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玉锁记——半生残梦 > 第三十章

  祁玫从巡捕房出来,和慕清一样失魂落魄。她眼前不断浮现出慕清消瘦了的脸庞,脏兮兮的头发,越想越难过内疚。
  她自责,抱着头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祁大小姐?”一个男人在她身边停了下来,“你怎么在这里哭?我送你回祁家吧。”
  “是你?”她抬头正看见一张帅气漂亮的面容,直挺的鼻子,尤其是那张菱角形的嘴唇格外打眼。就是自己讨厌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万中无一的美男子。
  “不用了。我还有事。”祁玫想起因为他,二妹祁瑛正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好端端活泼开朗的妹子,却变成了她眼里一个任性蛮横的女人。
  始作俑者就站在自己面前,还若无其事一般向自己大献殷勤。她愈发恼了。
  “我给你指条明路。如果你对我妹妹是真的,不妨给我爹、奶奶和三娘求告,早点娶了二妹,圆了她的心愿。如果你对她只是玩玩无心的,你最好早日辞职,断了她的念想,少来招惹她。”
  祁玫站起身,义正辞严道,“我说的话你最好考虑一下,这是祁家大小姐给你的忠告。”
  祁玫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男人望着她的背影哑然失笑。不过是偶然碰到稀松平常的一句话,却惹来她如此一连串的话。
  祁玫一路上思索着该如何出力救慕清。虽然娘已对她说过了爹处于自身难保的境地,可她愿意亲自和爹谈谈。
  突然她思绪一转,有件事她疏忽了。她忽然站住转身,在附近站台上了电车。
  她去了太平巷的万德商行。
  周老爷子没想到祁大小姐亲自上门,他在二楼办公室见到了祁玫。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祁玫,可第一次很欣赏她。
  “你要对我说什么?”
  “我去见过慕清了。”祁玫开口第一句使老爷子有些意外。
  “你怎么知道?”
  “爹都已经知道了。”
  老爷子瞬间明了,孙长官正捉着一个典型。如何不会宣传得人尽皆知?
  “他怎么样?”老爷子声音低沉。
  “不好。尤其是精神,要再使他振作恐怕要费些时日。所以这就是我来的目的。
  他之所以这个样子,是因为他太自责。这不是他的错。错完全在我。老实说,是我把一知半解的情况说给了慕清,害他轻举妄动,酿成了今天的事故。
  现在我爹也陷入自身难保的境地。不过您放心我会尽力求他帮帮慕清的。我不敢求您原谅,但我必须要把慕清的现状告诉您。”
  老爷子听着祁玫的话,细细问道:“你爹真的从郑老三手里拿到了江边码头?”
  “是的。”
  “你说你爹自身难保,他最近还好吧?”
  “我也看不出来。只是几次他回家脸色不好。除了奶奶,别人都不大敢和他说话。”
  老爷子思索着。周家因为亲近张督察员,慕清被牵连了进去。而获利最大的祁老爷,不应该毫发无损,以孙长官睚眦必报的性情,这不合情理,背后定有隐情。
  他想得入神,完全忘了对面还坐着祁玫。
  “周世伯。”祁玫主动喊他,才反应过来。
  “大侄女,谢谢你。特意跑这一趟。”
  “本来就是我应该的。为了周慕清,我情愿的。”
  老爷子看着她。他亲自把祁玫送出来,又派车把她送回去。
  祁老爷在家正在大发雷霆。
  “玫玫呢?又野到哪里去了?一个两个的都不叫我省心。三房的那个已经闹得够烦了。原以为你教出来的不一样,也是一样的!”祁老爷对着碧春斥责道。
  “老爷喝口水。玫玫可能是到后园玩去了。她还小,您别气了。气坏身子不好。顺庆,给老爷沏杯茶来。记得沏新到的雨前龙井。”
  顺庆麻利地把茶端上来。
  “她不在。”祁老爷坐下来喝了口茶,“你把她看紧一点。最近局势麻烦得很,让她少上街,免得惹事。”
  “这是?”
  “还不是因为张督察员这个事,孙长官正满城搜捕杀手呢。外面乱得很。孙长官本来对我们祁家也有些意见。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爹。”祁玫刚刚回二房的翠微居来,正听得爹在娘房里说话。
  “跑哪里去了?”碧春不悦说道,“你爹到处找你也没找到。”
  “爹。您能不能想办法救救周慕清。”祁玫扑通跪下了。
  “为什么?”祁老爷惊道。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碧春也惊讶道。
  “爹。我喜欢他,不想他出事。”祁玫豁出去了,索性如实相告。
  “你...江城这么多富家公子,你何苦偏偏喜欢他?他现在身陷囹圄,还不知能不能顺利脱身。”祁老爷急了,“而且他开罪了孙长官,以后也不一定能翻身。我劝你趁早斩断情丝,实在不行,爹我亲自给你物色一个。保管比周慕清好。”
  “不。爹,求您尽力试试,为周慕清开脱开脱。”
  “玫玫,别为难你爹,祁家现在也没有这个能力。你爹稍有不慎,也会落到周慕清的境地。你要你爹怎么帮他?”
  碧春扶起祁玫。祁玫已经腰酸腿软,她满面泪水纵横,着实让人看了心疼。
  “从小到大,你最懂事。唉...爹不是不帮你,是无能为力。”祁老爷望着他最钟爱的女儿,心痛不已。
  恐怕城里商贾大户不知道慕清出事的,只有嫁到李家的两位周家小姐。
  李绍文乐见这件事,只是有意瞒着若岚,他生怕她知道这个消息。尤其最害怕静虹会透露给若岚。
  小心翼翼等了好些天,没见着若岚有什么异常举动,放下了心。
  他还有意试探了静虹,随便同她聊了聊。这次静虹消息不灵通倒是出乎意料。
  为防止意外,他要霜华看着若岚。非常时期,如果有风吹草动,要她立即去致和禀报自己。
  街上搜捕杀手的风声动作愈来愈紧。
  孙长官借用此事又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政治敌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除去了,还能震慑蠢蠢欲动各方势力,最关键能引出谁在阳奉阴违。他也在等三天后周老爷的拜访。
  周老爷果然按时来了。他早早等在门房,等着孙长官的通传。
  孙长官有意晾着他。老爷子等了将近两个时辰。临近中午,孙长官才派副官传老爷子到办公室相见。
  “周老爷,不好意思。最近一直为公事忙的不可开交,慢待你了。包涵包涵。请坐吧。”
  孙长官让手下看茶。
  “不敢当。”
  “唉。你也知道为了给张同侪遇难这件事上给他个交代。我也很为难的。你看,杀手至今没抓到,上峰怪罪下来我也不好交代。”
  “孙长官,我知道的。您有难处尽管开口,我周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好说好说。你这个态度就比以前好多了不是。”
  “我今天在家里备下了谢罪宴,只求您务必赏光。”
  “既然周老爷这么盛情难却,我再推辞也不近情理不是。”
  “您请。”周老爷子低声下气,恭恭敬敬地请下了孙长官。
  两辆车一前一后驰进周公馆。
  大太太、跃华夫妇为首,带着仆佣出门列队迎接。
  “嗯。周老爷。你费心了。”孙长官下车看到这样的阵仗,一袭红毯直铺到会客厅里。
  周家人跟在孙长官和副官身后进门。
  “老爷,安排好了。”周管家通秉一声,忙去餐室布置。
  “两位长官这边请。”老爷子虚抬一下手示意。
  孙长官不客气直接坐了主位,看各人落座,主动举杯道:“周老爷、夫人,为我们的未来干一杯。”
  老爷子一饮而尽。
  “孙长官,今天是谢罪宴,我敬您一杯,为了以前和您侄子不快的事,说一声得罪了。”跃华起身恭敬举杯。
  “哦。你就是周家老大。”孙长官微眯着眼睛,“确实是一表人才。难怪美女爱英雄。”
  “请您满饮此杯,实在是我道歉的心意。”跃华又一次碰杯。
  “嗯。”孙长官喝了一口。
  跃华喝了满杯。
  “孙长官,小儿慕清的事。不知......”周老爷子试着提起。
  “不忙不忙。先吃得尽兴。再谈事情。”孙长官大手一挥。
  老爷子话只得咽下去。一时间菜布齐备。大家陪着孙长官先动筷子,他却不吃。
  举着筷子,点着烤鸭说道:“嗯。这色泽香味倒像我在南京时候吃的烧鸭的味儿。不错。”
  接着又品评红烧狮子头、清蒸鲈鱼等菜色。
  凤凰站在仆人队伍里,她知道慕清未来全部掌握在眼前这个人手里。她力量有限,唯有小心伺候,才能为慕清出一份力。
  周家人赔笑附和着孙长官,好容易等他开动用完餐。
  “味道不错。周公馆厨子手艺就是好。”
  “您满意就好。”周老爷道。
  碗盘撤下去了。周老爷有点心急:“长官。犬子周慕清无心冒犯。能不能高抬贵手,我敢保证他再不会犯傻了。”
  “嗯。周慕清啊...他倒是个敢想敢做的。就怕他不像你们其他人啊。”孙长官微笑道。
  “我们都能保证的。”跃华抢着说道,“您尽管放心就是。”
  “孙长官有要求尽可以提。只要我周世雄做得到。”
  “那我明人不说暗话。”孙长官见时机成熟,说道,“我听说你们万德商行和银楼都是江城商业界的翘楚。我也不提得高了,和李家的致和一样,利润五五分怎么样?”
  周老爷暗骂一声,五五分,怎么不去抢?现下慕清成了人质,自己被逼上梁山,不答应也得答应。
  只得赔笑道:“孙长官爽快。我周世雄也爽快。就按您说得定。每月底自有银洋奉上。”
  “一言为定。”
  “那犬子周慕清?”
  “周老爷急什么,只坐等消息就是。”孙长官笑道,“不日自有分晓。”
  听他这么说,老爷子总算吃了颗定心丸。花了如此高的代价,得尽快救回慕清才是。
  这顿饭后,又捱过了两天。第三天下午,终于传来消息:
  袭击张督察员的杀手被抓了。听说是张长官在华景俱乐部输了钱赖账,被黑帮寻仇所致。
  王探长立了大功一举抓到三名嫌犯,把他们当场击毙了。
  周慕清纯属被诬陷,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