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六十九章 你想去哪里?

第六十九章 你想去哪里?


  此时的包拯,已然频频去看身边不远的推官,许多事情,他显然也差不多一清二楚了。
  甘奇已然入内,大堂门口,黑压压一片人。
  甘奇往前拜见,手中还拿着那一份几百人签名的求情书。
  包拯端坐在前,问道:“你可有为甘武辩解之言?”
  甘奇点头:“回禀包待制,学生此来,并非为甘武杀人之事辩解。学生此来,只为详说其中内情,愿包待制能从轻处置。”
  包拯开口:“说来听听。”
  甘奇答道:“学生先不言,学生请他人来言。”
  “准了。”包拯此时似乎就等着甘奇了,从甘奇到场却不能入内,包拯就明白了许多,潜意识里已经相信了甘奇许多。
  甘奇转头,往外点名:“刘二壮,你先来说。”
  一个汉子战战兢兢入得大堂,直接双腿一弯,跪拜而下,还未开口,已然先哭:“相公,小人本是王胜手下行走之人,王胜所作所为,小人大多知晓一二,比如码头东边逼死张五郎一事,小人就在一旁目睹……”
  待得这人说罢,拱手而出,甘奇又转头:“李员外,劳烦了。”
  一个四五十岁的商人走了进来,躬身一拜:“包待制,王胜之黑虎帮所作所为,早已是民怨四起,只是众人都敢怒不敢言,在下是南城外码头上一个小酒肆的东家,早前不愿缴纳保护费,被王胜差人打断肋骨几根,卧床半年不起,医药费用去无数不说,十年来,更是不敢少缴一分保护费……”
  “既如此,你为何早早不敢报官?”包拯闻言怒问。
  “包待制,报官又如何?报官了就算能抓人,也不过抓的几个小喽啰,那王胜来日,岂能不变本加厉报复?在下唯有忍气吞声罢了,花钱买个平安……”
  包拯挥了挥手,问道:“还有何人要说?”
  门外个个举手。
  包拯摇摇头说道:“都进来说,一个个说。”
  甘奇已然大气一松,看着地上跪着的甘狗儿,点头示意。甘狗儿已然趴伏在地,泪眼不止。
  包拯一个一个听完,转头问了推官一语:“你可认得王胜?”
  推官连忙躬身答道:“下官当真不识得此人。”
  包拯闻言转头,问甘奇:“你还有何要补充的吗?”
  甘奇双手呈上求情书,答道:“学生手中有甘家村几百人求情之书,还请包待制过目。”
  郑中和连忙接过甘奇手中的求情书,送到案前,包拯打开一看,映入眼帘的皆是一个个签字画押的红手印,也不多看,直接合上。
  便听惊堂木一拍,包拯已然开口:“文书记录,甘武杀王胜一案,证据确凿,但念得其中隐情颇多,判甘武刺配大名府!”
  刺配大名府,就是在甘狗儿脸上刺上字,发配到大名府当兵。一般重案,要么斩首,其次刺配充军。一般充军,不是刺到雄州、沧州这般辽宋边境之地,就是刺配到西北平夏那般宋夏边境之地。
  其实就是发到前线去打仗。
  所以刺配大名府,已然就不是前线了,大名府离汴梁也不太远,四百里距离,而且大名府还是北宋的北京,是北方的中心城市,繁华之地,并非边境苦寒之地。这就是轻判中的轻判了。
  甘狗儿已然大喜,俯身拜下:“拜谢包相公。”
  甘奇也拱手一拜:“包待制实乃青天大老爷,明镜高悬。”
  包拯懒得多言,心中有许多怒,惊堂木一拍:“退堂!”
  说完包拯已然起身往后衙而去。
  那推官看了看大堂上的众人,连忙起身往后衙去追包拯。追到包拯之后,推官躬身在后,开口说道:“包待制,下官当真不认识那王胜,下官一向秉公执法,岂能认识这般作奸犯科之辈?”
  包拯脚步一停,问道:“那你认识谁?”
  “下官……下官谁也不认识啊。”
  包黑脸的脸已然黑得像炭一样了,却问了一句:“你想去哪里?”
  “嗯?这个……不知包待制此言何意?”吴推官似乎没有听懂一般。
  “琼州?化州?还是会州?”包拯问道。
  吴推官这回是听明白了,就这三个地名,就足够吓人的了,一个在海南,一个在广东南,一个在西北宋夏边境四战之地。
  “包待制,下官冤枉啊,下官虽与包待制共事不久,但是下官一想勤勉有加,包待制一定不可听小人之言啊。”兴许他也猜测到了许多,猜测的内容大概就是甘奇不知怎么就认识了包拯,还在包拯面前打了什么小报告。
  包黑脸何其严厉,拂袖起身,头也不回说道:“待得本府查探几番,御史台上,官家面前,有你一本。本府倒是觉得会州不错,战起之时,还能立功。”
  “包待制,包待制……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下官也是受人蒙蔽,以为那王胜只是个普通良商,哪里知道他是那般十恶不赦之徒?下官冤枉啊……”
  大堂之内,甘奇还在安慰甘狗儿:“狗儿,脸上刺个字而已,算不得什么,且在牢里待上些时日,我一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
  甘狗儿早已涕泪俱下,口中连连说道:“大哥,不必再麻烦了,大名府不远,我去就是了,当兵就当兵吧,捡得一命,足够了。只可惜没有再报恩的机会了,来生,来生我一定再在大哥身边,鞍前马后,死而不悔。”
  “你不必多言,我自有计较,此番坐牢也好,每日我都差人给你送酒肉来,把身板养起来。待得出狱之时,一定要看得你是个身强体壮的模样。”甘奇既然这样说,自然是有打算的,要救甘狗儿出牢,不是一定没有办法的事情。刺字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远走大名府,甘奇似乎还有办法避免,甘奇自然是想把甘狗儿留在身边。
  此时郑中和已然在帮甘狗儿去除枷锁,甘奇也拱手谢道:“郑兄弟,大恩不言谢,来日必有厚报。”
  郑中和只道:“甘官人不必如此,皆是我应该做的,牢狱之中的事情,甘官人也只管安心。”
  甘奇点点头,并不在大堂之内当面送钱之类,只是再拱手。然后拍了拍甘狗儿的肩膀,转身而走。
  出得门口,正见曹横跳着脚往衙门里观望。
  见得甘奇出来了,曹横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在茶楼里见得甘奇入了府衙,曹横就觉得不对劲了,所以才又道门口来观望,此时曹横开口问道:“甘奇,如何啊?判得哪日处斩啊?”
  甘奇看了曹横一眼,懒得多言,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却听甘霸一边走一边笑道:“刺配大名府,哈哈……大名府是个好地方,不错不错。”
  甘霸似乎故意如此一般,听得曹横身边的人疑问道:“怎么回事?杀人还能不偿命了?这官府是怎么判案的?”
  曹横早已面色一沉,又往里头眺望几番,上前与一个守门衙差说道:“去,去报吴推官,就说曹横请见。”
  这衙差还有个大笑脸,答道:“曹掌舵稍后,小的片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