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九十三章 四九,你是个好人

第九十三章 四九,你是个好人


  ……
  “梁兄,今日风和日丽,出游踏青,不该辜负好时光,不若你我吟诗来对如何?”
  “愚兄才疏学浅,贤弟文章满腹,怕是对不上啊。”
  “梁兄过谦。”祝英台狡黠一笑,开唱……
  甘奇左右看着观众们的反应,苏洵正看得摇头晃脑,苏轼听得乐音,手正在座椅上敲打的节奏,苏辙也满脸含笑。
  这倒是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甘奇看得甘霸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也是看得入神。
  甘奇心思已定,欣慰非常,摸着颌下的几根胡须,也摇头晃脑起来。
  待得过场,甘霸忽然双手猛拍,口中大喊:“好!好!”
  甘奇一伸手,笑道:“别大呼小叫的。”
  “大哥,当真好,这戏就是好。就是那梁山伯太傻了些,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要是我,早就看出来了。”甘霸一脸天真的笑。
  甘奇却也不再去拦甘霸,手指轻拍扶手,在想哪里曲调是不是还可以改进一下。
  不得两刻,忽然听得甘霸大喊:“哇呀呀,周侗,老子的朴刀呢?老子上去把这马文才砍死当场。竟敢仗着有钱横刀夺爱,非砍死他不可。”
  “呆霸,演戏而已?你作甚呢?”甘奇没好气说道。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甘霸这个气啊,比以前在拱桥边遇见黑虎帮的人还要气。
  又不得多久,甘霸着急非常,开口说道:“梁山伯,你快去赴约啊,你若再不去,祝英台就嫁给别人了,你怎么这么傻呢?”
  “哎呀妈呀,大哥别打,大哥别打。”
  “好好看戏,正在唱着呢,大呼小叫别人还怎么唱?”
  “大哥,若是教我遇见了马文才,一定把他杀了。”甘霸挨了打,也止不住他心中的愤怒。甘奇编的这一版,为了凸显戏剧冲突,甘奇加了许多剧情其中,本来马文才这个角色是可以当作背景并不出场的,甘奇故意把他弄出了场,还编了几段人见人恨的剧情。
  “你怎么看个戏,跟我奶奶一样着急上火的?你着急有用吗?你还能指挥他们演不成?”甘奇答道。
  “啊?”甘霸有那么一瞬间去想了一想甘奇奶奶,随后又道:“对啊,大哥,你能指挥他们演,这戏得改,不能这么演下去,大哥,一定得改,你听我的,改了就好了,改了我就不着急上火了。”
  甘奇扬头看了一下天,长叹一口气,忍了忍,说道:“呆霸,你坐到后面去,坐到门口去看。”
  “大哥,真得改,你看……你快看,祝英台岂能嫁给马文才?我当真要杀人了……”甘霸不依不饶,喋喋不休。
  “唉……呆霸,算大哥求你了,你到门口去看行不行?”
  “大哥,门口哪里听得清?大哥一定要改了这戏,否则下次我打死也不看了。”甘霸说道。
  “周侗,把这厮拖走,拖到门口去。”甘奇转头说道。
  “哦。”周侗答道。
  便听甘霸喊:“别拉我,别拽我,周侗,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要看戏,我要看戏……”
  清净了!
  剧情却到了祝英台跪在了梁山伯的坟前,唱起:“……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已然满场落泪,苏洵更是抬手去擦拭了一番眼眶,转头与甘奇说道:“贤侄,好啊,演得好,写得好。”
  苏轼转头一笑:“甘兄,成了嘿!”
  甘奇点点头:“成了!”
  最后,坟墓开了,祝英台跳入了坟墓,两个木蝴蝶挂在一个竹篙之上,左右飞舞。
  苏辙也笑道:“当真是好,实在是好。”
  甘奇左右看了看,答道:“还得有个专业的台子,这蝴蝶应该从台子之上吊下来,如此就完美了。”
  “贤侄,你这准备在何处去演?”苏洵问道。
  “在下于相扑场外建了一个剧院,过不得多久就能竣工,准备在剧院里面演。”甘奇说道。
  苏洵微微有些担忧,又问:“可是收钱看戏?”
  “嗯,收钱看戏。”甘奇说道。
  “这戏着实的好,也值得票钱,就是怕无人知晓啊,酒香也怕巷子深。”苏洵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甘奇笑答:“无妨,在下有办法宣传出去。”
  身后的周侗听得甘奇说有办法宣传,眉头一皱,喃喃说道:“不知谁又要倒霉了。”
  周侗喃喃之语,甘奇还听到了,转头尴尬说道:“这回没人倒霉,没有人会倒霉。”
  周侗一脸的不相信,看着头前苏家父子,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苏洵听得甘奇说有办法,便道:“有办法就好,预祝贤侄此番名利双收。”
  苏轼说道:“甘兄,不若先把那曲《皂罗袍》传到各处楼宇中去,让花魁大家们多多传唱几番,如此也算是先扬扬名。”
  “也好,子瞻,此事就拜托你了。”甘奇答道,其实甘奇心中还有更有效的办法,所以在宣传这件事情上并未多想,而是转头与苏辙说道:“还有一事麻烦你,我这还有几个好故事,你要不要听?”
  苏辙闻言答道:“听是想听,就是那话本……”
  “对对对,听完你就回家写话本,如何?”甘奇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一个剧场,总不能来来去去只有一出戏。
  苏辙的话语被甘奇堵住了,只得说道:“可不可以待得会考之后再写?”
  “那不行,就等着过年与元夕这一段时间呢,正是游人如织的时候,也是扬名声赚大钱的时候。”甘奇早有打算。
  苏辙颇有为难,便是怕耽误考试。但是甘奇可不怕耽误了苏辙考试,因为甘奇连考题都给苏辙了,稳稳妥妥。
  不想苏洵却开口说道:“辙儿,此事可做。”
  苏洵这个年纪,便是知道其中好处,若是这戏曲当真火热起来了,苏辙自然立马声名鹊起,名传汴梁,名传天下,都不在话下。
  “那听爹的就是。”苏辙点头答道。
  甘奇趁热打铁:“《牡丹亭》、《西厢记》、《窦娥冤》、《长生殿》,来来来,厅内落座吃酒,容我细细道来。”
  中国历史上四大古典戏剧,甘奇已然迫不及待。
  几人往大厅而入,甘奇转头看得一眼,正见得甘霸提着刚刚打造好的大朴刀从门口进来,口中还喊:“哇呀呀,马文才那厮呢?”
  有人上前去拦,甘霸又道:“四九,你是个好人,你别拦着我,我去找马文才,你放心,我不杀他,吓唬吓唬他,教他下次还敢这么演?”
  看来这戏是真演得好,甘奇叹息一声,抬手一指:“把这厮赶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