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万里星河不及你眼眸 > chapter12

  
  贺鸢婷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日头西斜,洒进宿舍的光也从东面变成了西面,空气中略微浮动着燥热的气流,细碎的颗粒在阳光中缓缓流动,好似在飞舞。
  中午没吃饭,现在倒饿了。贺鸢婷随便收拾了一下,便出了宿舍,准备出校门买点吃的。
  校园里枝叶繁茂,放眼处绿色覆了眼眸,眸光微动间,仿佛便盛下一整个夏天。
  她是这校园里的独行侠,独来独往,不苟言语,微微一晃,时光便晃过四季春夏。
  出了校门,随便找了间面馆,向老板点了碗云吞。寻了个位置,贺鸢婷静静坐着,抬眼望向窗外,安静得好像一棵树。
  片刻后,老板端了面上来,热气腾腾,冒着白气,氤氲在空气中,迷散了双眼。
  老板是位胖胖的中年人,面色红润,普通话并不是很标准,夹着家乡的腔调,脸上总是带着宽厚的笑容,一副和蔼。
  老板见她一个人,便打趣:“小姑娘,不和男朋友一起来啊?”
  贺鸢婷愣了愣,笑笑:“还没呢。”
  老板听后,宽厚的笑容不减:“那就赶快找一个呀,小姑娘是要人来疼的呀!”
  贺鸢婷有些惊异于他的热情,想到是好意,便也只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板有些过分热情,又和她说了好些闲话家常,最后才离去,贺鸢婷一一耐心的回应着,乖巧得不像话。
  白色胖胖长长的面条缠绕在褐色的瓷碗中,汤面上浮着红油,葱花,香气扑鼻。
  贺鸢婷送了一筷子面进嘴,温度有些灼热,舌尖烫得有些麻木,不过味道很好,可是却有些辣。
  她吸着鼻子,呲溜地吃着面条,热气,辛辣呛得她直掉眼泪。她微微眯着眼,脑中又晃过从前,在这热气的掩映下,她光明正大,无所顾忌地掉着自己的眼泪。
  谁说往事犹可追,谁说红颜勿辜负,谁说年少时光最美好,回想起来,还不是心酸与难过纠缠。
  伤心和寂寞搭讪。
  吃完面,她像卸下了心事般轻松,晃悠着回了宿舍,迎面有微凉的风吹过,轻轻撩起她长长的白色裙摆,走廊上有风铃声响起,“叮叮零零”清脆不迟疑。
  宿舍没什么人,大都去看演唱会了吧。现在约莫六点左右,夜色已经四合,灯火稀稀落落燃起,在夜中,安安静静,绽放着自己的光芒。
  贺鸢婷上床点起小台灯,开始温习功课,暖黄色的灯光,温暖明晰。
  城市另一边,破落的城中村里燃起了五色的灯光,舞台也早已搭建好,台下黑漆漆的一片全是人,人群很躁动,很吵闹,观众手里都拿着荧光棒,有节律的舞动着,远远望去,汇集成了一片霓虹灯光的海洋,美丽得过分。
  演唱会要开始了。
  喻铮然,杜屿,陈霁,秦源,兰七都已在后台准备好了。
  五人中,喻铮然穿黑色风衣,衣摆随意垂下,扣子没扣,里面是黑色的体恤,简单的搭配,穿在她身上却被赋予了一种清冷凛冽的感觉。短短的黑发,遮住了一些光洁饱满的额头,狭长的眼眸含着细碎的光,眼尾微微上挑,有些桀骜不驯的意味,眼角泪痣俊美如往,白皙的皮肤在聚光灯下,白得透亮,俊美逸然。
  其他四位都穿白衣,也是生得一副副帅气皮囊,但却独独少了那清冷的气质。但时下也还是很受女生喜欢的。
  演唱会屏幕上倒数着数字:5、4、3、2、1。
  一声开始。
  喻铮然没上去,另外四位已经开始唱了,露天场地上回荡着歌声,气氛欢愉。
  喻铮然靠在一旁的檐角下,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根烟,兀自地大口吸着,明明灭灭的光影下,刀刻的眉隐在黑夜中,眉间似有郁色,好似烦闷,心里憋着口气,不吐不快。
  明明相隔那么近,她却从来没想过来找自己,她一直在躲,而他竟然一年都无所感知。他怪自己,怪自己没能早些找到她,没能让她少受些委屈。
  猩红的烟光缓慢向他指节方向移动,夜隔离了前面的喧嚣后,只余寂静。
  她不能放手,并非没有尝试过爱其他人,可就是好像失去了爱她之外的人都能力了。
  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深。
  什么演唱会之类的,他从来都是玩玩而已,其实他并不愿意在公共场合,被太多人花痴,或者说是拥簇喜欢之类的。
  他不爱那些很燃的音乐,相反他喜欢一些抒情的轻音乐。
  今天不知她联系方式,便用只好在通告上写着。
  不知所谓深情,是不是从始至终只为她一人心动。
  今夜也不知她会不会来。
  可是,喻少想婷婷了。
  贺鸢婷不受任何打扰地做着作业,约莫半小时后,母亲来了电话,说让她回家一趟。
  瞄了一眼时间:七点半。
  贺鸢婷随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出了寝室,出了校门,朝着那今夜灯火最绚烂之地走去。
  夜里的风冷冷的,贺鸢婷缩了缩身子,抱紧双臂,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安静走着。
  影子长长的,拖到路的那边去,天上有几颗稀稀落落的星星,摇曳着微风和着星光零落。
  路过了那露天的演出场地。
  有深情的歌声传出,贺鸢婷站在暗处,向那舞台上投去一瞥。
  喻铮然一人,抱着吉他,坐在木凳上,长腿盘在一起,吉他放在腿上,眼睑打出一片阴影,黑色头发柔软,侧脸轮廓分明,黑衣黑裤带着清冷气质,显得远远的,不可接近。可又被头顶柔和的光打磨了棱角,出现在她眼前。
  贺鸢婷停住了脚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着他。
  光影在他身上交织,他轻轻唱。
  “那次没说的再见,你可知,我后悔了好多年。”
  “那次错过的遇见,你可知,我克制了好多年。”
  “昏黄路灯下,我想伴你守候无数个春秋。”
  “我在世界一隅之地蜷缩,渴望着你将我救赎。”
  “我最爱的女孩,年岁已过好多年。”
  “我放不下的你,可否来我怀里。”
  他眼眸含情,清冷的月光也似沾了断肠的气息。
  他在说,我心爱的女孩啊,快快来我怀里,予你避风港湾,予你身后庇护,予你万世不变亘古的爱呀。
  “你可听到,我这为你而生的心跳?”
  贺鸢婷感到一束目光投过来,带着失落。
  她在暗中,而他以为她的女孩没来。
  深情何以被辜负?有情人如何才能成眷属?
  一曲毕,喻铮然取下吉他,将话筒凑近薄唇边。
  他说:“你的世界下了雨,我来替你挡;你的世界起了风,我带你去放风筝;你的世界,以后会有我,我最爱的女孩,贺鸢婷。”
  一语出,台下气氛高涨,吵声,惊讶声,贴着贺鸢婷的耳膜,吵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她心中有些暖,缓慢的眼泪,不知觉就流了满脸。
  还爱着,就很难过。
  我的女孩,你别迷路。
  我的男孩,你别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