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九十一章 无曲可唱

第九十一章 无曲可唱


  天寒,屋外忽然飘落了一些雪花,月刚起。
  赵宗兰入厅并不开口,只是微微一福,走到赵宗实身边,满场也无人会觉得她无礼。
  赵宗实甚至亲自起身为这个小妹妹搬开座椅,放好坐垫,然后再叫赵宗兰落座。这动作看起来毫不违和,显然平常里也多是这般细心照顾着这个小妹妹。
  也是因为两人岁数相隔太多,赵宗实十几岁的时候,这小妹妹还在蹒跚学步,赵宗实也不知被她尿湿过多少件衣服了。
  待得落座完毕,赵宗兰还时不时往甘奇方向看得几眼,不论别人怎么说好说坏,赵宗兰自己亲眼看到了,才是真实。
  甘奇也感受到了赵宗兰的目光,抬头微微对视,连忙就把眼神移开了,还喃喃自语:“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真不是那样的人。”
  说完这两句之后,甘奇心中舒服多了。
  赵宗实此时也笑着开口:“小妹,今日贵客登门,还请小妹弹唱几曲,助助兴。”
  小妹赵宗兰闻言,答道:“无曲可唱。”
  赵宗实岂能不明白,连忙说道:“甘先生,今日酒兴正好,不若填上一曲?岂不快哉?”
  所有人都看向甘奇,一脸期待,便是知道甘奇出手不凡。
  这般场合,两个皇帝陛下当面,甘奇是填呢?还是填呢?还是填呢?
  得填!还得好好填,未来的皇帝陛下面前,总要为未来打算打算。
  但是甘奇又为难,为难自己“真的不是那样的人”。
  甘奇为难了大概一秒钟,笑道:“雅兴正好,纸笔伺候。”
  赵宗实见得一切顺利,小妹也给面子,甘奇也给面子,心情大好,抬手一招。
  一个小孩童端着笔墨就上来了,凑到甘奇面前,把笔墨放下,开口说道:“你可记得哦,故事得讲完,姑姑们都等着我给她们接着讲故事呢。”
  甘奇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小针针,你到底帮没帮我啊?”
  “帮了,都是按照你说的啊,奇丑无比,我说了呀。”
  “坑人的小针针,着实不乖。”甘奇岂能信他?
  “反正你得把故事说完,不然……不然你就是个太监。”针针小朋友没有恐吓之意,但是甘奇听起来这就是恐吓。
  甘奇面色一变,说道:“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小朋友,坏得很。”
  针针闻言尴尬一笑:“嘿嘿……我不坏呢,我最好了,大家都说我是一个好孩子。”
  “甘先生,请!小妹还在等着呢。”赵宗实催促一语。
  赵宗兰是真在等着,她说那一句“无曲可唱”,就是等着甘奇当面填上一曲。
  糟小朋友也道:“甘先生,快些填词,我小姑姑可等着呢。”
  唉,这老赵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甘奇如是在想,提笔。
  还听赵宗兰说道:“已然入冬,冬日之景,可入诗词。”
  赵宗兰这是给甘奇出题了,赵宗实也笑道:“对,刚才还飘了一些小雪,就以冬景为题。”
  一旁的吴承渥还说道:“甘先生出手,自然是佳句频出,当冠绝汴梁城。”
  甘奇回头看了一眼吴承渥,摇摇头,下笔吧,不冠绝汴梁城,就算对不起满场这些人了。
  甘奇落笔: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文抄不用说,只怪甘奇读书太多,李清照大名鼎鼎,大宋朝的词,数来数去,就那么七八个人了。
  针针小朋友似乎等不及了,只等甘奇一落笔,已然拿起桌案上的纸,也不在乎墨迹干没干,飞奔几步上前献宝:“姑姑,你看,甘先生写完了。”
  小姑姑摸了摸针针的头,算是奖励。小针针极为享受,站在一旁甜蜜的笑。
  低头再看词作,面色微微一变,口中一语:“好一曲《渔家傲》,唱与诸位细细听。”
  琵琶声起,小口轻张,还能看得贝齿雪白,喉咙里出来的声音,婉转动听,还有小姑娘特有的清脆。
  一曲唱罢,赵宗实直接起身,击掌说道:“好,好,极好的词,更是贴切,美不胜收,好词好词。”
  为何赵宗实这么激动的夸奖?因为这一曲,看似写冬日之梅花,傲立枝头,不顾严寒独自开。其实是在夸人,夸一个人高洁的品格与美貌,也在夸这个人与众不同,得造化独爱,连明月都沾了这支梅花的光,才显得格皎洁。夸赞中,却还有一份绝世而独立、不与众人比的意思。
  这一曲,岂能不让人觉得甘奇这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赵宗实就等着这一遭呢。
  一旁的赵大姐听得似懂非懂,还拉了拉吴承渥的衣袖,吴承渥自然明白,连忙低头去给赵大姐解释。
  赵大姐更是喜笑颜开,直说几个:“好,好,好。”
  吴承渥内心也在想:原来这才是甘先生真正的功力,头前帮我写的情书,不过牛刀小试,什么千里共飞花、愿得一人心,比之这曲借梅赞人,差得远了,佩服佩服!
  只见那唱完曲子的赵宗兰,也是低头含羞,显然也是极为满意。
  唯有甘奇,此时又觉得不对劲,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忽然打了下去,喃喃自语:“不争气的手,什么不好写,非写这个。”
  吴承渥凑过头来:“先生,佩服啊,当真佩服之至。”
  赵宗实一边看自己的妹妹,一边又去看甘奇,似乎意犹未尽,开口笑道:“甘先生既然如此好的雅兴,不若再填一曲?”
  赵宗实的笑容,让赵宗兰羞涩不已,又听得赵宗实的话语,赵宗兰连忙起身一福:“哥哥们恕罪,小妹失陪了。”
  哥哥们倒是不会怪罪,知道自己妹妹脸皮薄,看着小妹抱着琵琶,拿着那一张纸就下去了。
  赵宗实还帮小妹解释一语:“小妹今日许是太劳累了,时候不早,下去休息了,甘先生勿怪。”
  甘奇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
  这回赵宗实看向了大姐与吴承渥,该办另外一件事情了,这件事倒是好说。
  赵大姐也心中了然,回头示意下人抬礼物上来。
  吴承渥已然走出桌案,到得甘奇面前,大礼拜下:“先生之才,如子建八斗,似文曲下凡,还请先生收下学生。”
  甘奇连忙也起身去扶,说道:“不必如此大礼。”
  吴承渥起身,先生奉茶,然后一声大喊:“上拜师之礼。”
  几个大箱子往上抬,甘奇笑得那叫一个爽快。
  (感谢这几天里诸位书友的投票,也感谢书友小贼姚姚、马达1111、书友130723001027016、就是这么666、為了聖光、安东尼刘、村子里的鸡、屠仙阁v阁主、红场唐人、坐断手、书友20190223131002186等人的打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