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六十八章 就在衙门之外

第六十八章 就在衙门之外


  今日府衙之内,并无什么提刑官,提刑乃提点或者提举刑狱,可不是小官,整个京畿路的刑狱之事,都可过问。提点京畿刑狱,官职比包拯也小不了多少,对于这般高官而言,并不会真的亲自插手些许小案件。就如一个省公安厅厅长,不会去管哪里具体一个杀人案件,提刑按照品级而言就是省公安厅长加省检察长。
  人犯带到,甘狗儿跪在当场,二三十斤的巨大枷锁在身,几乎压得他头都难以抬起。
  “堂下何人?”包拯严肃的声音响彻大堂。
  “小人甘武,见过包相公。”甘狗儿答道。
  “甘武?缘何你又叫甘武了?”包拯问道。
  “小人大名甘武。”甘狗儿这个名字,就是甘奇头前给他新起的。甘狗儿却一直记在心中,如今在这公堂之上,也不忘记告诉所有人自己叫甘武,是一个有名有姓的人。
  包拯点点头,又问:“南城四方布店,你持凶杀王胜之事,你可认罪?”
  “小人认罪,正是小人在四方布店持凶杀人。”甘狗儿此时忽然硬气了许多,从小到大被人欺辱,被人看不起,如今人人都知他在几十人面前刺杀黑虎帮大当家王胜,似乎今日的他,扬眉吐气了,出人头地了,好像不枉活着一世。
  活着,对于甘狗儿来说,不谈什么理想远大,不谈什么前途光明,一辈子求的就是一口饱饭。不认识一个字,没有一个人在乎,就算是昔日的甘奇,也从未正眼看过他。活着,对甘狗儿而言,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的人生意义,以前的甘狗儿,甚至连最平常的娶妻生子这件事都不敢多想。古代底层小屁民,没有资格谈这些问题。
  所以甘狗儿对于自己鼓起莫大勇气持刀杀人这件事,多少有点文人说的“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意思,只愿听得人人提起他甘狗儿,都竖起一个大拇指说上一句“好汉”。这里面,多少也有些少年人热血在其中。
  包拯听得甘狗儿认罪爽快,点头与一旁推官说道:“且上人证物证。”
  推官点头,又左右示意。推官,大概就等于市委秘书长,权职上,也多少有副市长的意思,但是官职上,算是包拯的公事助理,品级不高,六品。
  行凶的兵刃被摆放在头前,然后几个城内四方布店的几个伙计也到场。
  包拯让甘狗儿辨认凶器,甘狗儿辨认无误。包拯又让几个目击伙计说话,也无误。
  案子审理都这里,本来大概就差不多了,但是包拯抬头左右看了看,忽然问了一语:“人证物证俱在,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此案可还有内情要言?”
  甘狗儿闻言想了想,只说一语:“此人该杀!”
  包拯又问:“为何该杀?”
  甘狗儿答道:“禀包相公,王胜乃黑虎帮大当家,欺压小人之事算不得什么,但是此人欺压百姓无数,作奸犯科无数,放高利贷,逼人卖儿卖女卖妻,逼良为娼,收取良民保护费,甚至打杀百姓,其中种种,罄竹难书,还请包相公明察。”
  甘狗儿这么一番话语,显然是有人教过他说,连“罄竹难书”这种文人用词都说出来了,显然不是他自己能说得出来的。教他说的人,十之八九是何海或者郑中和。至于后面的人,不用多猜,甘奇无疑。
  包拯闻言点点头,却不急着表态,而是左右看了看。
  果然有人上前,正是那个推官,只听他说道:“胡说八道,王胜乃是南城四方布店的东家,乃是良善商人无疑,岂能是你口中奸恶之徒?几个四方布店的伙计当场,可以作证。”
  包拯已然皱眉,看向这个推官。
  推官上前一礼,又道:“包待制,此人光天化日之下在汴梁城内杀人不算,还诬陷死者,实不可轻饶。”
  包拯一边点头,一边问道:“吴推官可是认识死者?”
  推官连连摆手:“下官不认识死者,只是觉得此案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这凶手巧言善辩,下官看不过眼。”
  “哦,你吴推官觉得此案该怎么判决?”包拯问了一语。
  包拯判罚案件,也常常问其他人的意见,推官闻言也不疑有他,答道:“下官以为,按律当斩!”
  包拯又是点头,环看左右,问道:“可有人愿意为这凶手辩解一二?”
  无人答话。
  包拯又左右看得一番,问道:“甘奇呢?甘奇如何未到?他不是接下了此讼吗?人呢?”
  吴推官闻言一愣,心中微微一慌,问道:“包待制,不知是哪个甘奇?”
  “还能有哪个甘奇,甘家村的甘奇,怎么不见他入堂内来?”包拯问道。
  吴推官连忙又道:“许是他忘记了时辰,所以未到。”
  包拯不理会,只道:“来人啊,到外面去寻一番,看看这个甘奇来了没有。”
  堂下的巡检捕头何海闻言,微微皱眉,却不上前,显然有些为难在其中,所以示意了一下衙差郑中和。郑中和抬头看了一下包拯,又看了看吴推官,上前答道:“是!”
  今日这大堂中的事情,真正一清二楚的人,大概就是何海与郑中和了。
  包拯见得自己一语,连堂下的衙差都好似有些犹豫,心中更是清楚非常,又转头看了一眼吴推官。
  这位吴推官,此时却没有抬头去看包拯,而是看向了跑出去的衙差郑中和。甘奇到没到,吴推官岂能不知道?门口那些衙差,也都是他安排的。平常里,衙门大小事情,也都是他管着,甚至捉拿甘狗儿,也是他亲自带人去的,什么提刑之类,不过就是他一句托词而已,京畿提刑与开封府压根就不在一个地方办公,不过是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免得有人去通风报信让凶手逃脱。
  其实郑中和就是到得门口看了一眼,与甘奇对了个面,话语都没有说,转头就跑回来了。
  再进大堂的郑中和,看了一眼推官的眼神,也为难起来,拱手躬身:“回禀包待制,那甘奇……”
  “期期艾艾是何道理,甘奇到是未到?”包拯再问。
  郑中和低头说道:“甘奇……就在衙门之外。”
  “叫进来。”包拯说了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