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宋猛虎 > 第四章 多谢大哥

第四章 多谢大哥


  甘奇连忙放下碗筷起身到得院中,开口说道:“都别打了,别把人打坏了。“
  甘霸闻言,收起了刚刚举起来的拳头,把那个眼神中满是哀求的甘狗儿往地上一扔,骂咧道:“是大哥心善,不然要了你的狗命,吃里扒外的东西。”
  甘奇抬手挥了挥,止住众人的喝骂,俯身拉起小狗儿,甚至还为小狗儿拍了拍满是灰尘的短打黑衣。
  小狗儿见得甘奇这般好意,还连连左右去躲,满脸惊慌。
  甘奇已经开口:“小狗儿啊,他们都怪罪你,但是我不怪你,人想好好活下去何其难,这回找你来,是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惊慌失措的小狗儿连连拱手作揖,口中说道:“大哥,小的……小的在哪里都只求一口饱饭,谁也不把小的当回事,大哥饶了小的吧。”
  甘奇闻言皱了皱眉,伸手拉住小狗儿的手,与甘霸等人说道:“你们都在这里等候着,我带小狗儿进屋详谈。”
  畏畏缩缩的小狗儿,就这么被甘奇拉着往大厅而去,大厅里一桌饭菜,甘奇直接说道:“想你晚上也没吃饭,吃吧,边吃边说。”
  小狗儿却是坐也不敢坐,只是愣愣站在一旁。
  甘奇已然伸手来拉,把小狗儿拉坐在一旁,吴巧儿此时已然往厨房去盛饭。
  甘奇见得吴巧儿出了大厅,开口说道:“小狗儿,有些事情你做了,我知道,但是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你是被逼无奈,有人逼迫你做的。但是你应该把这件事情做到底,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以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也不会拿去与任何人说,这件事做成了,甘霸他们也会重新接纳你,毕竟我们姓甘的才是一家人。“
  甘奇话语说完,小狗儿忽然噗通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痛哭流涕答道:“大哥,当真不是我愿意的,是刘宝山逼我的,是他们逼的,我若不给他们通风报信,他们一定会把我丢到汴河里淹死,原本以为他们只是想打大哥一顿,实在不知他们是想要大哥的命啊。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甘奇对这种事情见过太多,无缘无故挨了暗算,总是有这些情节在其中,看小狗儿穿了一身黑虎帮的黑衣短打,甘奇也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甘奇俯身,把小狗儿拉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这个半大的小子,十四五岁,面黄肌瘦,着实可怜,开口再道:“我不说,甘霸他们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我原谅你了,往后咱们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你今夜吃饱,回去好好睡一觉,以后每日还是去码头,时机到了,你帮我做件事。往后我身边一直有你一碗饭。”
  小狗儿不敢抬头看甘奇,甚至都不敢去擦脸上的泪水与鼻涕,只是战战兢兢,轻轻“嗯”了一声。
  吴巧儿盛饭而来,甘奇把碗推到小狗儿面前,又把筷子塞到小狗儿手上,摇摇头说道:“吃,吃饱。”
  小狗儿自是不敢吃的。
  甘奇语重心长再道:“吃吧,瘦瘦小小,只能被人欺负,要想不被人欺负,就要多吃,吃个硬身板。”
  小狗儿抽泣不止,微微抬头看了看甘奇,把筷子拿到桌上,轻声说道:“多谢……多谢大哥。”
  小狗儿终于慢慢吃了起来,甘奇也不断给小狗儿夹菜,只看着小狗儿在吃,自己却是不再动筷子。
  门外的甘霸远远看着厅内,见得小狗儿竟然还上桌吃饭了,口中说道:“大哥也是,这般吃里扒外的东西,还给他饭吃。”
  却听甘奇在厅内喊道:“都进来吃饭。”
  吴巧儿看着门外进来那么多人,倒也不怒,似乎习惯了甘奇每日在家招待这些狐朋狗友,只是说道:“饭在厨房里,自己动手。”
  这顿饭,甘霸几人吃得并不开心,愤怒的眼神一直在小狗儿身上扫视着。
  小狗儿也不敢多吃,吃得个半饱,低头不言不语。
  甘奇起了身:“小狗儿,我送你出门。”
  小狗儿如逃命一般站起,走到甘奇身后,随着甘奇出门而去。
  走到门口,甘奇说了一语:“小狗儿,要想别人敬重你,你就要做出让别人敬重的事情,要是不想一辈子被人看不起,你就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小狗儿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本以为今日肯定凶多吉少,却一直听得甘奇轻言轻语,此时还有这般言语,心中满是负罪感,双腿一曲,再跪了下去,口中说道:“大哥,以往……以往我不懂,我害怕,我该死!我不该做那等猪狗不如的事情,我……”
  “罢了!”甘奇再次把小狗儿拉了起来,又道:“没有以往了,以往的事情我记不得多少了,只有以后,回去吧。”
  甘奇说完,转身入了大门。
  门外的小狗儿,站在当场,陡然间哭出了声来,擦着眼泪往村中而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回到厅内的甘奇,看着狼吞虎咽的众人,叹着气自言自语:“还是要处理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有些心累。”
  倒也无人注意到甘奇自言自语,都在自顾自吃着饭。
  待得众人吃饭,各自回家,甘奇再回拿翻起了《中庸》,对着正文旁的批注慢慢看,还能看懂个八九不离十。
  此时的吴巧儿早已喜上眉梢,又是添灯油,又是挑灯芯,还要泡茶,加茶水。就是没有一句话语,生怕打扰了正在努力用功读书的乖官。
  甘奇也在思索着一些事情,搜索着那个已经被打死的甘奇脑中的记忆。嘉佑二年,范仲淹已经死了五年,五十八岁的包龙图坐镇开封府,欧阳修已经五十岁了,是翰林学士。王安石似乎还未听到什么名声,司马光也没听到什么名声。
  苏轼就更不谈了,无名小卒一个。
  当朝有权有势的人,好似一个叫韩琦,一个叫富弼之类。
  想到这些,甘奇有些头大,并没有那么熟悉的感觉,当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