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农家小福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齐人之福?

第一百六十七章 齐人之福?

    乔春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
  
      无论是对何家二老,还是对何志远,她自问仁至义尽,如今人家找好下家,小两口亲亲爱爱,情意绵绵,她自不会去做那棒打鸳鸯的棒子,毁人姻缘的恶妇。
  
      碰到如此龌蹉事,姐妹四人也没了继续逛下去的心情,托人给赵冬稍个口信后,几人快步沉默的往下林村赶去。
  
      出门的早,待四人行至乔家门外,正是正午时分。
  
      厨房内,李氏使劲滚动着手里的擀面杖,黝黑的脸上带着不满与无奈,额角细汗溢出,略有些干裂的嘴唇不断上下开合。
  
      “东西也没买,说回来就回来,交待的事一件也没办好,你们都长大了,有主意了,娘的话都不听,真是管不了了,管不了了——”
  
      分散开来各自忙活的姐妹四人没有反驳,乔芸与乔春未主动说起,乔玉与乔薇自然不会抢着提,毕竟那样的糟心事,她们自觉难以启齿。
  
      该是不想影响父母的食欲,直到饭菜上桌,乔春也没开口说上半句话。
  
      一顿饭,众人吃的心思各异。
  
      饭后,李氏依旧怒气未消。
  
      “好了,吃过饭都早点回去,别留在家里气我——”
  
      “娘,我要跟何志远和离。”
  
      还未待她说完,乔春直接出声打断。
  
      听到这话,李氏当场愣住,半响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一旁的乔老汉抬起头,神色有些复杂。
  
      “什么?你说什么?”
  
      倔强的别过头,乔春努力忍住眼中将要溢出的泪水,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你们一个个的,是想气死我吗?”
  
      几步上前,李氏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使劲拍了她一下,出言怒斥。
  
      第一次见到自家三妹露出这般委屈的神色,乔芸心中一阵叹息,扭头对站在一旁的二妹四妹使了个眼色。
  
      乔玉乔薇会意的上前拉过李氏,轻声劝道。
  
      “娘,娘,您别生气。”
  
      “不生气,怎能不生气,你们没听见她说的什么话?”
  
      两臂被控制,李氏扭动着身体,一张老脸气的通红。
  
      就在这时,乔芸站起上前两步,面无表情开口道。
  
      “娘,三妹夫要娶镇上烟柳巷的寡妇为平妻。”
  
      听她说完,李氏当场僵住,忘记挣扎,蹲坐在门槛上抽旱烟的乔老汉,立刻转身站起满脸震惊的看向乔芸,瞪大的双眼凸出,好似要从那干瘪的眼眶中掉出来,左手握着的烟杆跟着掉在门槛上,发出嘭的一声。
  
      “小芸,你说什么?何志远要娶平妻?”
  
      深沉的声音由肺腔中发出,乔老汉黑黄枯瘦的脸绷的紧紧的,灰褐色的眸中充满愤怒。
  
      “这何家,欺人太甚。”
  
      说完,双手背后,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去。
  
      见他这般,乔芸忙起身追了出去。
  
      “爹,爹,您去哪?”
  
      “你带小春去何家收拾收拾,爹去找里正写和离书。”
  
      乔老汉浑厚的声音传来,一直低垂的脑袋的乔春,猛地抬头看向门外那渐行渐远的佝偻背影,爹爹干瘦的身体在关键时刻为自己撑起了一片天,乔春久久不能回神。
  
      回来的路上,她设想过无数爹娘的反应,也想过如何才能说服爹娘,而眼前这个结果,出乎她的意料。
  
      身后,跟着反应过来的李氏,直接挣开女儿们的双手,快步跑到墙边,拿起农具,冲向大门外。
  
      “杀千刀的何志远,我女儿为了他吃尽苦头,他怎能如此,看我今日不打断他的狗腿。”
  
      同样没想到爹娘会有这样的反应,姐妹几人当场呆愣住。
  
      须臾,最先反应过来的乔玉,双手一拍大腿,抬脚跑步追上去,在大门处一把抱住自家怒气冲天的老娘。
  
      “娘,您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娘——”
  
      听到乔玉的喊声,姐妹三人瞬间清醒过来,都急忙跑过去,拉回自家娘亲劝道。
  
      “娘,您别这么冲动,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乔芸紧张道。
  
      “大姐说的对,娘,你先冷静一下。”乔薇眼眶微红跟着道。
  
      “娘,谢谢您!”乔春垂眸落泪,哽咽道。
  
      鲜少看到自家三女落泪,直接被惊讶到的李氏,扔掉手里的农具,一把抱住她。
  
      “我的儿啊,娘是心疼你啊!看看这何家把你折腾成什么样了,那何志远是良心被狗吃了,怎能如此对你,哎呀,我苦命的儿啊——”
  
      回想起三女这一年多年所遭受的苦难,李氏眼中的泪是怎么也止不住,哭嚎的声音穿过庭院,在安静的正午暖阳下,飘向远方。
  
      见到自家娘亲这般,一旁乔薇忍不住扑倒在乔玉怀中,消瘦的双肩一抽一抽,哭的伤心。
  
      就连一向坚强的乔芸,也跟着暗自抹泪。
  
      别怪乔家二老如此反应,有了乔玉的事在前,又有乔春小产的事在后,乔老汉与李氏早就对何家有了怨言,如今一遭爆发,自然不会再如以往那般忍气吞声。
  
      不一会儿,被乔家母女的哭嚎声吸引而来的邻里,站在门口望着几人哭的悲伤,不知发生何事,皆担忧的上前劝慰。
  
      “乔家嫂子,乔家嫂子,怎么了?”
  
      “小芸,你娘这是怎么了?”
  
      直接被李氏的哭嚎声吓到,住在隔壁的林家婶子拉过乔芸,轻声问道。
  
      被拉倒一旁,乔芸回望了一圈围在自己身边的人,看到一些人眼底的担忧,也看到一些人眼底的嘲笑。
  
      乡下地方,这种事本就瞒不住,拿起帕子轻拭了下眼角的泪水,乔芸一脸悲怆,哽咽着开始说起今日的所见所闻。
  
      无论这些人抱着怎样的目的过来打听,但舆论的力量还是可以的利用的,就算不能起到什么大作用,但至少能恶心一下何家。
  
      如此想着,倾诉间不由添油加醋,好好爆料一番。
  
      东安镇,烟柳巷。
  
      进屋后,慌忙拿出帕子为女子擦拭嘴角的血渍,狭长的凤眼中满是怜惜。
  
      “清儿,你受苦了!”
  
      男人的关心怜爱,女人很受用,扭过身子,状若无骨般倒在男人怀里,唤作清儿的女人双眼含泪,娇声道。
  
      “相公,清儿好疼,相公——”
  
      佳人落泪,何志远更加心疼,轻揽住那柔软的身子,微颔首低声安慰。
  
      “清儿乖,为夫这就去请大夫!”
  
      说着便要起身。
  
      “别,相公,你别走,清儿一个人害怕。”
  
      伸手抱住男人纤瘦结实的腰肢,女人柔媚的声音再次传来。
  
      “相公,你说娶清儿做平妻,是真的吗?”
  
      温香软玉在怀,何志远一时心猿意马。
  
      “真的,清儿这么好,能娶到你,是为夫的福分。”
  
      “可是,刚才姐姐跟姐姐的姐妹们好可怕,她们都不喜欢清儿。”
  
      女人说着,丰盈的身体故意抖了抖,装作害怕的样子。
  
      提起那四人,想起自己方才挨的巴掌,何志远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厌恶。
  
      “那个妒妇,自己生不出儿子,还能怪谁?清儿别怕,有相公在,日后她若再敢欺负你,为夫就休了她。”
  
      说着伸手轻拍了下女子微微发颤的脊背,面上咬牙切齿,一脸嫌弃愤怒。
  
      女人扭着纤腰,贴上男人的身体不断摩挲,báinèn的柔荑抚上男人白净面庞上的胡茬,轻呼口气,柔声道。
  
      “相公对清儿真好,清儿定会为相公生下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