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抢救大明朝 > 第五十四章 刁民,你们都是刁民!

第五十四章 刁民,你们都是刁民!


  王七率领的东宫侍卫营和王周带领的克难营火铳右局都是由所谓“克难功臣”组成的,士气还是相当高昂的!
  因为这些克难功臣都让朱慈烺洗了脑,相信跟随太子爷去江南后就会有土地有娘子了。而且他们这几日也得了不少银两,吃上了好肉好饭,还和太子爷一块儿吃喝,都是太子心腹了。
  另外,昨天晚上朱慈烺忽悠流贼的那些谎话,也把这帮子克难功臣给蒙住了。
  朱大太子那么奸诈,当然是自己人都骗啦,怎么会告诉手下和满洲借兵和亲的事儿是假的?
  这帮克难功臣都以为多尔衮正领着八旗天兵和吴三桂一块儿往北京赶来呢,这下他们一准可以安然脱逃了,士气能不高昂吗?
  而朱慈烺又让守永定门的那队明军把旗帜都留在了门楼上虚张声势,他的东宫侍卫营和克难营火铳右局也没带旗帜。
  所以他们走出天坛和山川坛的范围,进入正阳门外的繁华地段时,大街两边就涌出了许多穿着百姓衣衫的老老少少,还有人拿着鞭炮燃放起来了,噼里啪啦的热闹得很!
  “咦,怎么有人放鞭炮?还有那么多人……”朱慈烺骑在高头大马上,看着大街两边的百姓,一个个都是喜气洋洋的,还有人在放鞭炮,这场面似曾相识啊!
  这……怎么跟小时候纪录片里面解放军进城时差不多啊?北京人民那么拥护自己这个太子爷吗?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英明神武,是大明中兴之主了?看来首都人民还是有眼光的!
  就在朱慈烺有点被感动的时候,忽然有人带头喊起了口号,也给朱大太子当头泼了盆凉水。
  “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够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大家快活过一场……”
  也不知是谁,带头喊起了迎闯王的口号。然后正阳门大街两旁拥着的百姓都跟着一块儿呼喊起来了,越喊越起劲儿,一片“吃他娘、着他娘”的呼喊,都盖过城外重新响起的虎蹲炮的轰鸣声了。
  原来昨晚上北京外城城墙外面的吓唬人的枪炮声轰鸣了一晚上,不知道真相的老百姓还以为闯王大军在攻城呢!
  到了今天早上,因为闯王的兵马忙着排兵布阵,就没再放枪放炮。外城的人民群众一听,都以为是李闯王那边已经打赢了,所以都高高兴兴地跑出来迎闯王了。
  听到这呼喊声,跟在朱慈烺身后的兵将们脸色全都变了。
  这些原来都是刁民啊!满大街的刁民!真是太可恨了……也不知道太子爷会不会大发雷霆,下令大家杀人放火?
  虽然这些民都是刁的,但毕竟是北京老乡啊……
  “哈哈哈……”朱慈烺忽然大笑起来,仿佛他不是大明的太子,而是一个真正的反贼!
  “千岁爷因何大笑?”领班东宫侍卫王七骑马走在朱慈烺身侧,见太子没来由的大笑,就策马上去询问。
  朱慈烺回头看了王七一眼,脸上都是嘲讽的笑容,“这就是我父皇不舍抛弃的京师百姓啊……他还担心贼虏会杀戮百姓,真是太可笑了。这些百姓可机灵着呢,本宫给他们算算,再过一个多月,他们还得迎新主!”
  有那么多新主吗?
  王七听得一头雾水,朱慈烺也不跟他解释,只是笑着说:“走吧,咱们去正阳门瞧瞧……大门没关吧?”
  “没关,”王七道,“吴提督亲自守在那里,太子爷不回,他是不会关门的。”
  “好!”朱慈烺只是笑着,“去正阳门看看还有谁在那儿?”
  “还能有谁?”王七叹了口气,“不就是些无知刁民吗?”
  朱慈烺冷笑着说:“呵呵,不会只有百姓的。”
  ……
  开门迎降当然不会只有北京城的百姓……连百姓都知道大明朝大事不好了,当官的还能不知道?
  所以在京师官场上,早就有人在谋划要弃明投顺了。而前任兵部尚书张缙彦又是投降派的首脑人物之一。早在崇祯十六年,他接任兵部尚书的时候,就已经秘密联络上了闯王李自成——他接任兵部的时候,崇祯皇帝其实已经走投无路了,他这个兵部也是无计可施,还得整天担心被崇祯皇帝当成替罪羊宰了。
  崇祯朝的兵部尚书,可是个非常危险的差事啊!崇祯朝十七年中,一共有十四个兵部尚书,其中四个畏罪自杀,一个死在大牢里,一个被崇祯皇帝下令处死,一个在流放地死去,一个被李自成的军队打死,十四个里面有八个不得好死啊!呵呵,兵部尚书的阵亡率肯定是超过下面的战兵了。
  而没有落下不得好死下场的兵部尚书中,有五个被革职查办,只有一个光荣退休。光荣退休的那个就是张缙彦的前任冯元飙,他年老多病,实在干不了差事了。至于张缙彦自己,则在不久前被革职查办。
  不过因为李自成来得太快,所以也没人去查他办他,就是革职了事。
  革职后的张缙彦也没有离开北京危城,而是四处走动,拉拢了一批志同道合的门生故吏,准备一块儿迎新主,投降李自成。
  而朱慈烺这几日突然展现出的“雄才大略”,也真是把张缙彦吓了一跳。倒不是担心北京城被这个办事出格的太子爷整成个坚城,而是担心自己迎降的事情被朱慈烺发现……
  这个太子办事有点毛糙,真要给他逮住了,没准就一下咔嚓了,连花钱买命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今天早上,张缙彦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因为他派去正阳门外大街打听消息的家人兴冲冲来报,说李自成的大军进城了!
  终于来了!
  “哈哈哈!”张缙彦猛一拍桌子,大笑三声,“大事成已!”他瞧了眼厅堂中和他一起在听消息并商量对策的官员。“诸位,跟张某去正阳门外迎新主吧!”
  他现在租住的房子不在内城,而在外城,就在紧挨着正阳门大街的廊坊胡同。租了一所大宅,除了自己一家居住,还养了许多家丁,都市他当兵部尚书时从京营之中拉拢来的亡命。名义上是看家护院,实际上是为了方便迎降。
  到了十七日流贼大军兵临北京城后,不少和张缙彦志同道合的官员,也都带着家眷搬到了外城,以免被朱慈烺这个愣头青太子捉了去。今天早上,这些人都聚集到了廊坊胡同,一个个袍褂整齐,伸长了脖子等着李自成进城的好消息。
  现在消息终于来了,这可太好了!
  一群大明官员,就这样喜气洋洋的跟着张缙彦,带着二三十个武装家丁出了宅门,很快就上了正阳门大街。
  上街以后,他们很快就瞧见列队而来的朱慈烺等人了。
  朱慈烺的人看着也不像明军,没打旗号,也不狼狈,而且大街两旁都在喊迎闯王的口号。
  不必说了,一定是闯王的先锋进城了。
  “快快快,”张缙彦连忙招呼和他一起的官员,“都按照官职大小排好了……仲昭,你是少詹士,和我一起吧。”
  被张缙彦呼到身边的官儿名叫项煜,今年四十六岁,现任詹事府的少詹士,还是东宫讲官,是朱慈烺这个太子爷的属官。也不知怎么就跟着张缙彦加入了弃明投顺的队伍了。
  除了项煜之外,今儿和张缙彦一块儿的还有庶吉士梁兆阳,庶吉士周钟,庶吉士魏学廉,国子监丞钱位坤。个个都是才高八斗的饱学之士,想来在李自成那边,也是有他们的用武之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