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办讲座

第一百五十九章 办讲座

“不知诸位寻在下有何事?”人群中的甘奇大呼一语。
  
  立马有人争先恐后答道:“学生想拜在甘先生门下,些许薄礼,不成敬意。”
  
  礼物已然往甘奇手中塞了过来,甘奇还未反应过来,又有礼物往甘奇塞来。
  
  “学生乔性仁,见过先生,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学生……先生请笑纳。”
  
  大包小包,甘奇连手都接不过来,也不需要甘奇去接,都是直接往前来塞。
  
  周侗见此情景,连忙冲入人群,挡在甘奇头前,大声呵斥:“都退一退,有话好好说,也让我大哥说两句。”
  
  五大三粗的周侗,瞬间给甘奇开辟出了一个空间,众人皆是往后退了退,等着甘奇说话。
  
  甘奇把手上挂满的东西慢慢放在地上,然后环视一周,问道:“你们为何要来拜我为师啊?我何德何能,能当你们的老师?”
  
  文人圈子,也分上中下等,如太学生一类,那就是上等的圈子了,那些时不时能在各处楼宇里获得同行之人与花魁大家夸赞几句的,便是中上等的圈子。还有更多的人,大多为了一个举子身份挣扎的,那就是底层的圈子了。
  
  今日来甘奇这里拜师的,显然没有一个真正见过甘奇,只是甘奇如今的传说,越来越邪乎了,特别是传到这些底层圈子的文人耳中的故事,那就更邪乎了。
  
  便听有人答道:“甘先生乃不世出的名师,但凡能得甘先生指点,进士及第不在话下,学生仰慕已久,若能有幸拜在先生门下,当是祖上积德,荣幸之至,还请先生不吝教诲。”
  
  仰慕已久那是场面话,因为苏家兄弟与吴承渥金榜题名也还未过得多久,连皇帝都还没有入殿去见。
  
  但是甘奇的传说,已经开始发酵了,面前这些人,显然是第一批传说的……受害者。如今东京城里的传说,便是只要经过甘奇指点的考生,必然进士及第。
  
  也不怪传说传得这么邪乎,倒也不假,多少人亲眼得见,东华门外,前三名都在感谢甘奇,第三名吴承渥都下跪磕头了。
  
  这种传说,在那些自恃有才的人听来,最多只是羡慕佩服,以为谈资。到得这些底层读书人看来,那就是跟神仙一样了,比点石成金的法术还要厉害。
  
  读书做官,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种形容太贴切不过,一点都没有夸大,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读书人读了一辈子,也只追求个进士,不中进士,等于白读了一辈子。为了能中进士,绝大多数的普通读书人,可以付出一切,甚至尊严,甚至生命。
  
  甘奇看着面前这些狂热之人,好似神佛的狂信徒一般,有些头疼,开口说道:“诸位怕是误会了,在下也不过十九岁,连举人都未中过,哪里有那般的本事,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忽然有一人扑通就跪下了,口中大呼:“请甘先生收学生为徒!”
  
  甘奇连忙俯身去拉,却是立马有人有样学样,又跪来一个,接着又跪一个,然后跪了一大片。
  
  甘奇已然不知从何拉起,站在当场直犯难。
  
  此时甘家村里看热闹的人也是越聚越多,小孩子看得是一脸不解,成年人看得与有荣焉,还有惊讶之声。
  
  “以往也不见咱们村这位大官人如何用功读书,怎么忽然来的这么多读书人要拜他为师啊?”
  
  “咱们村里啊,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了,以往还以为咱们村这位大官人做买卖是把好手,没想到读书也这么厉害,头前你看三爷家的儿子中了进士,那是何等的威风,多少人上门来道贺?今日见得这般场面,才知道三爷家中的场面算不得什么。”
  
  “可不就是?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可是听说了。之前与大官人交好的几个人,一个是叫苏轼……还有一个叫什么来着?苏辙,对,两兄弟。还有一个头前总在咱们村的吴承渥,三个人包揽了前三名。如今咱们甘家村的这位大官人可了不得,还有人说这三人能包揽前三名,都是咱们这位大官人的功劳。”
  
  “这么厉害?吴承渥我是见过的,每日大早就进村里来,每日晚间就出村里去,他还与我说过话呢,头前看他憨厚模样,还从来未想过他也能成为官老爷呢。咱们这位甘大官人,莫不是文曲星下凡,让谁中进士,谁就能中进士?”
  
  “我看不假,说不定真是文曲星下凡。”
  
  “莫非甘正中进士,也是这位文曲星点的?”
  
  “我看十有八九。”
  
  “定然是文曲星点了名字,说中就中了。”
  
  此时一个沙哑的老声怒道一语:“胡说八道,我家正儿能中进士,那是他自小苦读用功,什么文曲星下凡?他甘奇若是文曲星下凡,怎不见他自己也考个进士回来?”
  
  众人回头一看,都连忙拱手:“三爷三爷,您老怎么来了?”
  
  “三爷,说笑说笑呢。”
  
  “三爷莫怪,大家只是说笑而已。”
  
  三爷拄着拐棍转头,恨恨一语:“装神弄鬼……这些人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还能被一个黄口小儿哄骗了。”
  
  “三爷慢走,三爷慢走。”
  
  “三爷小心着点路,慢些走。”
  
  如今这三爷身份愈发不同了,家中出了一个进士,从此三爷这一脉,算是飞黄腾达了,可不是普通小民惹得起的。
  
  头前的甘奇,听着满场的请求话语,还在焦头烂额。最后终于算是想出了一个办法,开口喊道:“都起来吧,都起来,回去准备一篇好文,待得我过目了再说。”
  
  众人闻言大喜,甘奇这算是给机会了。一个个起身作揖辞别,转头就跑,生怕落了人后。
  
  甘奇却还在大喊:“都把各自的东西带回去。”
  
  却是没有一人回头来拿东西。
  
  周侗转头说道:“大哥,你真要开学堂不成?”
  
  甘奇也是为难,要说真开门收徒,经史典籍,甘奇觉得自己没有那个学识。但若是每天都有这么多人上门来堵,也是麻烦事。
  
  与太学一样开考收徒?挑一些开窍的收入门下?这也是麻烦事,总不能收了弟子只有就不管不顾了。
  
  甘奇忽然想起了胡瑗,胡瑗这个老头桃李满天下,几乎把礼部都占得差不多了。胡瑗是怎么能有这么多学生的?
  
  甘奇刚纠结胡瑗是怎么有这么多学生的,忽然想了一想,如胡瑗这般桃李满天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到时候甘奇也混成个大儒的模样,倒也不错。
  
  就是到底该怎么教这么多学生呢?这是个麻烦。
  
  办讲座?
  
  对,办讲座,只讲自己懂的,扬长避短,时不时来上一场?这算不算桃李满天下?
  
  这种办法,似乎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