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抢救大明朝 > 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下官所言句句属实,朱贼的皇帝和太子都在天津卫城之中!请两位将军速发大兵,围攻天津,好将此二贼一网打尽!”
  天津城西二十里,李过和唐通听完原毓宗的报告,两人对望一眼,只是默不作声,脸上都有一点吃惊的神色。
  李过和唐通现在已经知道北京城内正阳门上的崇祯是个西贝货了,给他们俩带来这个消息的是李自成派来的三千援兵,也是李过所统的老营后军的兵马。和援兵一起到达的还有一道严令李过、唐通捉拿崇祯父子的圣旨!
  两人接到捉拿崇祯父子的圣旨没多久,就得知了崇祯父子的所在,当然没有什么好吃惊的。但是崇祯父子居然已经和辽东总兵吴三桂汇合的消息,却让李过和唐通大吃了一惊。
  在他们之前得到的塘报中,吴三桂的大军还在永平府境内。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天津卫了?
  这可不得了啊!吴三桂的军队是在辽东和满人打仗的,出了名的凶狠。而且辽东军在兵册上有八万人,实际的兵力不可能少于四万。
  而李过、唐通手头的兵力满打满算才一万一千挂零的。就这点人还要去围攻天津,还要将敌人一网打尽……这事儿怎么看都是在送死啊!
  “原兵备,”唐通皱着眉头问,“你真瞧见吴三桂了?”
  原毓宗点点头道:“瞧见了!就是他带着夷丁突骑冲进天津西门,把下官和李参将的兵马冲垮的!”
  “夷丁铁骑?”唐通吸了口凉气,“那夷丁突骑可都是百里挑一的壮士,人人身披铁铠!”
  “对,对,人人都很壮啊!”原毓宗连连点头,“个个都是一身的铁甲,刀箭不入啊!”
  唐通又道:“夷丁突骑常以五十骑为一队冲突决阵,极其凶狠!”
  杨维翰一脸惊魂未定地说:“对啊,他们就是几十骑一队,组团冲阵,势不可挡啊……”
  唐通扭头对李过道:“侯爷,没错了,吴三桂真的到天津了!”
  李过皱眉:“原兵备,杨副将,你们知道吴三桂带来多少人吗?”
  “许是有三两千吧。”原毓宗道,“另外还有几千步卒,称什么克难营、虎卫营、侍卫营的,该是朱贼父子从京师带出来的。还有一些是曹化淳在王庆坨招募的壮勇,也有三两千。”
  “总共有多少?”唐通追问。
  “有一万余人。”杨维翰道,“天津卫的镇军应该还会余下一些,多半也归了朱贼。不过他们的总数不会超过一万五,其中真正的精锐就只有吴三桂的三两千人了。”
  “就这些?”唐通又问。
  “就这些了。”原毓宗道,“若再多,下官和杨参将如何走得脱?”
  唐通扭头看着李过:“侯爷,您看咱们该怎么办?”
  李过摸摸自己的胡子:“若只有一万多人,额们也不惧什么……便是夷丁铁骑又如何?额手头也有2000铁骑,都是老营精锐。就是摆开来打,额也不惧他吴三桂!”
  原毓宗很肯定地说:“只有一万多人,如果辽东军真是全伙都到了,下官也不敢在天津城内设伏啊!”
  李过看看唐通:“唐总兵,如何?”
  唐通明白李过的意思,拱拱手道:“侯爷,下官带兵先行,您率精锐压阵,一定可以万无一失。”
  李过笑了笑:“就这么办了!不过唐总兵得小心些,莫要再折了锐气。
  如今北直隶到处都是望风而降,大势在顺不在明了……所以额们不需要速战速决,只要拖着朱贼,不让走脱就行。他们若真能战斗,自有陛下派遣来的大队去攻打!”
  唐通一脸讨好道:“侯爷神机妙算,末将佩服!”
  李过又是哈哈大笑。
  ……
  天津卫城已经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连零星的战斗也停止了,整座城市,完全被朱慈烺的明军所控制。
  城内到处可见穿着鸳鸯战袄的明军官兵列队巡逻,街道上几乎没有天津卫的百姓活动。在之前的交战中被砍下的叛军和流贼以及趁机作乱的乱民的首级到处悬挂,用来震慑人心。
  从西门一直到天津巡抚衙署的长街上,遍地都是死尸。金斌和娄光先没有脑袋的尸身就倒在巡抚衙门外面,他们俩都是被自己昔日的部下擒获,然后被牵到巡抚衙门前斩首的。和他们一起被杀的,还有几十个金、娄、原、杨四家的子弟,两家的女眷也都没了官,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跟随金、娄二将,还有逃走的原毓宗、杨维翰二人一起谋反的兵将有一千多人。战死、逃亡了近半,还有五六百人都被捉了起来。根据朱慈烺的命令,全都拖到了城内的大校场上,公开鞭挞!凡是天津镇军的兵将,都得去抽上几鞭子。
  打完后还有气儿的,则组成一个“死兵营”,用来执行最危险的任务。
  这样严厉的处分,当然是为了杀鸡儆猴。现在天津卫这边的明军,可大多人心浮动!
  至于那群不知道是诈降还是真降,也不知道是骗人还是被骗的原大顺军的壮士,这个时候则在天津巡抚衙门的大堂外席地而坐,喝酒吃肉。
  而且还有一个强盗太子在和他们一块儿吃喝!
  “诸位兄弟,之前在战场上欺瞒了诸位一回,你们可别往心里去啊!兵不厌诈嘛,战场上一个靠打,一个就是靠骗了。不过现在你们都是本宫的人了,本宫对自己人一向是推心置腹的,所以不会骗你们的……”
  朱慈烺和郝摇旗并肩而坐,一只手拿着个倒了酒的破碗儿,一只手捏着块不知道什么肉?汁水淋漓的,看着就有点脏,根本不像是一个太子在用膳。而不像话的还有朱慈烺的言语,居然和一帮刚刚招安的反贼称兄道弟的。
  而郝摇旗等人,现在已经不敢小看太子了!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自己上了朱慈烺的当,放走了即将到手的崇祯皇帝!
  另外,他们还亲眼见到朱慈烺是怎么发怒,怎么下令对几百号人施行鞭刑,怎么下令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反贼和反贼家的男丁统统斩首的了。
  这十六岁的少年太子骗人的时候那是泰然自若,一看就是老手!杀人的时候也面色如常,显然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现在,又和二百多李闯老营的降兵称兄道弟,一起吃喝……这人真的是大明太子吗?
  朱慈烺瞅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郝摇旗,笑着又道:“摇旗兄弟,本宫刚才得到夜不收的军报,闯逆的一万多人正在渡河,约莫明日就会到天津了。你知道他们是哪部分吗?”
  郝摇旗心下一动,寻思着要找机会离开这个深不可测的太子才行,要不然早晚给他识破自己的计谋。
  他当下就道:“千岁爷,那是闯逆的侄子李过和大明投降过去的唐通两部……约有万余人。多数都是唐通的部下,不甚精锐。臣明日可以带领百姓同吴总兵的夷丁突骑一起出战,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不必。”朱慈烺一笑,“吴三桂不在天津卫,夷丁突骑也不在。今日你见到的铁骑是装样子的大汉将军,打不了硬仗的。所以咱们就守城,不出战。而且也不需要摇旗兄弟和诸位上城,你们就在营中好好歇着。不是不信任你们,而是免得坏了诸位的义气。你们都是行走江湖的,义气最为重要,本宫看重的也是你们的义气。
  所以本宫已经命人取走了你们留在营中的兵器、甲胄和战马。这样你们就不必在闯王和本宫之间抉择了。你们安心去卫河对面天津北城的营中休养,等大沽口来的海船到了,就和本宫一起南下。本宫在这里向诸位保证,到了江南,你们就是本宫的克难功臣!银子、土地、女人,都会有的!而且本宫不会让你们和昔日的老兄弟刀枪相见……摇旗兄弟,你说如何啊?”
  郝摇旗脸色都变了,今儿这场是鸿门宴啊!还以为这太子好骗,原来自己才是个吃亏上当的冤大头。
  想到这里,郝摇旗立马就给朱慈烺跪了:“千岁爷义薄云天,摇旗佩服,请受摇旗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