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抢救大明朝 > 第251章 什么?阉党都打入东林内部了?

第251章 什么?阉党都打入东林内部了?


  
      大功坊再来之后,风景依旧,但是等着觐见的朱国弼,心态却是大大不同了。
  
      他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坐上嘉宾,还能和一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南京勋贵、勋臣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抚军太子殿下。
  
      可是现在,他已然的阶下之囚,阉党罪人!往日和他一起高谈阔论的勋贵、勋臣,一部分已经死了——徐弘基、邹存义、刘允极、方一元、焦梦熊、张国才、黄九鼎、柳祚昌、汤国祚、郭祚永、李祖述等十一个大勋贵已经第一批被处决了!
  
      而没有死的,要么在等死,要么则以最佳的认罪态度,配合锦衣卫抄自己的家——这不是在抄家,这是在赎命啊!如果表现不好,就得去大员岛了......那里可是号称“十人去,六人死”的鬼门关!
  
      可朱国弼现在却很想去大员岛过完自己的余生......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罪孽实在太大了!而且家产又太少,实在不够赎罪啊!能落个流放大员岛的处罚,就已经喜出望外了。
  
      谁让他是北京派来的勋贵,大部分的家产都丢在北方了,虽然到了淮安后已经很努力在贪污了,可数量终是有限,和自己的大罪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不过和南京的那些勋贵、勋臣相比,他也有幸运的地方。他家在南京这边就他一个人,他的几个兄弟、侄子还有他的儿子,都住在北京。其中还有一个兄弟和两个侄子跟着朱慈烺突围南来,现在是克难功臣了。
  
      他们是功臣,当然不需要帮着抄朱国弼的家赎罪(抄自己兄弟的家毕竟是一种侮辱,朱慈烺不会这样对待功臣的),而且也不会被朱国弼牵连,据说朱大太子还打算让其中一人袭了抚宁侯的爵位。
  
      所以为了好好表现的朱国弼,就自己把自己财产列了一张清单,现在带在身边,准备见到朱慈烺的时候送上去赎罪。
  
      不求全赎,能赎到个去大员岛的名额就心满意足了,想想都要掉眼泪啊......
  
      朱慈烺亲审朱国弼的场所,摆在了大功堂边上永春阁,这是一处相当雅致的小院,种了不少四季常绿的植物,还摆了几块从太湖运来的奇石,还有一栋刚刚翻修过的两层小楼,楼内的布置算不上豪华,但也是处处用了心思,给人一种舒适安逸的感觉。
  
      朱慈烺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处理政务的“上书房”,每天的午朝(在府学进行)开始前,他都会在这里看一会儿奏章,有时候还会在这里见客。
  
      朱国弼被提督东厂太监陈世芳和几个东厂的武装太监押进来的时候,朱慈烺正在和新任的南京京营总戎朱纯臣,还有大师兄郑森一块儿在说话。
  
      顺便一提,朱慈烺和之前那些被文官集团架起来的明朝皇帝不同,他有可靠的班底——和他一起“走过长征路”的勋贵、勋臣、文官、武将,还有在行朝南下途中加入的那些克难功臣、克难义从,甚至在扬州才入局的盐商,都用得挺顺手的。所以太监在朱慈烺手下的作用就不是很大了。
  
      但他还是保留了吓人的东缉事厂,不过不再用他们查逆案了,而是变成了看家护院的保镖,由前任的火铳太监的头目陈世芳出任提督,又让一批火铳太监担当骨干,最后再把南京这里的净军编入了东厂。形成了一支太监武装,和东宫侍卫一起负责大功坊和西圃的安全。
  
      而赵之龙、韩赞周、朱国弼和张慎言四个“阉党首脑”,也都由东厂看押——仅仅是看押,并不审问。这个南京阉党逆案是由锦衣卫负责的。
  
      “罪臣朱国弼恭请太子殿下金安!罪臣已经拟好了逆产清单,请殿下过目......”
  
      朱慈烺愣了愣,“逆产清单?你一北京勋贵,在江南能有多少逆产?”
  
      朱国弼忙道:“有的,臣是贪官,有许多逆产可以献给朝廷赎罪的!”
  
      “哦,拿来看看。”
  
      伺候朱慈烺的黄小宝将写满了三页纸的清单取了,交给了朱慈烺。
  
      “那么多?总共有多少?”
  
      “回禀千岁爷,不算臣在淮安的产业,单是在江南这里,就有田产3000亩,宅院七座,现银53万两......”
  
      “那么多银子?”朱慈烺有些讶异,“你怎么贪来的?”
  
      “罪臣吞了20万准备解库的税银,另外还吃空额、扣军饷贪了20多万,其余则是利用漕船贩私所得......”
  
      “什么?吃空额、扣军饷能有那么多?运粮军有这么大的油水?”
  
      “运粮军当然没有那么多了......臣,臣还受逆贼徐弘基之命,督率整顿南京京营,顺便就捞了一点......”
  
      “啥?你都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造反了,还不忘贪污啊?”朱慈烺正有点无语了,摇摇头就查看起了朱国弼的家产清单,而清单上的第一个资产就把堂堂朱大太子给弄糊涂了。
  
      “寇氏白门是什么?是房产吗?”
  
      “不是房产,是,是......”朱国弼红着脸,低着头,一副羞愧难当的模样儿。
  
      “是个女人!”一旁的郑森替他回答了,“就是秦淮八艳之中的寇白门。”
  
      “哦......”朱慈烺点点头,“那就留着赏人吧。”
  
      他对秦淮八艳并没太大的兴趣,之前抢吴三妹的时候就忽视了陈圆圆,后来从大沽口南下的时候还见过顾横波,在钱谦益那里又见了柳如是。
  
      这三位都是八艳之中的大牌,名头比寇白门响亮多了,不过在朱慈烺看来也就这么回事儿了。看脸不如费珍娥,比身段不如吴三妹,比端庄不如宁香玉。
  
      “师弟殿下,”郑森低声对朱慈烺道,“这女人名满金陵,可不能随便赏人......”
  
      朱慈烺笑吟吟打量着郑森,“师兄,是不是你想要啊?”
  
      “不是,不是......”郑森连连摇头,“师弟殿下,我,我可没想过。”
  
      “那个女人要怎么处置?公开拍卖?”
  
      郑森连忙摇头:“可不能拍卖了......师弟殿下,您如果想和东林才俊打成一片,就得有座桥,这个寇白门就是替您联络东林才俊的桥。”
  
      “哦,交际花,会所......”朱太子点点头,然后说出两个郑森听不大懂的词儿,“行,你看着办吧。”
  
      听朱慈烺和郑森轻描淡写说着寇白门,朱国弼心疼的眼泪都下来了,那可是他眼中的“女神”,就这么献出去了,人家还不当回事儿!
  
      “朱国弼,”朱慈烺这个时候已经把语气放沉了,“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想活,罪臣想活......”朱国弼听到这话,心中就一阵大喜。
  
      “那你是阉党头目吗?”
  
      什么?阉党头目?
  
      朱国弼一愣,他是魏忠贤的对头啊!还因为亲近东林党反对魏忠贤被夺过爵,在崇祯上台后才得到重用。
  
      这怎么就成了阉党?还是头目......
  
      “罪臣,罪臣......”他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朱纯臣,看见朱纯臣在点头,于是就咬着牙道,“罪臣是阉党的头目!”
  
      “那么魏忠贤为什么要夺你的爵?”
  
      为什么呀?
  
      朱国弼心说:得编了......
  
      “因为,因为魏忠贤想让罪臣混入东林党内部!”
  
      有前途啊!朱慈烺连连点头,笑着道:“没错,没错,你一定就是混入东林内部的奸细!你说,你混入东林内部是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
  
      朱国弼使劲儿想了想,道:“罪臣是为了替魏忠贤打听东林党的内情......”
  
      “就这些?”朱慈烺脸色已经放沉了。
  
      “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不知道啊!
  
      朱慈烺哼了一声,心想:你这个家伙怎么那么笨啊!
  
      “你是不是替阉党在东林内部发展同党?”朱慈烺厉声问。
  
      “是啊,是啊......”朱国弼抖着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