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不是龙傲天 > 第二章 世道变了,喽喽也开挂

第二章 世道变了,喽喽也开挂


  王奇被子弹打中,勉强挺立了几秒,最后还是倒下了。
  “哪来的神经病,叫你偷看,叫你装逼,叫你话多,去死吧!”黄豹不解气,又狠狠踹了王奇两脚。
  “哎呦…疼疼疼,你这人性格真恶劣呀,用枪把人打死了,居然还鞭尸,踹得我好疼呀。”王奇絮絮叨叨的从地上爬起来,说完话嘴里呸呸呸,竟然连续吐出三颗弹头。
  “这,这不可能。”黄豹震惊,懵圈,他的小弟们也。
  “你刚才又是打枪又是鞭尸,玩的很嗨呀。来,大爷我现在陪你继续玩。”
  “别过来!”
  “呵呵,你刚才的凶狠劲呢?怎么,现在怕了么。”
  “怕……”黄豹闻言面色由惊惧转为狰狞,他从小混社会,看过很多软弱者被欺压的惨状。他不愿做被欺压的弱者,便迫使自己凶狠残忍,久而久之形成习惯。虽说因为凶悍占了许多便宜,却也是他混不出大名堂的原因。此时王奇问他怕不怕,竟激起了黄豹的凶性,大声吼道“怕你MB,操,老子这辈子从来没怕过!”说着整个人冲到王奇面前,枪口抵住王奇胸膛,连续按动扳机。他一边开枪一边吼,直到子弹全部打光,才稍稍恢复了冷静。
  零距离射击,子弹全部命中,王奇胸膛被打得血肉模糊,溅出的鲜血喷了黄豹一脸。
  黄豹顾不得擦血,恶狠狠瞪视王奇,眼睛一眨不眨。
  “你行。”王奇身子颤了颤,一闭眼再度倒地。黄豹赶紧蹲下身检查,没呼吸,没心跳,这回肯定死了。他呼出一口长气,恶狠狠道“一次杀不死,老子就再杀一次,这回你死透了吧!活啊,有种你再活过来啊!”说着说着又忍不住想踹,脚刚一抬起来便强行收住。但是很可惜,就算他不踹,王奇还是满足了他的‘请求’,很有种的又活过来了。
  王奇倒地身亡后没多久,胸前的伤口就开始自动愈合。愈合的速度非常快,用了短短几秒钟,原本鲜血淋漓的胸膛再度光洁如新。然后王奇睁开眼,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
  “虽然你的要求很奇特,不过我,满足你了。”
  黄豹表情呆滞,摸了摸脸上的血迹,血迹还未干,证明这一切不是幻觉。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怪物?不不不,我可不是怪物,我是人哦,只不过有点特殊。嘿嘿,告诉你个秘密,说出来你会吓一跳哦,其实我是个超能力者哦。”
  “超……呵呵,呵呵呵。”
  “怎么,不相信吗?”
  “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哦?”
  “其实……,我也是!”黄豹突然挥拳打向王奇,肉拳化作金属,结结实实打中脖子!只听咔擦一生脆响,王奇的脖子被打断,整个脑袋挂到了背上。
  “死,死了吗?”
  黄豹又看到了极为诡异的事情!那个脖子被他打断,脑袋歪挂在肩膀上的王奇,这回不仅没有死亡倒地,还抬起手把脑袋扶正了。
  “我靠,世道变了呀,这年头连小喽喽都可以随便开挂,还让不让人混了呀。”王奇是经历过赤月血雨之日的人,那时候元灵能量刚刚覆盖地球,只有极少数人侥幸获得异能。直到他最后被天帝镇压封印时,整个华夏的异能者绝对不超过百人·几乎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岁月如梭,他以身外之身的形式逃脱封印,不知过了多少年月,如今却已经是异能者遍地走的时代了么?
  王奇心中尚在感慨,黄豹却再度向他挥拳。
  “我倒要看看你能复活几次!”黄豹深知发动异能需要等量代价,不信王奇可以无限复活。这回拳头瞄准太阳穴打去,整只拳头转为银铁色,是皮肤金属化的异能。被这样的拳头打中太阳穴,就如被铁榔头锤击,普通人十有八九会死。
  “呵呵,不自量力,我站着不动让你杀三次,给足你机会了。既然还敢动手,就别怨我持强临弱了哦。”王奇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当年以一人之力独战天庭,曾对阵过无数的高手。如黄豹这种粗陋的攻击,根本不放在眼里,只一个侧身便轻松躲过了。
  侧身躲避,抬手擒拿,王奇捏住黄豹手腕,微微一笑发动异能。他的异能来源于重宝玄天星核,有操控万物生命力的功效。如今玄天星核丢失,掌控生命力的权能大幅缩减,却依然是非常恐怖的能力。
  王奇抓住黄豹的手腕,发动权能抽取生命力。只见黄豹的手臂迅速枯槁,原本青壮年满是肌肉的手臂,变成了风烛残年老人的手臂。黄豹大惊失色,危急关头爆发出身体潜能,全力抬脚踹向王奇。这一脚非常有力,直把王奇踹得后退好几步,还放开了黄豹的手腕。
  “……哼”王奇郁闷了,现在的身体太过虚弱,和普通人没两样,很不习惯啊。
  黄豹脱困后转身就逃,没有丝毫的犹豫迟疑。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屁话贼多怎么杀都不会死的裸男,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凶犯三人组的老大开溜,两个小弟赵四张贺见状不妙,也立即撒腿就跑。
  “这就跑了?我还没玩过瘾呢。不许跑,至少把衣服留下!”王奇见黄豹跑得越来越远,嫌追起来麻烦,索性转头追两个凶犯小弟。张贺跑着跑着忽然消失不见,居然是个会隐形的异能者。只剩下赵四最倒霉,他也身怀异能,但能力是透视,对逃跑没有任何帮助。张奇一把揪住赵四,对他呵呵笑道“想跑?没门。”
  “大哥求你放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这么老掉牙的台词你都说得出口,我佩服。”
  “就算他放了你,你也是死路一条。”孟璇手脚被捆绑住,勉强坐起身,对赵四说道“你们被我看到了脸,不久之后就会被全国通缉,你觉得能潜逃多久?我看你还是留下自首吧,主动坦白协助破案,争取一个从轻处罚。”
  “能,能从轻处罚吗?”
  孟璇道“你要是态度良好,估计可以免去死刑,改判终生监禁吧。”
  赵四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最后耷拉下脑袋道“好,好吧,无期总比死刑好。”
  孟璇用赵四的手机通知警队,只过了十分钟左右,便有到好几辆警车呼啸着到达现场。这时候王奇已经美滋滋的穿上衣服,而可怜的赵四只剩下内裤,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孟警官你好,我们是郊区警局的,接到命令前来接应,市区警局的人已经在路上了,请指示。”
  孟璇指着赵四道“他是本案从犯,现已投案自首,决定协助调查,先控制起来吧。对了,找一件衣服给他穿上。”
  “明白,那这位是?”
  孟璇看了眼王奇,说道“他是我的线人,不用管他。”
  又等了好几十分钟,市警局的警车终于抵达。双方一番交接之后,赵四被押送去市区警局,等待他的是连夜审问。
  “呵呵,孟璇同志辛苦了,你这回立了大功呀。”
  “领导,我累了,能不能先回家休息?”
  “行,行,没问题,小宋过来,你负责送孟璇同志,知道了吗?”
  “对了,这个是我的线人,也顺带把他带回市区吧。”
  孟璇拉着王奇一起坐上警车,有同僚开车送他们回市区。
  王奇有点懵圈,在他的视角看来不过是苏醒后,正巧碰见三个混混对弱女子图谋不轨,他路见不平跳出来玩玩英雄救美。没想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便问孟璇道“原来你真是警察啊,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呗。”
  “好吧,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孟璇的身份是刑侦队的一名刑警,她打扮暴露出入酒吧孤身走夜路,全是为了引出一桩连环奸杀案的凶犯。就在两个月前,有人在郊区荒地发现了一具满身伤痕的女尸,经法医鉴定为奸杀,死者全身多处遭钝器重击,犯罪手法极其凶残恶劣。
  这起案件引起警方高度重视,当即就召集人手展开调查。可惜调查并不顺利,狡猾的凶犯没有留下有效线索,使得追查格外艰难,整整半个月案情毫无进展。就在刑警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又有一具抛尸荒郊的女尸被发现,和前一回一样,案发现场还是找不到有用的线索。
  之后连续两个月的时间,凶犯再度作案两起,总共累计四个人遇害。凶犯的逍遥法外,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上级严令一个月内必须破案。刑警队追查案件两个月,虽说没有锁定凶犯的头绪,却也总结出了不少信息。比如案发现场的车胎印记,可以推断出凶犯作案时,交通工具的大小型号。还有受害人大多是年轻漂亮的女性,夜生活丰富。从受害人身体上的伤痕推断出,凶犯是三到四人的团伙作案。
  获取了这些信息后,孟璇自告奋勇以身作饵,每天深夜出入就把夜店,装作醉酒专走阴暗小道。在此期间,孟璇遇到了许多贪图她美色的色狼。因为不想打草惊蛇,每回她都装作醉酒。等到了酒店房间里,便会用武力教育那些心怀不轨的色狼。
  连续一星期以身犯险,总算引出了真正的凶犯。谁知道反被算计,差点死得不明不白,幸好有王奇跳出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