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沉凰 > 第541章 用心

第541章 用心


  暮最终没能如愿。
  不等生魂窜远,宁姒就醒了过来,一千生魂皆在聚魂之力下归于虚境。
  暮不得不接受这个结局。罢了,大不了再轮回一次,二十年之后她将携更大的风雨重返这片天地。
  然而,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颠覆了她的预期。
  独自走过阴森苦寒的黄泉路,却并未到达冥府。浓雾涌来,连脚下的路一并遮了去,仿佛置身云端。
  她才真正慌起来。
  两个身着素雅道袍的少年从浓雾中走来,宣读将她囚入镜野思过三千年的懿旨。
  “为什么?我不服,我不服。”镜野是神的禁地,她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可从来没有神能从镜野出来,就足以说明问题。
  这不是囚禁思过,这是要让她神形俱灭。
  “我要见太昊公。烛阴之心能者得之,这是他应允过的,我不过是输了这一次,何以罚我入镜野?我不服,我不去。”
  “去不去,由不得你!”道童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葫芦。这葫芦看起来和人间装酒的葫芦没有什么区别,却轻而易举就将暮收了进去。
  道童用力晃了晃葫芦,厉声道:“偷盗雀灯在前,屠戮人命在后,犯下此等大错还敢狡辩,好好在镜野反省吧!”
  ……
  日落月出,朝来夜退,这才是天地该有的样子。
  宁姒靠在季牧之肩头,注视着水面上倒映出的月亮,一动也不想动。
  一身疼得厉害,有些地方火辣辣的,有些地方是撕裂的痛,还有些是钝痛,总之没一处是不痛的。
  同时也累得厉害,喘气儿都觉得累,吸气时顶着胸口还疼,要是有人能帮她喘气就好了。
  “你说,是真的结束了吗?”一直沉默的季牧之突然开口问道。
  “也许吧!”宁姒也说不准。
  无命不是说会让暮永远离开世间吗?就目前看起来,他好像是成功了呢。
  想不到在最后关头鼎力相助扭转全局的居然是无命,宁姒五味陈杂,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了。”她突然坐直,扯到伤口疼得嘶了一声,“蓝伽是不是知道无命的计划?”
  除了这个,她想不到能让蓝伽倒戈的理由。
  季牧之把头靠在她颈窝上:“去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
  蓝伽很忙。
  想让海兽和人相安无事的生活在同一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停战之后,人们重回故土逐渐过上和以往一样的安生日子,闲暇之余就想寻些有趣的事儿。听说海城人兽同住,周边临县的人都往这儿涌,就想看个稀奇。
  然而哪有什么稀奇给他们看?海兽离了水与人无异,既没多个胳膊也没少个腿。不过这倒是把海城的各行生意给带起来了。要说战后恢复最快的城镇,海城堪居首位。
  要说蓝伽也愿意在人兽共融上花心思,宁姒和季牧之来的时候她正在对新出的治城律令做最后调整。
  听说季牧之来了,赶紧让人进来,再把律令给他,让他帮忙看看还有没有需要补充调整的。
  回到海城,宁姒自然要先回宁家老宅,所以这一趟是阿锦陪着一起过来的。
  阿锦将带来的篮子放在桌上,掀开遮挡的纱布,露出一个并不太大的柚子,掂重量怕是只有一斤左右。
  宁姒把柚子凑到蓝伽面前,有些讨好的说道:“这是树上结的第一个新果,给你尝尝鲜?”
  蓝伽翻个白眼,拿指甲戳了戳柚子皮:“就这个头儿,有肉吗?”
  “那当然了,薄皮蜜柚全是肉。”
  阿锦递来刀子当场切开。好嘛,有是有,拳头大一点儿的柚子肉,压根儿没有长开。
  宁姒尴尬笑道:“树上还有俩,再过些日子都给你送来。”
  蓝伽摆手:“先别管柚子了,我记得有人说等我帮了忙,就表演掐死自己给我看?”
  宁姒干笑不接茬。
  心道怪了,明明是蓝伽做事不坦诚,怎么搞得她像是做贼心虚似的?
  季牧之拿着治城律令走过来,指着上面一行字道:“你这个不行。你看这一条,凡于闹市聚众斗殴者……”
  蓝伽挥手打断他,又把笔塞他手里:“这事儿也不能我一个人说了算,你有什么想法都标注起来,到时候再做个结合。”
  “也好。”季牧之在桌前坐下,认真标注起来。
  宁姒张了张嘴没说话。
  算了,也不急在这一时。
  ……
  治城律令写好,又经过多次讨论,终于定下最终版本。
  公布律令那天,是蓝伽和季牧之一起去的。一开始外界流传这一种猜想,说海城是人族受到海兽挟制而不得不割出去的地,留下的人都是海兽族的人质。如今律令一公布,不仅从海兽一族的角度出发,也充分保障了人族的权益。再加上沐王殿下亲临致辞,传言立时不攻自破。
  了了一件事,蓝伽心情大好,宁姒趁机问出盘旋在心底多日的问题:“蓝伽你……是不是跟无命串通好了的呀?”
  蓝伽大步往宁家老宅走去:“想知道?让大欢妈妈今天烤只羊。”
  烤全羊是没有的,不过晚饭桌上皆是蓝伽喜欢的菜点,也足够‘贿赂’了。
  酒足饭饱,宁姒拉着蓝伽,连季牧之一起坐在凉亭里喝茶。
  正值桂花开得最灿烂的季节,空气里掺着花香,又不会觉得甜腻。今晚的汤圆就是桂花馅的,用酒酿过一点都不涩,满口生香。
  蓝伽还在回味汤圆的味道,宁姒已经开口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和无命怎么会搅和到一起的?”
  蓝伽瞪她一眼:“什么叫搅和?”
  宁姒自知失言,缩了缩脖子没说话。
  蓝伽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啜了一口:“是他主动来找我的。”
  事情得从宁姒他们从阴阳山回来后说起。
  阿吉在阴阳山受了重伤,被送回到蓝伽手中照料,之后宁姒便和季牧之领军西去。
  阿吉损在魂体,想要治愈并不容易,好不容易能下床了,却又忽然失踪了。蓝伽循着蛛丝马迹在城外一片林子里找到她,也是这个时候见到了无命。
  “我一开始并不信任他,可是……”蓝伽撑着下巴斟酌用词,忽而转头问道:“你们有过这种感受吗?被束缚在某种困境中,绞尽脑汁的想要逃离,但是又怕逃出去之后的世界还不如这里。”
  宁姒摇头。
  她并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纠结。如果是她的话,既然一门心思的想要突破桎梏,就不会去想桎梏以外是什么样子。如果外面比里面还差,就不是桎梏而是堡垒了。
  蓝伽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继续往下说道:“你知道的,我被囚在海底的时候,拼了命的想出去,可是在我扛着天罚的同时也在担心外面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那天无命跟我说,他很想逃出暮的掌控,可又怕陷入更彻底的孤独,不仅没有人懂,甚至没有人可以交涉。”
  “有些人就是这样,看起来无坚不摧,可他们要的,往往比绝大多数人都更纯粹。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共情,我鬼使神差的信了他。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
  “可为什么一定要铸成千魂琴?咱们联手阻止暮不就好了吗?”宁姒问。
  蓝伽转向季牧之:“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罪状。”季牧之说道:“无命要的,是让天地万物自然生长,可以免于像他那样为他人左右人生。所以他需要给暮套上一个足够大的罪状,这样才能让她彻底从离开这个世界。”
  宁姒这时候才恍然大悟。
  从神的角度看,人的死并不算死,他们还有灵体,还能转世投胎,所以杀个几万人并不算什么大过,暮很容易就能翻身。可是为了铸造千魂琴,她耗尽了上万阴魂,这就是彻彻底底的‘杀’了几万人。
  宁姒沉默许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千回百转,最后在心里说了句谢了。
  怎么说无命也是帮她解决了大麻烦,再没有人为了烛阴之心而咬着她不放了。就算有,谁又有那个本事呢?
  一盏茶尽,蓝伽问道:“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宁姒回答:“事情多着呢,卫神宗余孽人数众多,要想一一肃清只怕是不容易。还有灵族,要让人族真正与灵族相安无事的生存在这片土地,也不是短时间能达成的事。”
  说到最后沉沉一叹:任重道远啊!
  蓝伽又问:“把这些都完成呢?你们又有什么打算?”
  宁姒与季牧之笑着对视,深情浓得都要溢出来了。
  “哼,就不告诉你!”
  ?
  
  ------题外话------
  明天会倒数第二章了,是真的要完结了@( ̄- ̄)@