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农家小福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牛皮吹大,闪了舌头

第三百八十九章 牛皮吹大,闪了舌头


  安清远与叶彦旭的到来,直接让所有人放下心来,每个看到他们的人都很高兴,当然除了一人。
  客栈狭小的后院,纪无名占着唯一一把椅子,歪靠在上面,不屑的瞪了叶彦旭一眼。
  “你小子,是不是很得意啊,怎么,受欢迎了不起啊,老夫告诉你,剩下的路,就算没有你,老夫也能平平安安把他们送到平城。”
  靠在离他不远处的柱子上,叶彦旭颇有些哭笑不得。
  “纪前辈,当年打败您的是家师,又不是晚辈,您在这跟晚辈置什么气?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看话本呢,晚辈最近新得了一本《英雄美人江湖计》,不知您老可有兴趣一观啊!”
  闻言,纪无名立刻扭头看他,双目泛着精光。
  “你说的可是江湖百晓生欧阳禹新出的话本?”
  叶彦旭点点头,慢慢悠悠从怀中掏出一本卷起的书册。
  “这可是绝版的第一册,听说全天下只有三本,晚辈这本可是花了大功夫,从一位南方富商手里买来的,前辈,您要不要看?”
  一个闪身出现在他面前,夺过书册后,又快速回到方椅上坐下,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在刘西刘北看来,只是眨了半下眼睛的时间。
  宝贝的拿着书册,反复摸了几遍后,纪无名扭头看向小院对面目瞪口呆的两人,抬手指着刘西道。
  “你,过来。”
  刘西当场楞了一下,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尖。
  “前辈是唤晚辈吗?”
  纪无名不耐的点点头。
  “就是你,快过来。”
  “哦!”
  傻傻的走了过去,在他身边站定,纪无名伸手把书册递过去。
  “念!”
  “啊?”
  “念啊,你不识字?”
  刘西点头。
  “那就念啊!”
  好吧,一场矛盾就被叶彦旭这般轻松的化解了,站在二楼上目睹了全场的乔薇与齐王妃,不由抬起手,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
  众人再次上路的时候,已是三天之后。
  进入六月后,天气越发炎热,马车无法如以前那般紧闭,车窗敞开,车帘挂起。
  这般两边对称吹来的风,带来些许凉意,也让坐在马车内的众人,心情安定下来。
  有了叶彦旭带来的十多个武功高强的护卫,大家胆子都打了几分,走起路来也分外轻松。
  一路行至扬州道,都没遇到半个刺客,跟之前的三步一杀,五步一堵相比,现在真是太轻松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之后的路会顺顺畅畅的时候,忽的一阵劲风闪过,车身晃动,马儿高昂大叫。
  伴随着怪风,更加阴阳怪气,令人毛骨茸然的声音响起。
  “嘿嘿,女人孩子留下,男人都滚——”
  握紧缰绳,胯下马儿高声鸣叫,叶彦旭唇角勾起,左手长箫不经意间一转。
  “呵,好大的口气!”
  应声而出,长箫破空而发,直向离车队最近的一处扫去,那处原本空无一物的树枝,在他法功的瞬间,忽的飞出两个暗黑的身影,那身影移动速度很快,然而叶彦旭的速度更快。
  不久,便挡住了两人的去路,落在半空中的脚如履平地,手上动作不断,且没招出来都带着十分力度,招招制敌,杀气旺盛。
  树下,依旧骑在马上闭目养神,纪无名淡然开口。
  “到底是年轻气盛啊!”
  在他身边,刘西与刘北对视一眼。
  “叶五公子,动了杀心!”
  话音刚落,两个人影重重倒在林间堆积厚实的落叶上,发出一声闷响。
  单脚站在枝头,手指向不远处的一片空旷处,叶彦旭面无表情,冷哼出声。
  “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滚——二、死——”
  伴随着他的声音,车队两边的树林安静了片刻,只有官道上慢慢前行的马车,轱辘压着地面发出的声音。
  跟着车队前行,没有一人停下,也没有一人说话,坐在车内的老人孩子,妇孺男子,也感受到这次的刺杀好似不同以往。
  对,以往只不过是京中来的刺客,亦或是某府养的剑客,而今日——
  “伏岛八十一怪,江湖上排的上名号的恶人,不比铜山四鬼的名声好多少,从前朝末年开始为祸百姓,后皇上建立大渝,也曾想过对这些江湖中人出手,奈何京中朝局不稳,边疆多有战事,实在腾不出手来。
  他们原本活跃在南边群岛,也就近年来沿海一带在烨王殿下的指挥下,水军壮大,百姓人人皆兵,商队出行皆有保护,他们没了作恶的机会,便往内迁移,开始做些杀人掠财的不义之事。”
  骑马都在窗口,隔着帘子,刘西低声对乔薇与齐王妃解释着来人的身份背景
  “不过王妃夫人放心,他们厉害,咱们也不是吃素了,再说还有纪老前辈与五公子在呢。”
  握紧的双手依旧隐隐颤抖,乔薇扭头看了眼身边同样神色绷紧的齐王妃。
  “小姨,我总觉得这次不会那么简单,这些人敢在官道动手,摆明了是有后招的,咱们不能掉以轻心。”
  对上她的视线,齐王妃肃然点头。
  “嗯,你说的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刘西,传令下去,所有人打起十二分精神,过了这关本妃有重赏,但记住,一定要保住自己的性命,你们的家人还在等着你们呢!”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也很坚定,在这诡异安静下,慢慢飘出车窗,被行走在边上的护卫精兵们听到,一个个顿时感动不已,心中的决心又坚定几分,原本些许的胆怯,也跟着这句话消失。
  而就在这话说出之后,林间枝叶开始迅速摆动,在这个无风的午后,却好似将要爆发疾风骤雨般,一时间显得官道都有些阴暗沉闷了。
  “哈哈,哪来的臭小子,口气这么大,就不怕牛皮吹大了,闪了舌头——好,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管大爷爷手下不留情了——”
  叶彦旭冷哼,不屑的扭头飞落在车队正中的车顶站立,纪无名却是眼睛都懒得睁,依旧双手抱胸,但面上神色却也严肃起来。
  “小子,还有其他人,那几人功夫不在小漠子之下。”
  轻点点头,叶彦旭垂眸看向走在车边的老者。
  “嗯,前辈,表嫂一家的安危,就交给您了。”
  纪无名没有回话,只是抬起头,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