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官,当不当得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官,当不当得


  (本书第三个盟主大佬出现了,老祝拜谢!)
  汝南郡王府,已是黄昏,甘奇、赵宗实、赵宗汉一起落座,连寒暄都没有几句。
  赵宗实就直接说道:“道坚,此番请你来,是因为宫里传出了消息,陈妃生了,一个女儿。”
  皇帝又生了一个女儿,并不意外,甘奇想了想,答道:“大将军近日当在家中不要出门,更不要会客,一定不可表现出丝毫的欣喜,当一切如常。”
  赵宗实点着头,甘奇话语的道理,他是知晓的,却听他又道:“还有一件为难之事,想问问道坚之意。”
  “大将军请讲。”
  赵宗实脸色有些为难,说道:“又有人要我去当那个知宗正寺,上一次推辞,我是用的年轻识短,不堪重任来推辞,这一回却不知再如何推辞了,道坚帮我想上一想,看看此番再如何推脱一下。”
  甘奇觉得这件事情还真有些为难,宗正寺这个官,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头前说过缘由,按照惯例,这个皇家大总管就是给皇家里面德高望重的人来当的,皇帝是不可能当这个官的。也代表了当了这个官,皇位十有八九就无缘了。
  一旁的赵宗汉也说道:“道坚,你快想想办法,看看再如何推辞比较好,若是官家这回生了个男儿,那也就罢了,有些事情就不去多想。如今……如今这个官是当不得的,父王就是当了这个官,一当就是这么多年。”
  赵宗汉在甘奇面前,越发坦白直白,事情都摆在台面上来说。人与人的关系就是如此,当许多重要的事情说起来越发坦白直接的时候,就是关系越来越紧密的时候。
  如今,有资格得皇位的人,几百不止,是到了真正要争的时候了。
  朝中有人不喜欢赵宗实,这是毋庸置疑的,最不喜欢赵宗实的莫过于曹皇后。这个官职,就是有些人给赵宗实量身定做的,大概就是想让赵宗实死了那条心。
  甘奇想了许久,慢慢开口:“今日不当,明日还会让你当,明日不当,后日还要你来当,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辞下去,也不是个事。”
  赵宗实有些着急:“道坚之意是?”
  甘奇面色一正,开口说道:“当,知宗正寺,没有什么不好,当了还有好处,至少皇家子孙,哪个都要敬你三分,人人都要受你管辖。”
  赵宗实有些愕然,赵宗汉连忙又问:“道坚,这官如何能当啊?你看历任知宗正寺,哪个还能……”
  赵宗汉是真在为这个兄长考虑,一点都不作伪,赵宗汉是个真诚的人。
  甘奇慢慢说道:“上一次让大将军当这个官的时候,有心人提出来了,但是献甫你有没有想过?若官家不点头?这件事是不可能成的,这件事情之所以成了,朝廷真要大将军来当这个知宗正寺,那是因为官家也同意了此事。官家为何会同意此事?”
  赵宗汉听到甘奇说到这里,更加急切起来,连忙问道:“难道是官家不想让十三哥……难道官家不喜十三哥?这……这……十三哥六岁入宫,一直在官家膝下聆听教诲……官家……官家……”
  赵宗汉越说越急,赵宗实抬手压了压,说道:“献甫,沉住气,不必多言,且听道坚来说。”
  甘奇看着这两兄弟,接着说道:“献甫,官家喜不喜大将军,那是二话。官家既然这么做了,同意了这件事,定有其深意,此时此刻,大将军就不该一而再再而三推辞了,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道坚,我不明白,官家为什么就不喜十三哥呢?十三哥这么多年,哪一件事没有做好?哪一件事让官家不喜了?”赵宗汉摇着头。
  “非也,官家如此做,十有八九就是在试探大将军。”甘奇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试探什么?这么多年了,还要试探什么?十三哥是什么样的人,官家还能不知晓吗?”赵宗汉问道。
  “试探大将军是否真的是一个品格高尚之人,是否真的是一个性情高雅之人。是否是那般贪恋权势一心盯着皇位之人。”甘奇把话语直接说得明明白边,他在猜想仁宗赵祯的心思,如仁宗这般品德的人,他要选继承人,肯定要在品德方面做考量,希望找一个与他一样大仁大义的皇帝。
  如何选出这样的人?如何辨别真君子还是伪君子?
  让赵宗实当这个知宗正寺,就是在辨别赵宗实到底是个真君子还是个伪君子,如果赵宗实愿意当,那代表赵宗实就是个品德高尚的真君子,没有一心盯着皇位在看。如果赵宗实如何也不愿意去当,那就二说了。
  “道坚,若真如你这般说,十三哥去当了这个知宗正寺,那不真就无缘了吗?”赵宗汉纠结起来。
  而赵宗实一直沉默不开口。
  “献甫,可有明文规定知宗正寺就不能成为太子?就一定不能克继大统?”甘奇之前也有点钻牛角尖,这个朝廷,这个天下,什么惯例,那还都不是皇帝一句话的事情?甚至就算有明文规定,也不是皇帝一句话的事情吗?
  甘奇之前没有想过这一点,那些让皇帝安排赵宗实当知宗正寺的人,也没有想过这一点,以为只要赵宗实当了这个官,就与皇位远了。
  此时甘奇陡然从另外一个方面想了想,事情不是这么考虑的,这件事的考虑角度,其实只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皇帝赵祯的心意。什么惯例,什么官职,都是没有意义的。
  既当爹又当妈,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后世多了去了。皇帝赵祯,远比许多人想象的要聪明。
  “道坚,倒是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惯例如此啊。这定是有人要害我兄长,所以才在官家面前进言这般诡计。”赵宗汉看到了其一,没有看到其二。
  “既然没有明文规定,惯例算什么?只要陛下看重大将军,什么都不是事。这个官,一定要当,还要开开心心的当,谁问起来,大将军都要表现的万分荣耀,认认真真当好。”甘奇说道。
  赵宗汉还有些担忧着急,准备再多问几句。
  却见赵宗实坚定一语:“道坚说得对,这个官,我当了,不仅要欣喜荣耀,还要认认真真当好。”
  赵宗汉看了看赵宗实,又看了看甘奇,担忧之语没有再说出口。
  赵宗实却又道:“多谢道坚,连父王都说着官万万当不得,唯有道坚觉得这官非当不可。若非道坚与我解析的如此透彻,我还真不懂其中含义,想来我把道坚这番话语去说给父王听,父王当也觉得这个官该去当。再谢道坚。”
  还有一些事情,甘奇不知道,也不记得。历史上的赵宗实,还真就三番五次拒绝了这个官,各种理由去拒绝,直到后来,赵宗实不知道是自己想明白了,还是有高人指点,接受了这个官。在接受了这个官职不久之后,赵宗实就被立为皇子了,仁宗膝下唯一一个皇子。接着立刻就改名为赵曙,坐等皇位。
  如今甘奇,却让赵宗实早早就接受了这个看起来不该接受的官职。
  赵宗实拱手在谢,甘奇自然也回礼客气:“大将军不必如此客气,以我与王府的关系,这都是分内之事,能帮大将军出一些谋划,更是应该。”
  赵宗实闻言笑道:“是啊,道坚与府上的关系,那是没得说的,若是道坚能把我家小妹给娶了,那就是亲上加亲,再好不过的事情。我家小妹的贤良淑德,想来道坚如今也心知肚明了,道坚以为如何?”
  赵宗实直白说出了这句话语,这句话随便听一听,是赵宗实对甘奇的看重,兴许也是赵宗汉与赵宗实说过一些什么,让赵宗实觉得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应该是合适的。
  但是这句话若是认真分析一下,也是赵宗实对甘奇的看重,但是看重的角度就不一样了。赵宗实是要把甘奇彻彻底底绑在自己这条船上,“关系”一词,在中国很有深意。甘奇娶了赵小妹,就如在这份关系里上了保险一般。
  甘奇自然明白这些,他也知道,皇家,终究是皇家,皇家就离不开这些东西,皇家的事情,永远不可能是单纯的事情。倒不至于说是什么尔虞我诈,在赵宗实的心中,这是亲上加亲,喜上加喜,并没有什么恶意。
  只是甘奇自己心中有一道坎,一种理念的区别。人生大事,婚姻大事,在甘奇心中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是如今日这般自己与女方长辈商量一下定夺的。而是自己的内心,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感受。
  用一个既贴切又不那么贴切的话来说,那就是“自由恋爱”。毕竟是自己娶妻,要过一辈子的,在甘奇的潜意识里,这种事情就不该是商量来定夺的。
  甘奇稍稍有些犹豫。
  赵家兄弟二人,正一脸期待看着甘奇,等候甘奇的那一个“点头”。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个小厮的急切呼喊:“不好了,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