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穿越之丫头好凶 > 第十四章 勿施于人

第十四章 勿施于人


  东厢阁院子明亮如昼,照的人影淡淡,光滑的地面闪出一地碎晶般的光耀。偏厅室内香氛氤氲扑鼻,大夫人坐在主座上,一身锦绣绸缎罗裙流光水滑,在灯光下犹如蓝田翠玉。
  姚嬷嬷带着暖雪几个丫鬟站在一边,清一色青衣翠衫的装扮。
  赵嬷嬷佝偻着身子对大夫人行了礼,指着那盘金丝软糕问:“阿丑,你前些日子也被偷了做工的积蓄,如今已是身无分文了吧?”
  阿丑忙点头:“回嬷嬷,确实被偷了积蓄,奴婢还找您上报过呢。”
  赵嬷嬷哼了一声:“既是没有银钱,那这玲珑阁的金丝软糕又是从何而来?巧巧说秋月丫头丢了夫人赏的金丝软糕,莫不就是你拿的?”
  阿丑一脸畏惧的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姚嬷嬷,却见大夫人正盯着她,忙低下头软软道:“嬷嬷说的是什么意思?今日奴婢饿着肚子在书院晒书,可是腹中饥响如鼓,很是难为情,便哼着歌谣掩盖一二,恰好無名公子来书院……”
  大夫人打量了阿丑一眼,看到小丫头看姚嬷嬷时的神情,冷下了脸:“你想说無名公子可怜你,赏了你一整盘玲珑阁限量供应的金丝软糕?”
  阿丑顿时有些惊讶,慌乱的摆着手:“夫人明鉴,無名公子带点心是要送给先生,可是先生不收,说服丧期间不可吃腥物。刚好公子听见婢子念唱歌谣,觉得有趣......”
  她缩了缩身子,扭捏了一下,忍不住扳着指头数起来:“公子就让婢子唱歌谣,唱一支歌谣赏一个点心,唱的好赏两个……”
  “扑哧!”
  丫鬟们纷纷用帕子掩住嘴偷笑起来,大夫人严肃的表情差点绷不住,一脸古怪。
  听见笑声,阿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一脸茫然地,有点不好意思:“奴婢见公子把金丝糕扔过来,吓了一跳,不小心就……就把歌谣忘光了,怎么也想不起来……”
  “嘻嘻嘻。”
  偷笑声多起来,大夫人用帕子遮挡住了嘴,咳嗽了几声,脸上的愠怒被无奈取代。
  姚嬷嬷不知想到了什么,鼓着一双金鱼眼厉声道:“这一整盘金丝糕,在玲珑阁少不得有十两金,你都把歌谣给忘了,怎的这点心却到你这里来了?”
  阿丑眯了眯眼,姚嬷嬷镶了颗银牙,光华闪闪,衬得她那如同核桃皮一样的老脸更老了,一张嘴,偏厅里的灯光都暗了暗。
  大夫人听了姚嬷嬷的话,看了眼阿丑,眉头几不可察的微微一蹙:“阿丑,你说,是怎么一回事?”
  阿丑行个礼才道:“夫人容禀,许是小公子觉得掉了些糕饼在篦子里太脏了,或是送礼之物不好带回,便随手赏给了奴婢……”
  姚嬷嬷立刻眉头一皱,对大夫人谄媚道:“夫人,虽然天色晚了些,但牵扯了無名公子,还是让人去问问,省的有什么猫腻,瞒过了夫人。”
  大夫人看看时辰,轻扫一眼姚嬷嬷,又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阿丑,轻笑了一下,凉凉道:“也是,那便让暖雪去西苑请示了二夫人以后,再去问问名哥儿吧。”
  暖雪忙应下来出去了,阿丑一脸谦卑,默默挺直腰板,屁股坐在脚跟上等着。
  过了将近两刻钟,暖雪带着無名公子身边的小厮禾木过来了。
  禾木先在门外问了安,进门端正身子行了大礼,笑嘻嘻道:“夫人金安,我家公子身子今日贪凉又犯了疾,多有不适,刚服了药静卧不能前来。礼数不周,请夫人莫罪。”
  大夫人忙道不怪不怪,又问小公子的身体如何。
  禾木施礼道:“少不得又要修养几日,夫人还请放心。刚才我家公子听说要询问金丝软糕的事,特意遣奴才前来向夫人讨个人情。”
  大夫人惊讶起来,调侃道:“哦?名哥儿这还在病榻上,就想着跟我这个伯娘讨人情来了,这么念念不忘的看来一定是什么大事了?你且说来听听。”
  “回夫人,我家公子说昨日阿丑白吃了他一盘好糕饼,却把曲子给忘了,公子想了半天,觉得亏,便想着请夫人做主,把阿丑送来玉轩居给当差。歌谣就不听了,得让阿丑每日做十道点心还债才行。”禾木笑眯眯的按照吩咐说。
  “呵呵呵……”
  大夫人听了,眉头一展,忍不住抚着帕子笑起来:“名哥儿那个小气包,行行行,你回去说伯娘答应了。等阿丑把书院的差事交待一下,让总管带她去府衙换个雇佣文书,去西苑给你家公子做点心。”
  禾木忙谢道:“多谢夫人,我家公子说了,伯娘最疼他,等公子好了便亲自来谢谢夫人。”
  “这孩子,精怪着,就知道来找伯娘讨乖。”
  大夫人掩着嘴笑道:“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服侍你家公子吧。现时太晚了不方便,明日伯娘再去看他。”
  禾木笑嘻嘻地应了,行礼回去了。
  偏厅重又安静下来,大夫人喝了茶,舒了口气:“阿丑起来吧,你也听到了,主子赏的糕饼可不是那么好下肚的。过几日我提个丫头上来替你,到时你交接好差事,便去玉轩居当差吧。”
  阿丑轻声应了,又扣头谢了大夫人。
  大夫人这才眼里有些笑意,吩咐暖雪给她多装了一盘点心,又赏了她一块新布便让她回去了。
  第二日,在后门吃茶的婆子们烧水,听见她们议论纷纷。
  赵嬷嬷昨晚不甘心闹起来,最后又查了东厢阁一遍,最后在姚嬷嬷箱笼里翻出一大半金银首饰,其余的也不知去了哪里。
  这下可热闹了,赵嬷嬷扯着姚嬷嬷打起来,非说姚嬷嬷指示巧巧偷盗,而姚嬷嬷就指责赵嬷嬷设计诬陷她。
  最后,大夫人就以监管不利为由罚了姚嬷嬷三个月的奉银,将狐假虎威的巧巧,断了一只手,送去了偏远的奴隶庄子上去了,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阿丑笑笑,为山九仞,非一日之功,大夫人信任姚嬷嬷多年,这种下人间的小事哪能动的了姚嬷嬷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