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七十章 负心薄幸,如此而已

第七十章 负心薄幸,如此而已


  开封府衙门口,甘奇已然离开了许久,而曹横却越等越是烦躁。
  等得许久之后,头前笑意盈盈而去的衙差终于回来了,见得曹横之后,开口:“曹掌舵,吴推官此时见不了你,还请先回吧。”
  “什么?他不见我?他怎么能不见我呢?你再去问问,就说我曹横在门口等着他。”曹横有了些许怒气,他能在整个汴梁城都混得开,可不是因为什么黑恶势力,靠的就是曹家。一个小小的推官在他眼中倒也算不得多大的人物。
  衙差一脸为难,又道:“曹掌舵,您还是先回吧,兴许吴推官晚间回去寻你。”
  “叫他出来,某现在就要见他,开封府是怎么审案的?杀人大案,竟然如此轻判,难道不怕御史们诟病吗?”曹横此时的怒气,大概就是因为刚才甘奇在他面前得意洋洋的模样。
  其实甘奇并未变现出什么得意洋洋的模样,最多算是懒得理会。但是曹横的感受就是得意洋洋,甘奇的得意,曹横岂能不怒?
  “曹掌舵,吴推官此时有要事在身,正在包待制公房里。案件也是包待制亲自审理的,曹掌舵又何必为难小人呢?”衙差耐心分说。
  曹横左右踱步两番,回头看了看衙差,忽然开口问道:“你且与我说实话,那甘奇是不是认识开封府何人?”
  曹横当真不傻,许多事情能猜到十之八九。
  衙差倒也直白,点点头答道:“曹掌舵,不瞒您说,小人曾经在开封府见过这个甘奇,见他与包待制有过交谈,显然这个甘奇是认识包待制的。”
  曹横恍然大悟,咬牙说道:“难怪,难怪这厮在某面前还敢如此,原来是有靠山,好大个靠山,常人都说开封府包拯一向铁面无私,哼哼……原道也不过如此。”
  衙差闻言大惊,连忙压低声音说道:“曹掌舵慎言,曹掌舵慎言。”
  “哼!”曹横已然不理会这个衙差,对着开封府吐得一下口水,转头又道:“走!”
  曹横负气而走!留得那衙差一脸苦涩,还不断吩咐左右同僚不要乱传话语。
  此时遇仙楼里,雅苑偏僻处的厢房之内,李一袖与萧九奴对坐。
  李一袖轻轻抚琴,门外落起了细雨,细雨成了帘幕,把院子里的绿黄颜色加上了一层朦胧。
  少言寡语的小姑娘有些惴惴不安,思绪繁杂,时不时叹息几声。
  李一袖停了手中的动作,看了一眼屋外细雨,开口说道:“那位甘公子莫不是反悔了?昨日就该来了,待得今日却还未到。”
  萧九奴点点头,说道:“许是太贵了。”
  李一袖闻言叹道:“一千二百贯,妈妈出价是真有些高了,稍后我去与妈妈说说,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数降低一些。”
  萧九奴却摇摇头说道:“罢了,低又能低到哪里去,又何必去为难人。百亩的良田,不知能养活多少人,又有何人愿意拿来换一个青楼女子。”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李一袖轻起一些唱腔,无奈悲伤,悲的不仅仅是萧九奴,也悲的是自己,落入风尘,成了商品,还有什么资格谈这些?
  萧九奴坚定了一下面色,挤出一个笑脸,说道:“姐姐,我与那甘公子不过匆匆两面,哪里能用得上《长恨歌》来说。”
  李一袖也笑了笑,说道:“罢了罢了,男人本就如此,姐姐也算是见惯了风月,昨日说那海誓山盟,转头就到了九霄云后。负心薄幸,如此而已。皆是你我的命运。此恨绵绵无绝期,来生愿生良善家。”
  萧九奴点头应答:“嗯,姐姐说得对,只愿来生在那良善家。”
  两人相视一笑,笑虽然苦,也算得上是互相安慰。
  李一袖的琴声又起,叮咚而鸣,唱的是白居易,说的是《长恨歌》。六宫粉黛无颜色又何如?从此君王不早朝又如何?终究不过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男人不过如此。
  遇仙楼前厅,甘奇却到了,甘霸等人抬着几个大箱子而来。
  徐娘半老的妈妈,两撇八字胡的账房,浑圆的遇仙楼东家,也都到了。
  妈妈满脸的脂粉随着笑容不断剥落,口中连连再说:“甘公子,奴家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已然落座的甘奇,并不多言,直接说道:“多少钱?”
  妈妈看了一眼肥胖得浑圆的东家,开口道:“一千二百贯。”
  甘奇稍稍沉默了片刻。
  妈妈连忙又道:“甘公子放心就是,百分之百的雏儿,十六年华,吹拉弹唱样样俱佳,值当得紧。”
  甘奇忽然开口又问:“李一袖多少钱?”
  妈妈闻言一愣,连忙说道:“甘公子说笑了,李大家乃是我遇仙楼的头牌,可不卖。”
  “不卖?”甘奇问道。
  妈妈摇头:“不卖不卖,当真不卖。”
  甘奇转头去看了一眼哪个肥胖的东家,再问:“当真不卖?”
  妈妈也看向了东家,却听东家摇头晃脑问道:“甘公子出得多少价钱?”
  “那得看你遇仙楼要价多少?”甘奇要买李一袖,显然是有打算的。
  妈妈听得东家有卖李一袖的意思,连忙说道:“甘公子,一袖姑娘虽然已经二十有四,但一直是我遇仙楼的头牌花魁,也从未出阁,可不便宜呢?”
  “二十有四?此时不卖更待何时?还能红得几年?此时当红之时不卖,再过两年,怕也就与你一样成个老妈妈了,只能做些调教小姑娘的差事了。”二十四岁,这个时代的大龄剩女了。
  “甘公子,话也不是这么说的,遇仙楼就靠着一袖姑娘赚钱呢,轻易卖了,我遇仙楼岂不是喝西北风了吗?”
  谈判而已,甘奇只是笑答:“遇仙楼就靠一袖姑娘赚钱了?那过两年岂不是真要喝西北风了?”
  妈妈被甘奇这一语堵得不知如何答话了,回头看了一眼东家。
  东家想了想,忽然抬手,说道:“一万五千贯,甘公子带走。”
  “一万五千贯?”甘奇问道,汴梁城几十亩的大宅子,大概也就这个价格了。
  “一文不少。”东家答道。
  “行,成交。”甘奇起身招手,甘霸已然在开箱子。
  妈妈连忙问道:“那……那九奴呢?甘公子还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