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七十二章 我有办法

第七十二章 我有办法


  甘奇把苏轼找来了,两人进了书房,开始研究戏曲的事情,苏轼是那种听编天下词牌的人。
  而甘奇是那种京剧、越剧、黄梅戏、豫剧都有涉猎的人,甚至评剧也听过不少。也是甘奇以往生活的那个年代如此,稍稍有些文化的老一辈人,都会涉猎这些东西,还有相声之类,其中还有一个很大时代门类,那就是样板戏。甘奇小时候随着父母与爷爷奶奶,当真是耳濡目染。
  甘奇兴许算不上一个真正的票友,但是记忆里咿咿呀呀,甘奇还是熟悉非常,自己也开口能唱许多段落。
  话本是现成的,甘奇已然咿咿呀呀在唱,其实戏曲也是有规律的,每一出戏,并非每一段都要有不同的唱腔,也是有不同的曲牌,来回换词。再根据情绪与剧情高低,唱腔也会有区别。
  如苏轼,那就更是信手拈来,哼的都是当今流行的曲调,甚至根据曲调,苏轼还会动笔稍稍改一下对白的词句长短。
  苏轼也会对甘奇哼唱出来的曲调点评一二,那些调子好听,那些调子不好听,苏轼的鉴赏能力极佳,苏轼大概就代表了这个时代的审美了。
  哼得片刻,甘奇便吩咐伺候的丫鬟把李一袖与萧九奴唤来。
  这两个女子,刚入甘家,还在一张紧张状态,有些不知所措,落座书房,动作拘谨,谨小慎微。
  甘奇却不管这么多,大大咧咧就开口:“二位姑娘,我与子瞻兄哼唱一些曲调,劳烦二位记成曲谱,然后配上乐音,再唱一唱。”
  这也是为何甘奇要急着把两个人买回来的原因,因为甘奇不熟悉这个时代的曲谱,宫商角徵羽,甘奇几乎一窍不通,所以把自己哼的曲调变成谱子,再配上和弦与音乐,那只能这两个姑娘来做了。
  两个姑娘只管点头干活。
  甘奇已然在哼,苏轼也在哼哼唧唧。两个男人唱曲,虽然不至于五音不全难听至极,但是多少缺了一点柔美与味道。
  待得李一袖与萧九奴再重新哼唱一遍,味道已然不同。
  才刚刚一段,甘奇已然开口:“好,好,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么回事。”
  苏轼也是大喜,笑道:“甘兄,快写下来,开场就这一段了,就是这么唱。”
  便是李一袖闻言,也连忙去写,把刚才的曲谱记录下来。
  苏轼与甘奇,这就算是在作词作曲了,只是甘奇借鉴的多,原创的不多。
  四人忙活起来,书房里却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吴承渥,此时的吴承渥哪里还读得进书,只听得那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吴承渥就没有了读书的心思,频频转头去看作词作曲的甘奇与苏轼。
  也是书房太过吵杂了些,打搅了吴承渥读书。
  甘奇看得吴承渥频频回头来看,转头说道:“吴兄就别看了,好好写文章,你写的那刑赏忠厚,越写越差了。”
  吴承渥连忙低头去写,口中还答:“先生,我这两天查了许多书籍,这篇新的已然写就,还请先生过目。”
  甘奇自己也伏案在写词,只答:“给子瞻看看。”
  吴承渥连忙把自己新写的文章拿给苏轼去看。
  苏轼接过一看,眉头一皱,说道:“这个……还需要努力努力。”
  吴承渥本是一脸期待,听得苏轼之语,面色一沉,又道:“不知何处还需要努力?”
  苏轼抬手指着文章说道:“刑之道,在于疑,何为疑?其实就在于公平公正,以念人善为准,不以人恶为准。”
  甘奇闻言随口接了一语:“人之初,性本善。刑疑付轻,要以人性本善为出发点。”
  这一句很简单,来自小孩子读的《三字经》,只是《三字经》在北宋朝还未成书,甚至到南宋朝都未成书,得到南宋后期,才真正成书。
  苏轼听得甘奇六个字,点头答道:“对,就是这个道理,人之初,性本善。”
  吴承渥听得一愣一愣,躬身一拜:“还请二位先生教导,刑疑付轻与人性本善的关系到底该如何分说?”
  苏轼闻言一愣,看了看甘奇。
  甘奇也是眉头一皱,答道:“那你就不要写什么人性本善了,就写宁可放过一千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吴承渥又是一拜:“还请甘先生教导,这般该如何去写?”
  苏轼与甘奇两人对视而摇头,甘奇又说一语:“你先自己写,写了再说。”
  吴承渥恭敬一礼,点头去写,抓耳挠腮。
  甘奇与苏轼,又开始咿咿呀呀哼唱了起来,时不时还击掌相庆,说着“这般好、那般好”的话语。
  吴承渥晚间回家,连忙去给自己的夫人汇报工作。把今日在甘奇家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通。
  赵大姐闻言浅笑:“呵呵……甘奇终于不演猴戏了?”
  吴承渥深以为然,点头答道:“还是夫人高明,今日就听那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便知这位甘先生才华满腹。可还不止这些呢,那个苏轼与甘先生两人对坐商谈,佳句频出。听得我在一旁连写文章的心思都没有了。”
  赵大姐闻言忽然又叹了口气,说道:“唉……甘奇这般用心良苦,只不过就是不想与我赵家结亲,夫君,你说我们老赵家的女儿,当真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吴承渥闻言,连忙义愤填膺说道:“如夫人这般女子,世间哪里寻得到?又岂是一般人家姑娘可比?我能娶得夫人,那是上辈子修的福气。”
  赵大姐一听,眉飞色舞,却又有怒:“对啊,我老赵家的姑娘,哪个不说好?他甘奇这是不识好人心,岂有此理。”
  吴承渥听得自己老婆好像要生气了,连忙打个圆场:“夫人,甘先生兴许只是不知小妹的好处,如甘先生这般大才之人,娶妻自然是有要求的,想的是一个知书达理、也有满腹才华的姑娘家。”
  赵大姐闻言,又道:“这不是巧了吗?我家小妹就是知书达理、才华满腹,赔他甘奇岂不是正好?”
  吴承渥想了想,答道:“小妹诸般的好,奈何甘先生不知,错过了好姻缘。”
  赵大姐听得这一语,想了想,问道:“那如何教他知晓小妹的好呢?”
  “这个……这个……当真有些难。”吴承渥答道。
  赵大姐一拍桌案,站起身来:“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