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开,不开,我不开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开,不开,我不开

    从包拯那里回来,甘奇第一件事,就是磨墨舔笔,一篇《文相公手把手教你成为宰相》的文章,跃然纸上。
  
      甘奇看着这篇文章,似乎有一种爽快之感。
  
      修修改改之后,半夜甘奇才睡去,日上三竿还未起。
  
      甘霸匆匆而入,喊醒甘奇,急忙说道:“大哥,你快去看看,对面忽然来了许多皇城司的差人,把京华时报给查封了,弟兄们都聚着呢,就等大哥了。”
  
      甘奇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着床边着急的甘霸,问道:“查封了?说的什么理由?”
  
      “说大哥的文章妖言惑众,蛊惑百姓。”甘霸答道。
  
      甘奇忽然又躺下了,往被子里钻了钻,说道:“叫大家都散了吧,还能与皇城司动手不成?与蔡确说,让他们查,让他们封就是,搬个座椅,让人就坐在门口,别人送诗词来参赛,总不能也赶走吧?”
  
      甘霸闻言愣了愣,问道:“大哥,岂能教人这么欺辱了?”
  
      “两个铺面而已,过几日再开就是,随他去吧。”甘奇又拉了拉被子,说道:“春天都来了,怎么还这么冷。”
  
      甘霸看得甘奇彻底钻到被子里面了,便也无法,他本以为今日又要与人动手了,人手都聚来了,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
  
      却是听得甘奇说冷,甘霸笑道:“大哥,您这是缺了个暖床的小娘子。”
  
      甘奇把头从被子里钻出来,笑着对甘霸道:“嘿,呆霸啊,你如今越发聪明了,难怪这么冷,看来我这被窝里,还真是缺了个暖床的小娘子。”
  
      甘霸憨憨一笑,说道:“大哥,巧儿姐好。”
  
      “滚你娘的蛋,被巧儿姐听到了,少不得你一顿老打。”甘奇骂是骂,笑也在笑。
  
      话语刚落,却见门口吴巧儿抄起墙边的扫帚就冲了进来,满脸通红,口中大骂:“呆霸,你这个直娘贼,姑奶奶今日打死你这个腌臜泼皮……”
  
      “巧儿姐,饶命……”甘霸听得背后忽然出来的声音,吓得一跳,左边跑一下,被一扫帚打回来,右边再跑。
  
      “今日岂能饶得你这个直娘贼……”巧儿姐泼辣非常,甘霸一跃而去,还未来得及欣喜自己逃到了吴巧儿背后,屁股上就传来的疼痛之感。
  
      “哎呦呦!”甘霸故意喊叫一声,双手揉着屁股,屁颠屁颠跑了出去。
  
      吴巧儿听得这喊叫之声,算是解气了,并不往外去追。
  
      却听把脑袋伸出被子外的甘奇笑道:“巧儿姐好身手。”
  
      吴巧儿闻言回头一看,与甘奇大眼瞪小眼这么一交汇,立马面红耳赤,把扫帚往地上一放。
  
      却见她又忽然俯身把扫帚捡了起来,口中支支吾吾:“乖官,你快快起床,这房子脏了,得打扫一下。”
  
      甘奇不想起床,还想在被窝里暖和一会儿,低头看了看房间地面,答道:“地上挺干净的啊,不用打扫,再说,这打扫房间的事情,吩咐人做就是了,不需巧儿姐劳累。”
  
      吴巧儿为了遮掩心中的羞涩,拿着扫帚上前两步,又道:“乖官,日上三竿了,岂能还不起床,快快起来吧。”
  
      甘奇还是摇头:“不起不起。”
  
      说完,甘奇还把被子往头上一盖,人生啊,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赖在床上不起来了。
  
      却见吴巧儿忽然上前抓过被角,使劲一拉,说道:“乖官,起来读书了。”
  
      被子被掀起了一块,一股凉气直贯被窝之内,冻得甘奇浑身一抖,甘奇下意识把抓着被子一扯。
  
      甘奇多大力气?吴巧儿又多大力气?
  
      却见吴巧儿“啊呀”一声,失了平衡,往前一个趔趄,直接扑到了被子之上。
  
      听得吴巧儿的喊叫,甘奇下意识身后一捞。
  
      这就真的抱了一个满怀。
  
      甘奇似乎有好久没有把一个女子抱在怀中了,头前的甘奇还真没有多少思春的想法,却是这一刻,一股清香传来,还有一些女子的秀发抚过脸颊。
  
      瞬间,就是一瞬间,甘奇就感觉到有一个兄弟立马站得笔直。
  
      吴巧儿在这一瞬间,连忙想爬起来,却是把手往床边一撑,就感觉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两人的脸,几乎就贴在了一起,稍稍一个正面,互相都能感觉到对方吐出的气息,吴巧儿连忙把脸转到了一边。
  
      还是甘奇会转移话题:“巧儿姐,忽然想起小时候,你就是这么叫我起床的,那时候,你也是这么拿着一个扫帚来叫我起床。”
  
      吴巧儿轻声答了一语:“扫帚是姨父塞到我手里的,让我拿扫帚来吓唬你。”
  
      甘奇忽然使劲把吴巧儿一抱,准备翻身。
  
      却听吴巧儿忽然大呼:“乖官,好乖官,门还开着呢,门还开着呢。”
  
      甘奇转头看了看,手一松,说道:“我去关门。”
  
      说着,甘奇微微挪了一个位置,准备爬起来去关门,却见吴巧儿又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从床上爬起来,飞起来就跑。
  
      甘奇才刚刚坐起,愣愣看着逃出去的吴巧儿,还自言自语:“跑得这么快?”
  
      却听隔壁房间传来一声关门的响声,还有仓促关门栓的声音,吴巧儿已经逃到自己厢房里去了,还把门关起来了。
  
      甘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深呼吸一口,说道:“年轻气盛就是好,一秒钟就起来了,待得四五十岁了,你就没有这么快站起来了。”
  
      边说着,甘奇边穿衣服,好似一点冷意都没有了。
  
      只是穿好衣服,甘奇走到门口,却没有出去,而是把门关了起来。
  
      关门之后,甘奇到得桌案之旁,自己泡了一杯茶,一边喝,还一边低头说:“兄弟,不要激动,淡定一点,淡定一点,你这么激动,我带着你还怎么出去见人。”
  
      过得一会,甘奇又道:“淡定,淡定,以后再说,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又过得一会,甘奇打开门,左右看了看,见得院内没人,甘奇躬身出门,到得隔壁厢房,轻轻敲门,口中说道:“巧儿姐,开门呐,我有事情与你说。”
  
      门内传来一语:“不开,不开,我不开。”
  
      “巧儿姐,帮帮忙,把门开开。”甘奇躬着身子又道,眼神还左右去看,生怕此时有人路过看到自己的尴尬,实在太过显眼了一些。
  
      却听门内传来哭声:“不开,从小打大,你就只会欺负我……”
  
      “巧儿姐,别哭别哭,我不是要欺负你,我这就走……”
  
      尴尬的甘奇,又躬着身回了自己的厢房,在房间里转了转,甘奇低头一语:“看来是上辈子造孽太多,这辈子活该受点罪。”
  
      转了几圈,甘奇倒在床上,叹息一语:“要是有***就好了,也能暂时帮帮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