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剑仙在上 > 第六百零五章 万厄之体

第六百零五章 万厄之体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萧清风满眼的失落,眼神之中的痛苦之色溢于言表,心中十分的悲痛与怅然。
  萧清风双手颤抖,望着眼前一望无尽的大山,山峰秀丽,一碧千里,绿水青山,万里江阴,美不胜收,可是他却没有半点的心思去观赏,因为他的心,无比的痛苦。
  身为蜀山南院的院首,萧清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蜀山之中的地位也是无比的超然,除了蜀山的掌教之外,没有人能够超越他。
  但是,即便是身居高位,受万人敬仰,可是此刻的萧清风,依旧是无比的落寞,因为他不是神,无法改变眼前的这一切。
  “唉。”
  在萧清风身前不远处,一身白袍的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是难掩失望之色。
  “普天之下,能够治好菲儿的人,或许只在丹府之中,才有可能会有,那是唯一的希望。再者而言,便是大夏王庭,身为人族的根基,大夏王朝之中的底蕴,远非我蜀山所能想必的,只有这两个地方,才有一丝希望。”
  作为蜀山掌教,身为半圣的玉机子,都是无济于事,只能摇头叹息,萧清风满脸怅然,失魂落魄,萧菲儿是他的命根子,一直以来,菲儿便是备受压力困扰,如今刚刚有一飞冲天的势头,竟然便是有着这等噩耗降临,实在是让萧清风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丹府,大夏王庭……”
  萧清风苦笑着摇头,就算是半圣级别的玉机子也无能为力,只能给他留下最后的一丝希冀,可是这丹府还是大夏王庭,又有哪一个,能够出手救他的菲儿呢?
  即便是身为十大势力的蜀山院首,与丹府相比而言,也是难以企及,更何况蜀山弟子张天泽与丹府之间又是水火不容,想要丹府之人出手帮他们,简直就是难如登天。而相比于大夏王庭来说,萧清风更是人微言轻,朝堂之上,谁又会在乎他这个蜀山院首呢?大夏王朝,那可是整个人族的至高圣地。
  “大夏王庭我几乎是没有机会了,看来只能等这两天菲儿有所好转,我带她去一趟丹府了,即便是受尽苦难与屈辱,我也必定会前去一试。我萧清风绝不会让菲儿就此离开我的。”
  萧清风双手握拳,脸色无比的凝重,这一步他挣扎了很久,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颜面又有何用?他这张老脸,必定要舍出来了,而且即便是舍出来的话,对方也未必会买账,可是但凡有一丝希望,他也不会放弃的,聊胜于无,至少比让自己的女儿等死要来的强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玉机子也是无言以对,只能漠然点头。
  “三年,至多三年,万厄之体就会彻底爆发,菲儿到时候就会爆体而亡,甚至会形成瘟疫,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存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万厄之体,非比寻常,即便是丹府,也未必绝对会有治疗菲儿的办法,但是现在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这是我的手谕,至少丹府之人,不会为难与你,到时候,也要看菲儿自己的造化了。”
  玉机子随手抛出一道玉简,萧清风紧握在手,满脸的严肃之色。
  “多谢掌教。”
  萧清风牙关紧咬,眼神冰冷,早已经是无欲无求,为今之计,只是希望菲儿能够多撑下去,那样才会有生存的希望,三年,对于很多人而言,或许很久,但对于正值花季的萧菲儿来说,却是青春年少正当花开,含苞欲放,如果可以,萧清风宁愿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为萧菲儿换取生存的希望。
  作为蜀山掌教,他也是看着萧菲儿长大的,自然也不希望看到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世事难料,命运弄人,好好的女孩,谁能想到竟然是万厄之体,这对于任何人而言,包括她的亲人朋友来说,都是一个惊天的噩耗。
  但是,天意如此,谁也无法改变,人力有时穷,至少蜀山掌教玉机子,这个半圣级别的超级强者,都是无可奈何。
  宝阁香闺,翠竹掩门庭,红袖轻抚,落霞无栖归。
  蜀山南院,萧菲儿的香阁之中,她坐在门口的长椅之上,双手抱膝,望着窗前池塘,满目神伤,美眸之中,黯然失色,早已经不似当年那般灵动。
  对于一个花季少女而言,萧菲儿正值青春年华,她的心中有着无限希望,他的未来有着无限可能,但是却被命运捉弄,万厄之体,有多么的恐怖,她心知肚明。
  一次父亲跟蜀山掌教的密谈之中,她从中得知,查阅了无数的资料典籍,最终萧菲儿也是得到了确切的答案,自己的万厄之体,就是真正的魔鬼之身,甚至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萧菲儿很害怕,但是跟当初实力低微无法修炼的懊恼不一样,这一次,她难过的是再也看不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如果她已经没有了多少岁月,如果她已经快要走到了世界的尽头,可是张天泽又该如何呢?孤身一人,他又该如何面对呢?
  时光匆匆如流水,日复一日,苦盼归期,但是张天泽的身影,却每一次都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消散殆尽。
  “小天子,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萧菲儿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她本想要去游历天下,寻找张天泽,可是在她得知了自己是万厄之体之后,就被父亲牢牢的看住了,不让她去任何地方。
  尽管如今的她,实力已经有了神元境五重天,甚至直追蜀山第一天才古飞扬,但是正因为如此,她的万厄之体也就越发的难以控制,万厄之体,一旦等它彻底遍布周身的时候,就会彻底爆炸,成为万恶之源,到时候她就会变成一场史无前例的旷世灾难,成为人族的梦魇。
  “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
  张天泽微笑着,站在门口,映着斜阳,无比的真切,萧菲儿看了一眼,却是幽幽的说道:
  “什么时候,梦才会醒呢,有时候我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醒着,还是在做梦。小天子,你这个混蛋,偷走了我的心,却再也不回来看我,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