢了下来。有些事,逃不掉也避不开,只有面对了罢。
  “你怎么停下来了?”楚皇问道。
  宁砚泠捂着肚子,皱着眉头道:“我肚子疼,大约是跑岔气了。”
  楚皇听了,四下里看了看,只见前方有座二层小楼倒是灯火通明的,里面人影憧憧,外头牌子上写着个“茶”字,便道:“那边是一家茶馆罢,我们先进去坐一会儿,如何?”
  宁砚泠这会儿只觉得一吸气肚子就疼,也没细看,便点点头道:“这也使得。”
  于是,楚皇便搀着她往那茶馆走去。茶馆里有个说书先生,也不知在说什么故事,大约是说到精彩的地方了,座下茶客纷纷叫好,气氛热烈到了极点。
  宁砚泠一踏进那茶馆,登时脸色煞白,楚皇只当她肚子疼得厉害,也不等小二来招呼,忙找了个空位扶她坐下。
  这边儿刚坐定,那边儿店小二就来了,他只打量了一眼,见楚皇穿的京都卫的衣服,便笑着问道:“官爷,喝点什么?”
  楚皇哪里喝过这外头的茶,只随口说道:“来一壶枫茗罢。”
  小二听了一愣,道:“枫茗?没有……听说过,官爷还想喝点什么?”
  “就来壶龙井菊花罢。”宁砚泠料到楚皇不会点茶,怕越说越错露出马脚来,便皱着眉头勉强道。
  “好嘞,官爷稍等,这就来!”小二记下了,只片刻功夫就手脚麻利地上了一壶茶。楚皇拿了个茶杯,倒了些茶水涤了涤,重又倒上热茶,递给宁砚泠。
  “你好点了么?疼得厉害么,方才进来的时候看你脸都发白了。”楚皇见宁砚泠喝了茶,便关切地问道。
  宁砚泠道:“现在好多了,我大概是太久没有跑了,刚跑两步就岔了气……”她说着,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想了想,告诉楚皇,方才自己脸色发白并不是疼的。
  “这家茶馆就是周老板的店。”宁砚泠叹了口气道,“还真是巧,进了他的店。”
  楚皇愣了一下,他还记得宁砚泠告诉过他的那个故事。故事里宁砚泠顺手救了个说书先生,却被京都卫缠上了,连宁修远都被逮进了南镇抚司的衙门。
  而茶馆的周老板,正是那个带着宁砚泠勇闯南镇抚司衙门的人,也正是他随口的一句话,才让宁砚泠参加了选秀。
  楚皇想着想着,径自皱起了眉头,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好似一环扣一环。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将那天南地北的人摆放到一处,继续他们或情愿或不情愿的命运。
  “糟了!”宁砚泠低呼道,“我们是不是把霍统领给甩下了?”大约是想起了南镇抚司的缘故,她突然就想到了霍统领。
  霍明煦并不敢露面,按照约定,他只隐在人群里保护楚皇与宁砚泠。先前他还特特调了一二十个北镇抚司里功夫最俊的京都卫,打算将这长安街重重围住。
  可是楚皇同他说,自己出宫不过是想逛逛,到时候别弄得侍卫比百姓还多,那还不如不出来。
  况且这长安街原本就是京都卫重点巡逻的地方,就当是考察一下京都卫的本职工作了。于是,霍明煦也不知怎么迷了心窍,竟同意了楚皇的说辞,只提心吊胆地暗中保护他们俩。
  而方才宁砚泠带着楚皇一路小跑,进了这家茶馆,只怕是霍明煦一时半会儿是找不着他们了。
  宁砚泠光是想想,后背上就冒冷汗,拉着楚皇便要走,别待会儿整个京都卫北镇抚司都出动了,那才有的瞧呢!
  “你带钱了么?”楚皇笑着问道。他虽然没出过宫,但也知道在茶馆里喝了茶便要付钱的道理。
  宁砚泠不由得想起元宵那日的窘境,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钱袋子,嗔道:“你看,这是什么?”
  说罢,她便唤小二来结账。
  “两位何必急着走呢?”那小二迎上来笑道,“宁小姐不记得我了?”
  宁砚泠听他竟报出了自己的姓氏,不由得一惊,细细回想起来,这小二大约一直都在店里,经了上次那件事许是对自己还有印象。
  谁知,那小二又道:“东家还记得宁小姐呢,这会儿请二位上二楼雅座一叙。”
  宁砚泠看了看楚皇,这周老板真是好大的口气,他大约是不知道今天这来的到底是谁。
  不过也怪不得他,楚皇一身的京都卫小旗服色,估计那周老板便当他是京都卫的小旗了。
  宁砚泠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去。却听得一句“不去。”楚皇的语气异常坚决。
  那小二听了这话,登时面上的神色就有些难看了。他强笑道:“我东家盛情相邀,这位官爷恁的不给面?”
  楚皇连眼睛都不抬:“我并不认识你家主人,又何来给不给面一说?”
  估计那小二从未遇见过有人这样同他说话的,也从未遇见过有人这么不给周老板面子的。他半张了口儿,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面皮窘得紫涨。
  宁砚泠只得出来打圆场道:“周老板的美意我们心领了,只是我们方才与一位朋友走散了。恐他着急,现在便要去寻他,改日再和周老板一聚罢。”
  “宁小姐说话好不通。”那小二只认定宁砚泠是在敷衍他,便道,“若说是与朋友走散了,为何方才不去寻,偏偏还要进咱们这茶馆来喝茶?这会儿东家相邀,才说要去寻人,宁小姐莫不是在敷衍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