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农家小福妻 > 第三百零九章 我会负责

第三百零九章 我会负责


  屋外终于安静下来,蓝秋烟觉得自己脑袋疼的更厉害了,低头打开被子露出点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却是穿戴整齐,再抬头看了看还歪在床下的男人,虽然衣衫凌乱了些,但看得出那是一晚没脱衣服睡觉造成的。
  如此,蓝秋烟点点头,还好,还好自己没有做对不起虎哥的事。
  这会儿放下心来,她也就找回几分理智,心里不断想着怎么安然解决面前的事。
  “你,你,你还不起来,歪在地上装什么可怜?别说我那一脚把你踢残了?你说了我也不信。”
  这才反应过来,宋知书一个翻身站起,低头看着自己凌乱的衣衫,他有些不好意思,双手暗中拉了几下。
  伸手想要拿放在床尾凳子上的衣服,眼角余光却看到他的眼神还在自己身上,蓝秋烟再次怒了。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你还敢看?”
  急忙收回视线,低头垂眸,宋知书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会负责的。”
  蓝秋烟觉得自己好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负责,你拿什么负责?谁要你负责?你负什么责?我让你负责了吗?谁稀罕你负责?”
  她边说边拉过衣服快速套上,现在是冬日,她穿的本就是棉布厚亵衣,自是也没有裸露肌肤在外,只是在一个陌生男子面前穿衣未免有些尴尬,但若她一直不穿衣服坐在床上,又会觉得更尴尬。
  听她说着宋知书又想抬头。
  “看,你还敢看?”蓝秋烟怒吼。
  立刻低头转过身背对着她,宋知书心中凌乱如麻。
  “你为何不让我负责?我,你,我,是我毁了你的清誉,你放心,我会亲自去萧奶奶面前提亲的。”
  说着他就要走,而他这般动作,正好被穿好衣服下床的蓝秋烟看到。
  “站住——”几步上前抓住他,蓝秋烟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谁让你去提亲的,提什么亲?我告诉你,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你赶快从窗户那里给我跳出去,从此再不要来内院见我,就算再见到也要当做不认识,今日的事我就当没发生,你也给我全都忘了,提亲负责什么的,无需再提,记住了吗?”
  说着,蓝秋烟松开揪着他的衣袖,转身快速走到背对着院子的窗户,打开后伸头出去看了几眼,确认没人后,又转身回去拉他。
  “走,你快走,再不走一会儿人就该来了——”
  “啊——”终于回了一些神智,宋知书满眼呆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他不明白,女子不该对自己的贞洁看的很重吗?不都是哭着嚷着要男人负责的吗?为何自己要负责她还不让,还催促着赶自己走,他彻底被眼前女子的不按理出牌打败了。
  “啊什么啊,你倒是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蓝秋烟不住催促。
  好吧,既是她让自己走,不需要负责,那自己还有什么留下的必要,如是想着,宋知书抬脚踏上椅子,一个翻身跃出窗外。
  他前脚跳出去,蓝秋烟后脚碰的一声把窗户关上锁好,接着拿出帕子把房内男人的脚印擦的干干净净。
  身后关窗的声响,震得宋知书双耳发聩,愣愣的站了半响,虽然这件事完美的解决了,但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
  “什么,你说在蓝姐姐的屋内听到男子尖叫的声音?”惊叫一声,乔薇再次怀疑了自己的耳朵。
  小丫鬟点点头,指着跪在自己身边的小厮道。
  “他也听到了,还有在院子里洒扫的嬷嬷也听到了。”
  震惊的后退几步跌坐在凳子上,乔薇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扭头看了她一眼,萧山长腿一迈走到她身边,伸手拉她靠在自己身上。
  “都下去吧,回去告诉你们院里的几个人,这件事都给烂到肚子里,若让我听到任何一点儿传言,诏狱还有几间空房——”
  他话没说完,但跪在地上的丫鬟小厮却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两人急忙叩首回道。
  “是,奴婢定不会泄露半句。”
  待两人出去后,萧山这才抱起乔薇坐在自己腿上。
  “怎么了?不是说了都是些不可靠的传闻,随意听听,不可当真。”
  乔薇扭头看他。
  “相公,会不会是有登徒子欺负了蓝姐姐?”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萧山痴笑。
  “是不是登徒子我不知道,但咱们府上守卫森严,一般的登徒子是进不来的,但若是来了个影漠那样的,就说不定了。”
  “相公,你说什么呢?”乔薇不满瞪他,“你再这么说,我可要告诉奶奶了。”
  萧山一脸黑线,这小丫头现在都会威胁自己了。
  “好,不说了,不说了。”
  乔薇满意点头。
  “这才对,不过相公,这事你要好好查查,蓝姐姐那边我先去看看,就怕她受欺负了也不愿说。”
  萧山愕然,这么点儿事,还用的着查,心里想着,嘴上还是应下了。
  “好,我一会儿就让小瓜去查。”
  “嗯,那我先去蓝姐姐那边看看。”
  乔薇说着,挣脱他的双手站起,抬脚往屋外走去。
  望了眼自己忽然空了的双手,萧山浓眉微皱,垂眸沉思片刻后,抬手招来屋外的小厮。
  “去,把宋大人请到前院书房。”
  呆呆的坐在书房靠窗的椅子上,宋知书有些茫然,他本该一身轻松才是,但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
  萧山进门的时候,只一眼看到他身上的穿着打扮,便明了了一切。
  大步走到书桌后站定,伸手拿出怀里的书信,他并未抬头。
  “早上那声尖叫,是你吧!”
  “啊!”宋知书回神,正要应下,却忽的想到晨间女子的交代,到嘴边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急忙摇头摆手。
  “不,不是我,她屋里的人不是我。”
  闻言,萧山抬眸瞥了他一眼。
  ‘好家伙,不打自招了吧,我又没说是人家屋里,你就知道了?’
  “不是你就好,莫奶奶一直把她当亲闺女看待,如今她老人家的亲儿又找到了,这亲闺女亲儿的,说不定哪天就变成亲儿亲儿媳了,你也知道的,她当初卖身萧家只是权宜之计,我与你嫂子从未把她当做下人过,以后啊,这内院你就不要去了,男女授受不亲,还是避着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