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七十三章 妻弟宗实设宴相请

第七十三章 妻弟宗实设宴相请


  日进斗金的相扑场,今日终于选出了六十四强,相扑场也停战了两日,开始继续造势。
  甘奇亲自安排这些造势活动,一面一面的大旗子,又开始扛着满汴梁城跑,锣鼓随行,每一面旗子上面都写着一个人的名字。
  比如“封丘刘廷龙”、“阳武冷甲鱼”、“中牟李高阳”、“汴梁刘贤山”……当然,也还有“陕西周侗”。
  大多都是京畿附近的人士,也多是汴梁城里有名有姓的相扑高手。
  声势浩大的巡游,已经把气氛推向了最高点。
  城内的说书人,更是一遍一遍不厌其烦说着这些高手的故事,比如刘廷龙,昔日在汴梁城的相扑场如何了得之类。当然也少不了那个狂妄嚣张的周侗,听说周侗在打败大侠草上飞之后,更是目中无人了,甚至说打遍汴梁好汉,只需要一只手即可。
  相扑场旁不远,又有七八亩地的禾苗被拔光了,开始挖地基,中间一个阶梯形状的建筑已经开始在夯土。
  这就是甘奇设计的剧院了,阶梯形状的土台,到时候铺上青石板,再安上座椅,就是一排一排的观众席,到时候还有巨大的木柱支撑起的二楼雅间贵宾室以及房顶。
  忙碌了一天的甘奇,回到家中,又继续开始哼唱曲调。
  狄咏来了,在客厅落座,等得甘奇过来,开口问道:“大哥,最近人手实在不足,是不是把在国舅府盯梢的人都撤回来帮帮忙啊?”
  甘奇闻言摇头:“继续盯着,最近会试在即,更要盯紧,就在这段时间了。”
  狄咏也不知甘奇到底要盯什么事情,便问:“大哥,到底盯些什么事情啊?大哥若是说清楚些,下面的人也好做事。”
  甘奇问道:“最近曹家府邸可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狄咏摇摇头道:“没什么不对劲的,大户人家的宅院,不都是那样,能有什么不对劲的?”
  甘奇想了想,又道:“主要盯着曹家关于女子的事情,其他事情可以不管。”
  “大哥这般说,我便清楚了。”狄咏点头说道,却又眉头一皱,再道:“要说不对劲,倒也有些不对劲,每天入夜的时候,曹家宅子里总能传出一些女子的喊叫声,但是曹家宅子太大,也听不真切。不过这般也算不得什么问题,哪个大户人家不管教下人?惩罚下人的事情,也是常见得紧。”
  甘奇闻言,连忙说道:“对,就是这事情,盯紧了。曹家宅邸里若是有姑娘跑出来求救之类,立马带回来。”
  “大哥莫不是知道一些什么秘辛?”狄咏问道。
  甘奇摇摇头:“高门大宅里的什么秘辛,我没有什么兴趣。此事关乎一件大案,不是什么秘辛,曹家能不能倒,就靠这一遭了,正是这会试之时,十有八九要出事。”
  狄咏便也不多问,只点头。
  甘奇与狄咏说完话语,正见得吴承渥收拾东西从书房出来准备回家。
  甘奇忽然把吴承渥叫住。
  吴承渥上前拱手:“不知先生有何吩咐。”
  甘奇说道:“这几日你帮我一件事。”
  “先生请说,学生自当竭尽全力。”吴承渥这个人在做事这方面来说,那是很靠谱的。吴承渥大概也就是一个做事的人,不是一个谋事的人。往后做官,应该也只能做那些老老实实干活的官职。
  “这几日你帮我在城里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哪里的举子失踪的事情。”甘奇说道。这些都关乎曹家大案。
  吴承渥点头答道:“先生可是寻人?可有名有姓?”
  “不是寻人,你在这京城几十年,文人圈子都熟悉,便问问有没有这样的事情,有没有哪个圈子的举人这些天失踪了。”甘奇嘱咐道。
  吴承渥恭敬一礼:“学生一定竭尽全力去帮先生打听。”
  “多谢。”
  “先生客气了。”吴承渥起身便去赶城门。
  甘奇这般前后安排,便是因为头前思来想去,想那位曹家大国舅为何好好的国舅爷不当,非要到深山老林里去求仙问道。
  这个问题就是扳倒曹家的关键,甘奇依稀记得一些事情,牵连一桩案件,这桩案件也牵涉到开封府包拯,也正是会考的时候发生。
  包拯这次知开封府,时间并不长,过不得多久,包拯就要升官了,升为御史中丞,之后更是接替了韩琦的职位,任职三司使。
  能在包拯当开封知府的时候发案,还要是会试的时候,也就只有这么一小段时间了。
  甘奇想得这些事情,便是更加笃定最近曹家国舅爷要犯案,案件还与一对举人夫妇有关。
  前后安排妥当之后,甘奇就等着机会了。甘狗儿这一遭能不能从开封府出来恢复自由身,也在这一遭。
  翌日大早,吴承渥下午才到甘奇家中来,与甘奇说道:“先生,今日学生打听了一个上午,到没有听说京城里哪个举子失踪的事情。”
  甘奇微微有些失望,又道:“那还得劳烦吴兄继续打听一下。”
  吴承渥点头应答:“先生放心,学生在京城士子圈里熟人众多,此番都交代过了,但有这般的消息,必然有人告知于学生。”
  甘奇点头:“有劳了。”
  吴承渥摆手说道:“些许小事,算不得什么。学生还有一事与先生说。”
  “吴兄说就是。”
  “今晚妻弟宗实设宴相请,还请先生一定赴宴。”吴承渥说道。
  “宗实?赵宗实?”甘奇问道。
  “正是宗实,宗实向来喜欢结交德才之人,头前听得先生大名,仰慕多日,此番听得学生与先生相熟,特地委托来请,还请先生赏光一会。”吴承渥一边说,一边抬头看甘奇,生怕甘奇拒绝了。便是这个宴请,其中缘由,显然不是他说的这样,而是另有内情。这大概就是赵大姐的办法了。
  吴承渥怕甘奇拒绝,但是甘奇岂能拒绝?赵宗实是谁?未来的大宋官家、皇帝陛下。所以甘奇答道:“定当赴约。”
  “多谢先生。”吴承渥心中大喜,总算没有把赵大姐交代的事情办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