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手把手教你成为宰相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手把手教你成为宰相

    第一份报纸,有些难产,所有事情都需要甘奇自己一一去做。
  
      先让苏轼苏辙来两篇写景的游记散文。
  
      甘奇又亲自带着蔡确往开封府走了一趟,开封府正在审理一桩汴河浮尸案,其实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发现尸体,寻访调查尸体来源,亲属认尸,然后调查死者生前人际关系,锁定凶手范围,然后那人审讯……
  
      这种流程,其实也没有什么扑朔迷离的,但是要写出扑朔离迷之感,这就需要技术了。
  
      这技术还得甘奇亲自来教蔡确,比如:清晨大早,忽闻洗衣妇人尖叫之声……众人一看,汴河之中,竟然飘着一个人?活人还是死人?围观众人……到底是何人会惨死汴河?又是何人如此心狠手辣,其中到底有何隐情?是情伤?是仇杀?还是临时起意……开封府捕头郑中和与何海二人……包知府妥善部署……抓得八人入衙……这人供述……难道是他……难道又是他?
  
      版面有限,且听下回分解。
  
      法制栏目做完了。
  
      又得做诗词大赛,诗词大赛是准备头版头条。先把投稿时间与地点写好,然后把评审机制介绍一下,然后胡瑗胡大儒寄语几番,鼓励众人踊跃投稿。
  
      然后……然后坑人的甘奇,又开始坑了。眉州苏轼投稿一篇,他说:誓要夺得本届汴梁诗词大赛头名!
  
      这一句够了,不能坑多了,免得苏轼在汴梁文坛人人喊打,那就把苏轼坑大发了,文坛可不是相扑。
  
      诗词大会算是开始了。
  
      接着娱乐版。
  
      甘奇专门花重金请赵宗汉为李一袖与萧九奴画了画像,赵宗汉念着可怜的零花钱,欣然前往。又请刻雕版的老师傅把画像雕刻出来,这一个小版面就用雕版印刷了。
  
      这个时代,插图的书都不多,甘奇却印起插图的报纸,狗大户就是有钱。
  
      有插图还不够,还得配上故事,一个凄凄惨惨的身世,一段受尽苦难的童年,一股努力不懈的精神,如何努力学艺,如何努力练琴,如何努力连嗓子,如何排演戏剧……
  
      还不够,还得加一点与人勾心斗角的剧情……
  
      要把一个伶人打造成明星,没有娱乐传媒是不行的,要人看重,还得再来一点感情上的共鸣与认同。
  
      运动版面。
  
      相扑联赛进入了火热的季前赛,某某爆冷输给了某某,某某势头正盛,屡战屡胜,几无敌手。某某如何大意失荆州,扼腕叹息。
  
      还要来点内幕消息,训练赛,某某与某某某因何事冲突,头破血流,被众人拉开,誓要擂台之上见生死!
  
      战球,何为战球?且听草上飞大侠为你解说战球之法。
  
      京城烽烟再起,各家商户摩拳擦掌,大战一触即发,战球大战,到底谁主沉浮?
  
      开封府巡检捕头何海亲自披露:开封府准备组织衙差球队,参加此次汴梁战球联赛。
  
      开封府都来了,皇城司来吗?
  
      捧日军,可敢来战?
  
      天武军,有没有好汉?
  
      接着,接着就是重头戏了,甘奇亲自操刀拿笔。
  
      第二版头条:《你还在为不知如何升官而苦恼吗?手把手教你成为宰相》
  
      喷子发功了,第一波,还得含蓄一点,先不要指名道姓,先说一说蜀锦的故事,引起话题,还要引起争论,甚至也要引起抨击批评。
  
      然后,下一期,头版头条:《简在帝心?文相公手把手教你如何成为宰相》
  
      再下一期,头版头条:《文相公与张贵妃不得不说之秘密》
  
      再下一期,头版头条:《震惊!御史唐介贬谪之路》
  
      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可以开放读者评论了,某某读者来信评论:《如此升官,到底是道德之沦丧?还是人性之缺失?》
  
      几个版面,差不多了,印!加班加点印。
  
      传媒大佬甘奇,亲自督阵,高价请回来的印刷匠人们,在甘家村挥汗如雨。
  
      甘奇拿着第一份报纸,看着不那么精致的版面,看着略微粗糙的字迹,嘿嘿在笑。
  
      一旁的蔡确,正在校对文字,有错漏,及时更改。蔡确也成了京华时报的总编,一个月拿着八贯钱的工资。
  
      不得多久,甘奇坐着牛车,带着两百来份报纸往太学而去。
  
      进得太学,甘奇亲自分发报纸,一边发还一边与众人说:“第一期第一期,多多指教,多多指教。”
  
      众人自是看起了热闹,从甘奇手中接过报纸,翻看起来。
  
      “道坚兄,这报纸字迹也太差了一些。”有人吐槽。
  
      “能看就行,也不是要著书立说,这报纸一个月至少刊印七八期,看过就扔的东西,不必太过精致。”甘奇解释着。
  
      “道坚兄,还有插图呢?这女子长得当真是美……哦,原道是李一袖与萧九奴啊,难怪难怪……竟然出身这么凄惨,不禁教人潸然泪下啊,当惜之怜之……”
  
      “子祥兄,帮忙把这些给博士还有胡先生送去。”甘奇一边忙着发,也开始吩咐人做事了。
  
      孔子祥,大名府外有良田万顷的土豪,此时接过一叠报纸,飞奔而去。
  
      “诶,道坚兄,这汴河浮尸案怎么只说了一半啊?小弟还想学一学查案之法呢,若是将来得了官身,也能有一些经验不是?”
  
      “下一期,下一期就有了。”甘奇答道。
  
      “哦,道坚兄,那下一期到何处去拿啊?”
  
      “下一期城内许多店铺里都会有卖的,樊楼,遇仙楼,任店,各处牙行,都有卖的。”销售渠道对于甘奇来说倒是简单。
  
      “道坚兄,多少钱一份啊?”
  
      “两钱一份。”亏大了,实在是亏大了,成本价至少八个钱,这第一期的成本价,远超十个钱。
  
      “如此便宜?道坚兄大义!”
  
      甘奇再次大义凛然:“文人之事,倾家荡产,我也是愿意的。”
  
      “佩服佩服!”这话说的是真诚无比,说话之人满脸敬佩之色。
  
      忽然又有人问:“道坚兄,这诗词大赛投稿地址可是巧儿成衣的隔壁?”
  
      “对对对,就在巧儿成衣的隔壁,有两个铺面,上面有牌匾,京华时报编辑部,很好找,那里管事的名叫蔡确,也是个有才之人,泉州的举子。”这就是为何甘奇要亲自把这些报纸送到太学的原因了,这热度就得从太学开始。以后这太学,也当成为甘奇的基地。
  
      “小弟这里有几首颇为自得的诗词,这就去投了。”
  
      “去吧去吧,早去早回,晚间我做东,遇仙楼里,诸位都不要缺席。”甘奇大声说道。
  
      立马四处都是感谢之声,众人皆是高兴不已,连今日下午还要考试的事情都忘记了一般。
  
      忽然有人用不善的语气开口说道:“这写的什么东西?什么手把手教你成宰相?当今官家何等圣明?岂能着了这些小伎俩的门道?送给蜀锦就能升官?胡说八道。捕风捉影,连个人名都不敢写出来,定然是胡编乱造。”
  
      说话之人,太学首席刘几刘伯寿。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