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老师是学霸 > 第四百零六章 我回来了!

第四百零六章 我回来了!

第四百零六章
  
  康斯坦丁答应了顾律提出的条件。
  
  第一,他认为自己不能白来华国一趟。
  
  第二,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要是他们这边三个人,还赢不了顾律和西蒙两人的话,那还不如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因此,康斯坦丁在犹豫之后,选择答应顾律。
  
  当然。
  
  这是在康斯坦丁借着酒劲的情况下。
  
  否则,拥有正常理智的话,康斯坦丁未必会答应的如此干脆。
  
  “你真的答应?”顾律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宛若阴谋得逞了一般。
  
  “当然。”康斯坦丁语气坚决,“你们华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吗,我既然同意了,当然不会反悔!”
  
  “可我担心你到底是不是君子啊?”顾律默默低声嘀咕了一句。
  
  “啊,你说什么?”康斯坦丁没太听清。
  
  “没什么。”顾律摆摆手,接着起身,对康斯坦丁说道,“你等我一下。”
  
  几十秒后,顾律拿着一张纸从卧室走出来。
  
  顾律将纸和笔推到顾律面前,“签字。”
  
  康斯坦丁愣了一下,“这是什么?”
  
  “赌约。”顾律请吐出这两个字。
  
  “你是怕我不认账?”康斯坦丁猜到了顾律的意图。
  
  “没错。”没有否认,顾律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指着自己的鼻子,语气中带着怒气,“你看我像是言而无信的人吗?”
  
  顾律上下打量了康斯坦丁一番,摸着下巴点点头,“不是像,而就是!”
  
  康斯坦丁:“……”
  
  “还签不签,不签的话,这场赌约就算了,就当啥都没发生过。”顾律语气中有些不耐烦了。
  
  “签,为什么不签!”康斯坦丁拿起笔,在纸上唰唰唰写下自己的名字,“到时候,我们两个谁都别想赖账!”
  
  顾律微微一笑,把签上两人名字的纸收起来。
  
  顾律:“没别的事了吧?”
  
  康斯坦丁:“呃,没了。”
  
  “我要去洗澡了,你是不是应该……”
  
  “我懂,我懂。放心,我不会偷窥的。不过,你要是需要我帮忙捡肥皂的话,我还是不会拒绝的!”
  
  “………”
  
  顾律还是把康斯坦丁给轰了出去,因为顾律怀疑康斯坦丁这家伙有图谋不轨的念头。
  
  门口。
  
  被冷风一吹,康斯坦丁昏昏沉沉的意识瞬间清醒不少。
  
  接着,他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赌约,一般不应该是一式两份的吗?
  
  为啥只有顾律手中有一份。
  
  而自己手里目前是空空如也。
  
  不……
  
  准确的说不应该是空空如也。
  
  因为他手中还拿着一颗啃剩下一半的苹果。
  
  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自己来过顾律房间的证据。
  
  可半颗苹果的话……
  
  有个毛线的用处!
  
  康斯坦丁瞬间自闭了。
  
  因为这样意味着,顾律可以随时毁约。
  
  而自己这边,却被顾律手中的那一纸赌约所限制!
  
  康斯坦丁拼命的敲顾律的房门。
  
  可这时的顾律正在洗澡,完全没听到康斯坦丁的敲门声。
  
  …………
  
  次日。
  
  顾律和包松全买的是下午的机票。
  
  因为上午包松全还要带着顾律,去和华国数学界的几位前辈见个面。
  
  也就是和他们的老师季昌义同一个辈分的几位老一辈数学家。
  
  顾律和包松全一大早就出发了。
  
  而康斯坦丁过来找顾律要赌约的时候,却是扑了个空。
  
  康斯坦丁一脸的蛋疼。
  
  他一会儿就要赶往机场启程回国了。
  
  那张赌约……
  
  看样子短时间内是要不来了。
  
  “艹!”
  
  康斯坦丁愤怒的吼了一句,跺了跺脚,转身离开酒店。
  
  而顾律这边,已经和老前辈们在一家茶馆里碰了面。
  
  这群老前辈部分在各大高校身居高位,而同样有一部分已经退居二线。
  
  清一色的,全部是院士职称。
  
  十几位中科院院士。
  
  除了晨兴数学奖和国际数学家大会之外,一般很少有场合可以让这么多位大佬汇聚在一起。
  
  对待顾律,十几位院士的态度显得都很友好。
  
  有夸顾律长得帅,一表人才的。
  
  还有说顾律年少有为,必成大器的!
  
  顾律是季昌义的关门弟子。
  
  而虽然季昌义老先生早已经退居二线,但在华国数学圈子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在加上华国数学会的吴文军理事长和顾律的和关系很不错。
  
  所以说,没有人会看轻顾律。
  
  并且,众人同样清楚一点。
  
  华国数学界的振兴,或许有很大的担子,要放在顾律身上。
  
  顾律现在才二十四岁。
  
  黄金年龄还有二十多年。
  
  二十年的时间,足够创造足够多的科研成果,使华国数学界在世界上的地位得到提高。
  
  顾律和这十几位院士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在谈及和康斯坦丁约战这件事时,众人不约而同的对顾律表示支持。
  
  在十几位院士看来。
  
  瑞士虽然是世界四大数学强国之一。
  
  但华国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受人拿捏的!
  
  既然要战,那就战!
  
  他们华国不带怕的。
  
  大不了就是输嘛!
  
  输并不可怕,没有接受输的勇气才更可怕。
  
  几位院士也把这件事当做是顾律的一次历练。
  
  强者很难说有一生不败的。
  
  而顾律目前的崛起之路可以说是一帆丰顺。
  
  先是在西蒙手中成功截胡,接着踩着康斯坦丁的肩膀成功上位!
  
  顾律还没有败过。
  
  而这一次,是个不错的机会,让顾律可以磨炼心性。
  
  让顾律在逆境中蜕变成长。
  
  日后在面对失败时,可以用平常心来面对。
  
  显然,针对顾律和康斯坦丁的这场战斗,几位院士同样不看好顾律。
  
  …………
  
  简单的吃了个午饭后,顾律和包松全回酒店一趟拿行李,之后便赶往机场。
  
  魔都虹桥机场还是一如既往热热闹闹的景象。
  
  顾律戴着口罩帽子,躲在包松全身后走上飞机。
  
  一小时五十分钟后。
  
  飞机成功抵达燕京。
  
  打了辆出租车,顾律直奔学校。
  
  教授公寓楼下。
  
  顾律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就见到西蒙刚巧从楼下走下来。
  
  西蒙似乎在低头捧着一本书看,并没有注意到顾律。
  
  “西蒙!”顾律远远的喊了一声西蒙。
  
  西蒙下意识的抬头,四目相对。
  
  “我回来了!”顾律脸上挂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