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农家小福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发现痕迹却不能追上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发现痕迹却不能追上去

    几乎是第一次见到萧山这般发怒,刘南一个激灵跪在地上,双手撑地低头快速说道。
  
      “就是那无耻的徐清扬把夫人包裹的很是严实紧抱怀zhōnggòng乘一匹,夫人身容被遮住并看不出是否无恙。”
  
      两句话把自己的所闻描述一遍,刘南额头汗珠密布,更有几滴直直滑下落入草地消失不见,撑在地上的双手不住使力,支着自己高大身躯不至于倒下。
  
      而与他相反,萧山听完他那两句话后,一颗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些许下来。
  
      ‘看来那徐清扬没在小丫头面前讨的半分好,不然也不会点了小丫头穴道,包成这般掩人耳目。’
  
      如是想着,半月来的浑噩一扫而净,就连看向远山的深邃黑眸也柔和了几分。
  
      转身一把拉起刘南,唇角微翘,疾步走向人群。
  
      “收拾东西,出发。”
  
      “是。”
  
      都是时常行走在外的人,收拾起东西都很麻利,熄灭火堆掩盖痕迹,接着转身牵马。
  
      看二人回来,宋知书立刻过来询问。
  
      “山哥,嫂子还好吗?”
  
      纵使他不在乎那个女人的生死,但山哥的子嗣他却做不到无动于衷。
  
      扭头看了他一眼,萧山抬手拍了下他的肩旁。
  
      “她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现在哥哥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请你帮忙。”
  
      宋知书回望他,一脸郑重道。
  
      “咱们兄弟还说什么请不请的,山哥有事便说,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收回手,萧山轻轻一笑。
  
      “那倒不必,只是咱们兴师动众匆匆离京,于二强那边怕是早就收到消息,指挥使大人也会责怪我不按计划行事,你且快速回京,替哥哥好好看着于二强,你我和好的消息不用瞒他,他怕是也从未相信过我的屈服,库房被他搬得差不多了,你只需暗中定好那些东西被藏在哪即可。”
  
      “不行,山哥,如今这种关键时刻,我是断然不能离你左右的,不行,我不回去。”宋知书拒绝道。
  
      “但只有你回去,我才放心。”萧山道。
  
      沉默片刻,宋知书无奈点头。
  
      “好吧,我回去,我要怎么做?”
  
      “咱们二人跟了他近十年,整个锦衣卫上下自问没人比咱们更了解他,盯好东西拖住不让他离京,不让他送出消息,其他随意。”萧山说道。
  
      “这倒也是,哥哥前脚投诚后脚出城,他怕是早就气的要杀人了,咱们若不回去一个盯着,他指不定又要折腾出什么幺蛾子,还有皓王瑜王那边,都还要人盯着才是。”说着话锋一转,扭头道:“但指挥使大人那边,还是待哥哥接回嫂嫂后,自己去说吧。”
  
      知他害怕沈忠,萧山也不勉强,点头答应。
  
      “好。”
  
      说完,从刘东手里接过缰绳递到他手里,萧山长呼口气,沉声道。
  
      “刘东,你随宋大人回去,其他人跟我走。”
  
      认真坚定的看了两人一眼,转脚向前,捏紧缰绳翻身上马。
  
      “出发!”
  
      浩浩荡荡的队伍再次出发,宋知书与刘东牵马站在山路口,目送一行人逐渐消失在山林间。
  
      “走吧,宋大人!”
  
      直到再也听不到声音,刘东转身上马,沉声唤道。
  
      收回眼神,宋知书跟着翻身上马。
  
      “好,出发。”
  
      山路崎岖难行,一行人走的并不顺利,还好有蜀地的人跟着,倒也没遇到什么大问题。
  
      崎岖不平的山路蜿蜒曲折,丛山峻岭跌宕起伏,才刚入林间,马便没法再骑。
  
      无奈翻身下马,刚欲弃马步行,蜀地的两个锦衣卫上前,拱手行礼。
  
      “大人,马不可弃,过了这片林子有一条山间小路可穿过去,之后绕道江西渡过岳江便可直达岭南。”
  
      “哦?竟还有这条路?你们怎么不早讲,我还以为真的要翻过这些奇石怪峰呢!”正从萧山手里接过缰绳的刘南,激动上前道。
  
      那两个锦衣卫并未看他,依旧拱手行礼。
  
      “之前属下并未提起这个,是不确定徐清扬是否也知道那条小路,但从方才发现的痕迹来看,徐清扬确实已经往那条路的方向去了。”
  
      把缰绳扔给刘南,萧山道。
  
      “什么痕迹?带我去看看。”
  
      两个锦衣卫侧身引路。
  
      “大人,就在那边。”
  
      三人并未走几步,就见到那处埋在土里的灰烬,半蹲下身子,伸手拈起一块烧尽的干木柴,放在手里仔细打量。
  
      匆忙将马拴好,跟着走来的刘南,大掌一伸抓了把灰烬放在手里使劲捏了捏,接着快速说道。
  
      “大人,这灰应该是昨日晚间烧的,看来咱们离夫人不远了。”
  
      说着眼底亮光一闪,平凡无奇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想到很快能接回夫人,他真是从心眼里开心。
  
      ‘夫人找回来了,淼淼响响就不会再哭了,刘北那小子也不用再日日自责,老夫人的病也能慢慢好起来。’
  
      他说的这些,萧山自然也知道,极力忍住内心的喜悦,萧山起身正欲张嘴,却被接下来的话语打断。
  
      “报,大人,有京城来的急报!”
  
      急报,京城来的?
  
      不知为何,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未待他说话,刘南迅速上前接过急报,转身小跑来到他身边。
  
      “大人,急报。”
  
      伸出手,宽大粗糙的掌心放着一张卷成小条的纸。
  
      拿起纸条,快速打开。
  
      显然,这么小的纸条上,必然不可能长篇大论,简短的几句话,萧山来回反复看了两遍。
  
      ‘京中计划有变,蜀中拖住徐清扬,断之与外界联系,待吾等倾灭双剑门,再救回汝妇。’
  
      收回纸条,紧握手心,以内力慢慢催之,接着再松开手,纸条碎成千万片飘落在枯草上。
  
      毕竟是跟了萧山多年的人,见他这般便知那纸条里的内容并不是他能知晓的,刘南机智没有多问,收回双手站的笔直。
  
      都发现了痕迹,却不能追上去救人,他第一次无比愤恨自己的身份,恼怒自己受制于人,更坚定了要那些人快些死去的决心。
  
      抬手示意众人集结一处,一张脸阴沉到了极致,伸手指向那领路锦衣卫中的一人,厉声道。
  
      “你,刘西,刘南留下,”接着指向另一位领路锦衣卫,“李千户,你带着剩下的人跟着他绕道江西,务必赶在徐清扬之前到达岳江,守住所有的渡口,定要拦住他。”
  
      “是,属下遵命。”收到命令,众人半跪行礼齐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