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唐封魔录 > 八、盗尸
..,大唐封魔录
  
  “不对,是幻术。”郭暧意守神元,稳住了心魂,随着方才妖女的笛音,蜿蜒行进的雪痕,消失了踪迹。
  
  “是幻术,大家堵上耳朵。”
  
  郭暧这样说着,心里却也不敢大意。看这情形,高仙芝墓前的一战,这蛇女也是有份参与的了。那天所发现的唯一一具尸体,的确是中了蛇毒死的。这其中想必还另有蹊跷。
  
  虽经郭暧提醒,可时机已晚。只见护住骄横少年的几个家丁,忽然瘫倒在地上,面孔扭曲而狰狞,身体蜷缩不断的抽搐着,好似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看情形,就像真的被毒蛇咬过了一般。郭暧心里明白,这是幻术导致的效果,不过令他惊异的是,这妖女的幻术竟然如此厉害。只是不知道,她到底要怎样使人真的中了蛇毒呢?
  
  先是千牛卫提醒大家小心毒蛇,又有郭暧提醒大家堵上耳朵。蛇女脸色一沉,丰腴的身子摇摆的更加妖娆起来。
  
  笛音,也变得更加靡靡不堪,就好像有三五妙龄的少女,伏在肩头,搂抱着,抚弄着,不断的喘息着,一阵阵浓郁的香气袭来,令人的身心酥软。
  
  郭暧警觉起来,这香气虽无蛇毒的成分,不过却能加强幻术的功效。
  
  只见假冒的郭暧和独孤欢挺身护在骄横少年身前,面露痛苦之色,想来幻术已经对他们开始发生作用。
  
  就连木桩上的千牛卫,功夫虽然不错,此时也只有自保之力。
  
  不行,必须先破了这香阵,可手边却又没有合适的解药。郭暧无奈四下打量,只见每个房间门前都摆放了一两个马桶。呵呵,看来只好委屈各位了。
  
  方才那**个家丁模样的人,喝酒最多尿应该也不少。郭暧当下取出豹索飞爪,嗖嗖几下,抓来几只马桶。果然几个里面早已满是尿溺。
  
  郭暧空中换力,几个马桶登时摔碎在众人跟前。一股屎尿和呕吐物的恶臭登时弥漫了整个院落。
  
  几个倒在地上不断痛苦挣扎的人,更是被屎尿浇了一身,腥臊扑鼻,当下翻身趴起,不断呕吐起来。
  
  “混蛋,竟敢坏我好事。”蛇女终于恼羞成怒,左袖一扬,两宗白芒直飞郭暧。
  
  “暗器?”
  
  郭暧心中一惊,蛇女的暗器上想必也是淬了毒的,不敢硬接,当下几个腾跃,闪在一边。
  
  熟料,那两道白芒落在地上,竟又倏地飞起,或蜿蜒游动,或借力高飞,不断追击着郭暧。
  
  “怎么?真的是毒蛇不成。这次可不是幻术了。”
  
  郭暧不敢大意,催动元力飞身闪躲,一时陷入被动。
  
  “过来。”千牛卫对着郭暧大喊。
  
  郭暧来不及多想,应声而至,身后紧追的两条白蛇亦迅速跟了过来。
  
  “吱——吱——”似是老鼠的叫声。
  
  一道银光闪过,一匹小兽早已将其中一条白蛇捕获,当下咬断了蛇头丢在了一边,转身又去追赶另一条白蛇。
  
  妖艳蛇女知道自己遇到了天敌,当下收回了白蛇。那道银光亦回到了千牛卫的怀里。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千牛卫,怎么会有雪影银貂?”
  
  “怎么?你怕了?”
  
  “咯咯咯咯,不要故弄玄虚了,你不是那个人。不要以为现在你有银貂在手,我就奈何不了你。前面的路,还很长。”
  
  身着千牛卫制服的人似乎并不想回答什么。只是沉默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
  
  “不想说么?也罢,天不利我,若非这寒冬季节,纵然你有银貂,也不是我的对手。”
  
  妖艳蛇女知道再打下去,自己占不到什么便宜,当下同枯瘦男子飞身遁去。
  
  时间已是丑时,见战斗真的结束了,躲在暗处的客栈伙计们才敢出来。知道有独孤欢和郭暧在,店家也不敢自作主张,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盼着几位大爷给个交代。
  
  穿千牛卫制服的人掏出腰牌,警示店家,不要报官,更不要对外声张。
  
  而且他似乎也认识那一伙假扮郭暧的人,让他们先把尸体收敛停当,一早留人送回长安,不要惊动任何人。
  
  诸事安排妥当,那伙被屎尿浇到的人一个个叫苦连天的去洗浴了,唯独那名骄横的少年独自安排了一间浴房。想来身份的确特殊。
  
  郭暧上前一把搭住千牛卫的肩膀,装作很熟络的样子,拉进了自己房里。
  
  一进门,郭暧斜倚在了床上,而那名千牛卫依然直挺挺的立在门口。
  
  两个人的脸上都覆着厚厚的人皮面具和油膏,看不出太多的心思,不过倒也分辨得出来,一个要随意自在些,一个要严肃谨慎许多。
  
  郭暧捻了捻耳朵,笑嘻嘻的看着那名千牛卫,他心里猜测眼前的人就是独孤欢本人,而那名和假郭暧在一起的独孤欢,也是假冒的。
  
  毕竟,郭暧和独孤欢不熟,而独孤欢这个人也是一向以冷漠严肃闻名长安的,据说很多他的僚属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浑身不自在的。
  
  面对着这样一个戴着面具还要如此严肃木讷的人,无数的开场白在郭暧脑子里闪过,却又都觉得不够妥帖。
  
  “你在想,该怎么和我说话嘛?”冷冰冰的人,抛出一句冷冰冰的话。
  
  “呵呵,哈哈,哎呀,是啊。”这下反倒轮着郭暧不自在了,没想到被对方抢了先。
  
  “是不是在你们眼里,我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千牛卫冷冰冰的说着,身子稍微的往屋里挪了几步。
  
  “恩,多少有点儿,也许你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同别人分享你的故事吧,”郭暧放松下来,继续说道“这么说真的是你了,独孤少卿。”
  
  “呵呵,是我——郭公子。”
  
  “哎呀,早被独孤兄看出来了呢?”
  
  “呵呵,就算戴了人皮面具,可你那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样子,也太惹眼了啊。”
  
  “哈哈,好吧。不过还是要多谢你方才出手,不然我屁股都要被毒蛇咬开花了。”
  
  “大家同为朝廷效力,无需挂怀。”
  
  “哈哈哈哈,独孤兄好气魄,此刻倒真想独孤兄能早来几个时辰,那样就可以同独孤兄好好喝上几杯了。”
  
  “呵呵,要喝酒,机会总是有的。”
  
  “好,好,好,哈哈哈哈,独孤兄这句话小弟可是记在心里了,”郭暧见气氛活络起来,话锋一转,“不过,小弟生性好奇,不知独孤兄什么时候养了那等神兽,竟能克制那蛇女的毒蛇?”
  
  “那不是什么神兽,也不是我养的。”
  
  “哦?”
  
  “那小兽名唤雪影银貂,据说是毒蛇的克星,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它的能耐。”
  
  看独孤欢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而且似乎还有什么秘密不吐不快似的。
  
  看来这其中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隐情。
  
  郭暧下了床,往炉子里新添了几块木炭,把火烧的旺旺的,静听独孤欢继续讲下去。
  
  独孤欢也放松了许多,挨着郭暧坐了下来。
  
  “本来察访边令诚的事,引出的几宗案子就够人惊奇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事情直接找到了我的身上。”
  
  这件事竟要从十多天前说起。
  
  原来独孤欢也觉得乌鸦集团一案结案的太过草率,很多迹象都表明这个集团不会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剿灭了,于是在这段时间一直十分的留意长安城内的风吹草动。
  
  有一天,他在乌鸦集团所缴获的诸多文书里,发现了一个名字,此人目前依然在工部任职,虽然只是一名无关紧要的小吏,却也引起了独孤欢的注意。
  
  在做了一番准备工作之后,那一天他终于决定潜入那名小吏的府宅,深入探查一番。
  
  说来也巧,就在那天晚上,还真被他撞见了那名小吏与几个可疑人物的密谈。
  
  几人商议的话题竟然是要去盗取高仙芝的尸体。
  
  从他们的话里可以判断,这背后明显是另有主谋在指使的,而且高仙芝的尸体似乎关系一件天大的秘密。
  
  几个人商议妥当,定下了盗尸的时日和人员,便很快散去了。
  
  这真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高仙芝死去已然数年,遗体恐怕早已化作白骨,还能藏起什么天大的秘密么?
  
  独孤欢虽然觉得这事情有些荒诞不经,但看几个议事的人言之凿凿,也不敢大意。后来又继续留意观察,那名小吏也再没做出什么可疑的举动。
  
  直到贼人定下的盗尸日期的来临。
  
  独孤欢顺藤摸瓜,跟踪了那名小吏,果然见他再次与那几人密会,入夜后,几个人换了夜行衣装,翻城墙往潼关方向奔去。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独孤欢追踪小吏一伙人来到了高仙芝的墓地附近,距离墓地还有些距离的时候,那些人停了下来,谨慎的看着墓地周围的动静。
  
  墓地周围赫然已经有了一伙贼人。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那伙人正在用一些很强力的腐毒销毁地上的尸体。那些尸体正属于原本为高仙芝修建新坟而请来的工匠和僧道。
  
  小吏一伙在暗中观察了一会儿,直到墓地里现出一男一女的身影,那名小吏便带人赶了上去。
  
  他们是一伙儿的。
  
  那名小吏俯在男人耳边嘀咕了一阵,便领了自己带来的几个人去帮忙处理尸体去了。那原本是一名文弱书生,销毁起尸体来却一点怯懦都没有。
  
  “那一男一女,便是今夜出现的那二人,”独孤欢看着郭暧,解释道,“很快我便发现,是我中了对方的圈套。”
  
  因为那一男一女在听完小吏的话后,互相看了一眼,便径直朝着独孤欢藏身的地方走了过来。
  
  甫一靠近,那女子便先行出手,一道寒光穿过簌簌的落雪,直逼过来。
  
  一男一女一出手,便是上乘的杀人手段,似乎很是了解独孤欢的能耐,并不想浪费时间在些花巧的招式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