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苏厨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使节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使节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使节
  
  蔡卞可真没拿自己当谏院的外人,没有把这个职位当做过渡性的职位。
  
  当了同知谏院,不弹人怎么行。
  
  第一炮弹劾陕西路转运判官“才品素下”,贪污公款。
  
  正好赶上清理仓漕,陕西重地岂容硕鼠?转运判官转眼罢职。
  
  紧跟着,弹劾检正中书孔目房吏房公事王陟臣“身无特操,才乏他长,惟以从谀附贵,苟且取容为事”,使之罢去检正中书孔目房吏房公事的提拔,回任原来的度支判官。
  
  很明显,这个贵,指的就是中书俩宰执,王珪和蔡确。针对的是其官员任免权。
  
  第三炮,直接炮轰宰相王珪之子,同知礼院王仲修,这货在请假回乡祭祀途中,在扬州竟然公费晏饮,由签书判官邵光陪吃,还与官妓调戏胡来。
  
  这个可就太丢人了,官妓陪宴是常态,那也是官妓的职责,但是官员与之进行不可描述的活动,那是朝廷法度不允许的。
  
  或者你偷偷做不被抓到也行。
  
  结果王仲修被抓住了把柄,“有逾违之实”,还是发生在回乡祭祀的途中,简直就让王珪颜面扫地。
  
  结果王仲修罚铜十斤并调动工作,邵光降职。
  
  苏油将蔡京叫来,你弟弟最近表现很亮眼啊,这里头要没有你的鼓捣,那才是见鬼了!
  
  蔡京呵呵笑,要是我弟弟胡乱瞎弹,那我也不会容他,可问题是,他并没有弹错啊?
  
  苏油哑口无言,是啊,的确没有弹错,可问题是……算了不说了。
  
  问题是这操作骚得有些过头了……三个弹劾紧密结合当前政治形势,还顺便除掉了竞争对手!
  
  王仲修和蔡卞,都是同知礼院!
  
  顺便上了自己的船,还站得稳稳的,还给皇帝留下了深刻印象,还在短短三月内,将一个过渡性职位,变成了履历上一辈子的亮点!
  
  因此苏油就有些感慨,有这样一个兄长,蔡卞你这弟弟应该过得很辛苦吧。
  
  其实蔡卞的人品是不错的,见到苏油看着他发怔,便感觉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虽然苏油比自己还小一岁,但是他和自己的岳丈王安石,从来都是平辈论交的。
  
  自己和大苏还是同榜进士,大苏却是苏油的侄儿。
  
  因此苏油要是真摆谱,蔡卞还真得捏着鼻子叫世叔。
  
  好尴尬啊……
  
  好在苏油很快就醒悟了过来,又从袖子里边抽出一张单子:“这是天师道玉局观肥儿粉的配方,我家夫人听说高丽国内小孩夭折得多,让你将这个带给高丽傅贤妃。”
  
  义天和金尚眼泪都快下来了:“多谢少保,多谢国夫人。”
  
  苏油摆摆手:“她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高丽冬季时间长,人参的药效比太行参还要高出一筹,这次元度涉海,还请带几支回来。”
  
  蔡卞赶紧躬身:“定不负少保所命。”
  
  蔡卞也是聪明人,难怪苏油和自家兄长能走到一路上去,肥儿粉配方的意思,就是要傅贤妃珍重那个孩子,说明大宋很看重。
  
  其次就是替自己的这次出使打通了高丽的上层线路,让自己事半功倍。
  
  只要能够平安回来,那就是铁定的功劳。
  
  难怪兄长对少保这么上心,有这样善解人意的上司,感觉真是太好了。
  
  苏油一招手,张麒送上来两套书籍:“这个是大苏的诗集,收得比较全了,包括这次闹出风波的那些,也都在里面。”
  
  见到义天和金尚眼神发亮,苏油笑道:“没敢多印,所以就只好辜负金使臣了。这是给贵上准备的私人礼物。”
  
  金尚拱手道:“没关系,我抄,我在船上抄!”
  
  和高丽人交代完,苏油这才与邵伯温和平正盛交代。
  
  平正盛一身的戎装,身上的铠甲是西夏铁鹞子那种新款龙虾盔甲,明晃晃的能亮瞎人眼睛。
  
  不过甲片上使用了蚀刻技术,密密麻麻全是天师道的各种符文,驱邪避鬼的能力更胜一筹。
  
  头盔上的金翅翼展三尺,是如来佛祖坐下金翅大鹏鸟的抽象。
  
  头盔上还模拟了天球,用镶金工艺布置了日月和二十八宿。
  
  头盔后的护脖,是铁环挂着的一个桃子形象。
  
  在平正盛的心里,有了这道铠甲和压胜钱蜻蜓切的加成,自己和平将门可以一战了。
  
  何况自己身边还多了一位能够神机妙算推运天机的小邵先生,要是这都还搞不死平将门,那自己就……
  
  那自己就跟着小邵先生回来,再不回日本了。
  
  看着平正盛那一身苏油就又好气又好笑,那套符文平白无故给铠甲增加了一千贯的成本,石鍮是越来越坏了。
  
  “这还是在大宋境内,你至于不?”
  
  平正盛不以为意:“我这是先与宝甲沟通交流,免得到时候大家意见不一,出了岔子。”
  
  懒得理你!苏油只好对邵伯温说道:“到时候能帮就帮,不过不能让自己陷于危险,记得自己是大宋使节,不是日本国主的谋臣。”
  
  邵伯温拍了拍背着的皮革招文袋:“雷火之下,神鬼辟易,少保你就放心吧。”
  
  苏油点了点头,才对蔡卞说道:“元度大可不必担心风波险恶,此番去往两国的,还有随行的商队,路上自有相互照应,不至于有什么大凶险。”
  
  “等你们载誉归来,陛下那里自会更加看重,努力吧。”
  
  蔡卞躬身:“此次出行,朝臣多以蔡卞不免,只有少保认为我必定能回来,就凭这份信赖和祝福,蔡卞也将不辱使命。”
  
  苏油点头:“去吧,早点到杭州,还能熟悉熟悉航海事务,那是另外一门有趣的学问,顺便还可以考察一下海运漕粮的制度。”
  
  蔡卞躬身道:“处处留心皆学问,蔡卞明白的。”
  
  也不知道少保还记不记得自己当年讽刺大苏诗文不行,被老丈人嘲笑的事情……
  
  刚想到这里,就听苏油说道:“路过江宁的时候,记得替我向王相公问声好。”
  
  你还是摆谱了!你到底还是忍不住摆谱了!
  
  ……
  
  辽国,南京道,归义城,白马河边。
  
  辽国参知政事陈义,正与苏辙和晁补之告别。
  
  陈义对苏辙施礼:“就只能送到这里了,过了白马河,对面就是大宋白沟驿,山长水远,与先生可能后会无期了。”
  
  苏辙也对陈义还礼:“半年来多蒙陈参政照顾,苏辙也多谢,如果异日能再相见,再尽欢一饮。”
  
  陈义对苏辙和晁补之心悦诚服:“先生与三元,短短半年之内,规劝君上,厘清史馆,巧护皇孙,我大辽有识之士,同感盛德。”
  
  “两位的胸襟气度,识问雅望,令北地六月逢春,朝政为之一振。可惜各为其主,陈义不能从先生门下奔走,请再受陈义一拜。”
  
  苏辙和晁补之这趟差事,完成得非常的圆满成功。
  
  刚到辽国之时,辽主耶律洪基对大宋传过去的《回音院》非常不满,拒绝接见苏辙和晁补之。
  
  苏辙和晁补之不以为意,每日里与辽国文人诗词来往,随便小露了几首,就引来了辽人的大肆吹捧。
  
  耶律洪基要去摸鱼儿海游猎,又设置了障碍,要求各国使臣能射箭,七十步靶子五中四鹄,方可进陪。
  
  苏辙摸出苏油给他准备的古怪铁弓,百步外五发五中,皆破的,辽人大惊。
  
  经过陈义做工作,苏辙和晁补之终于见到了耶律洪基。
  
  等到耶律洪基责问《回音院》的时候,苏辙缓言道,大宋和辽国乃是兄弟之邦,要是大宋发生皇后被废,太子身死非命这样的惨事,只怕群臣早就纷纷上章谏诤了。
  
  不管怎样,事情都不会如辽国这般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