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变故

第四百七十八章 变故

客栈内,东岛众人正在等候谷神通。
  
  谷神通还没等到,却等来了谷缜。
  
  狄希笑道:“谷笑儿,你不是离开了么?怎么又回来了?”他因为一些原因,对这个东岛少主一直不对付。
  
  见到谷缜回来,倒是施妙妙和谷萍儿很开心。
  
  陆渐更是裂开嘴,露出笑容,道:“谷缜,你回来了,我正要陪阿晴去找……”话未说完,旁边姚晴推了他一下。
  
  谷缜神色疲惫,眼睛更是带着血丝,没心情和这些人扯淡,问道:“谷神通呢?”
  
  施妙妙柔声道:“岛王他今天有人相邀,已经出去了。”
  
  谷缜眉头一皱,突然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陆渐见他脸色难看,关心道:“谷缜,你怎么了?”
  
  谷缜叹道:“昨日我离城后,一个人没有走多远,就碰到了燕未归押送一批人出城,往东而去,你可知押送的这些人都是谁?”
  
  “谁?”陆渐道。
  
  谷缜神色凝重,“其中有地母、仙太奴,还有陷空叟沙天河,石将军崔岳,仙碧、虞照和左飞卿都在其中,我看的清楚,众人除了虞照和仙碧,皆气息微弱,身受重伤。”
  
  在场众人神色大变,便是东岛四尊也有些震惊,又掺杂着疑惑。
  
  陆渐顿时急了:“他们现在人呢?我们快去就他们。”
  
  姚晴听到师尊地母身处危境,倒没有多大的反应。
  
  谷缜摇了摇头,“当时我小心的跟着,跟了一段距离,发现这些人目标很明确,一直往东。对方人多,我根本救不了。所以回来想要搞清楚一些事。”
  
  叶梵道:“谷笑儿,你要搞清什么事?”
  
  谷缜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谷神通昨晚有没有出去?”
  
  白湘瑶皱眉道:“你怀疑那些人是你父亲下的手?”
  
  谷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若真是他动的手,反倒好了。”
  
  陆渐越听越迷糊,疑问道:“谷缜,为何说是谷岛王动手是好事?”
  
  谷缜叹了口气,道:“若是谷神通动的手,也就仅仅如此罢了。可若不是,那就说明老头子来到了南京城,事情更加棘手了。”
  
  “老头子?他就是你说的师父吗?”陆渐又问了一句,没有注意到众人惊颤的神色。
  
  赢万城经历了当年的西城征伐东岛,对于万归藏的可怖深有感触,此刻脸色煞白,嗫嚅道:“谷缜,你是说万归藏来到了南京城?”
  
  谷缜沉默,皱眉深思。
  
  狄希眼神闪烁,笑道:“即便万归藏来了,岛王神功,又有何惧。”他这话说出,却无人回应他,导致狄希神色讪讪,略有些尴尬。
  
  叶梵则面露冷笑,他一直以来对谷神通忠心耿耿,对谷神通极为信服崇敬,此时出声道:“万归藏龟缩这么多年不出,武功不知还有几成,岛王神功大成,万归藏也不一定是其对手。”他说话倒是没有太过绝对。
  
  谷缜叹了口气,没心情理这几个蠢货,过了半晌,皱眉道:“谷神通怎么还未回来?”
  
  话音刚刚落下,门口一声轻软悦耳的声音传来。
  
  “师兄。”
  
  谷缜回头一看,见到那婀娜生姿、俯仰勾魂的俏丽身影,心中再无侥幸,叹气道:“艾伊丝,老头子果然来了。”
  
  艾伊丝轻笑一声,“谷缜,师尊还要找你呢。”
  
  谷缜打起精神,笑嘻嘻道:“找我干什么,难不成要将你许配给我?”
  
  此言一出,艾伊丝面颊微红,施妙妙神色凄苦,谷萍儿脸色难看,眼神冷冷的看着艾伊丝,见这夷女玉颜花娇,心里暗骂狐狸精。
  
  艾伊丝望着谷缜,眼中闪过一丝歉意。
  
  谷缜见到,略显奇怪,还未问明白,门外又走进来几人,其中有一人他记得是西城之人,好像叫什么风隐,另外几人更让他神色诧异,沈舟虚和宁不空,及一些西城弟子。
  
  东岛弟子见到这几人,神色不禁紧张了起来。
  
  叶梵看着沈舟虚,问道:“沈舟虚,怎么,难不成今日便要论道灭神?”
  
  沈舟虚轻笑摇头,“抬上来。”
  
  随后,两名西城弟子抬着一件蒙着白布的尸首,走了进来。
  
  艾伊丝低头看了眼尸首,对谷缜道:“谷缜,还请节哀。”
  
  谷缜眉头一跳,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强笑道:“节哀?难不成老头子死了?”
  
  叶梵是个急性子,大手一挥,劲气流转,将尸首面上的白布吹开,尸首的面容露了出来。
  
  众人望着那熟悉的面孔,略微发愣,空气似乎都凝滞了一会儿。
  
  “爹……”谷萍儿一声惨呼,惊醒了众人。
  
  谷缜望着那地上的人,蹬蹬退了两步,头脑中一片空白。
  
  叶梵双眼赤红,大吼一声,双掌横推,双股狂飙,顿时气流狂卷,“滔天炁”猛然砸出,正对沈舟虚。
  
  “铮……”
  
  两道金光闪过,好似两道长虹,金光弥漫,偏偏内里又传来剑鸣声,铮铮作响,正是狄希的拿手绝技“太白剑袖”。
  
  在这金光弥漫中,隐隐有银白之色连闪,好似星空,又好似片片鱼鳞,正是施妙妙的千鳞绝技。
  
  沈舟虚伸出右手张开,掌心转动,五指连连点动,刚要出手。
  
  风隐脸色凝重,抬脚向前,走了两步,顿时整座客栈都剧烈晃动,有些功力低微的弟子,身形微晃,东倒西歪,有些站不住脚。
  
  “吼……”
  
  雷霆炸响的同时,风隐右拳瞬间砸出,身上犹如琉璃,内里光芒如水般流动,拳风如刀,客栈大堂凭空有狂风呼呼作响,吹得众人睁不开双眼,直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嘭……“
  
  “铮……铮……”
  
  叶梵急退,两手颤抖不止。
  
  狄希双手的金色长袖犹如戏服,华丽异常,此刻却再也收不回去,袖子里面的短剑,此刻已经碎成了片。他刚才只见这年轻人左手伸出,在这“太白剑袖”上连连弹动,自己如遭雷击,半个身子都麻了。
  
  风隐两手一抱,一推一按,一片银白色的鱼鳞状物体簌簌落了一地,施妙妙眼神散乱,不敢将之收回。
  
  众人被刚才那声大吼震得头晕眼花,此刻回过神来,见到这个场景,顿时沉默了下来,整个客栈一片静谧。
  
  陆渐是对方唯一的一个炼神高手,刚才只觉脑袋微晃,随即便回过神来,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他脑袋转的慢,还未想明白什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他没说什么,虽不是东岛之人,但仍默默的走到了谷缜身前,脚步坚定。
  
  风隐看了,笑道:“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给你们一个月时间,东岛所有人离开中土,终身不得履足,否则杀无赦。”
  
  他此次跟来,便是为了陆渐这个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